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寒门崛起 > 第一千四十四章 与廷杖的第一次亲密接触
    紫禁城,午门。??? ?燃文小说 ?  w?w?w?.?ranwena`com

    “午时已到!”

    张百户在日影投在日晷午时位置上时,便大喊了一声,提醒廷杖就要开始执行了。

    欧阳子士、罗龙文与袁炜等人兴奋的屏住了呼吸,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场中的朱平安,唯恐错过朱平安受刑时哪怕一分一毫的“精彩表现”。

    “奉天承运,皇帝敕曰:裕王府侍讲学士朱平安身为皇子侍讲学士,不思为皇子解惑,力行表率之事,却无视口谕,明知故犯……着廷杖二十,以儆效尤,钦此。”

    冯保在张百户话音刚落,便展开了圣旨进行宣读,这是执行廷杖的例行程序。

    “昏君!”

    李姝听完圣旨,气的俏脸蛋鼓起,瞪着漆黑如墨的大眼睛,小嘴撅的老高,跟愤怒的要扑上去吃人的母老虎似的,压低了声音痛骂嘉靖帝昏君。

    一旁的琴儿听到自家小姐骂皇上昏君,不由吓了一哆嗦,跟受惊的兔子似的,四处瞅麽,唯恐被谁给听了去。

    “嗯嗯,就是昏.....啊......痛......琴儿,你掐我干什么啊?”包子小丫鬟画儿很是赞同自家小姐的话,点了点小脑袋,跟着附和。

    琴儿听到画儿开口,就觉得不妙了,果不其然,这个笨妞还没让琴儿失望,眼瞅着就要跟着自家小姐喊出昏君了,关键的是这个笨妞声音还挺响,多亏琴儿听到画儿开口就第一时间伸手掐她胳膊,这才把画儿的“君”字给掐回了肚子里。

    听到画儿委屈的询问自己,琴儿瞪了她一眼,“你吃了豹子胆了,瞎说什么,脑袋不要了。”

    画儿终归不傻,被琴儿一瞪,这才反应过来,后怕的缩了缩脑袋拍了拍勒不住的大兔子。

    场中,冯保圣旨宣读完,张百户一挥手,身后上来四个手执漆黑栗木廷杖的锦衣卫旗校,上去就把朱平安给按趴在地上了,动作娴熟,毫不拖泥带水。

    朱平安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五体投地了。

    “混蛋,轻点......”

    人群中的李姝贝齿咬的吱吱响,怒火遏制不住的从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喷了出来,十足的一头被惹怒了的小狮子。

    包子小丫鬟画儿见朱平安被按趴下,都“啊”一声尖叫出来了,惹得众人一阵侧目。

    琴儿双手抱胸,揪心的看着。

    “好!”

    人群中欧阳子士与罗龙文见朱平安被按趴在地上,忍不住叫了一声好。

    袁炜兴奋的看着,手激动的搓着。

    场中的当事人朱平安,开始了他人生中与廷杖的第一次亲密接触,比起当初观看杨师兄等人廷杖时,朱平安的感受更多。

    朱平安才反应过来自己被按趴在地上时,就见一个锦衣卫提着一个麻布袋过来了,将自己从肩膀往下套住,又用绳索将麻布袋给绑住......

    “咳咳,这位仁兄,这套麻布袋是作何用的?”

    朱平安记不清当初杨师兄被打廷杖时有没有绑这个,没印象了,不知打廷杖为何还要绑麻布袋,又不是打闷棍,不由好奇的问道,仿佛他不是在被打廷杖,而是在探讨学问。

    真是活久见。

    正在绑麻布袋的锦衣卫愣住了,这还是他人生中第一次见被打廷杖的官员,还有闲情逸致了解这个。

    其实不仅是他,就是围观的众人也都愣住了,这一幕真是活久见系列啊。

    包子小丫鬟画儿先是小嘴张成了o形,继而也跟着小鸡吃米一样点了小点脑袋,她也不明白那个麻布袋是干嘛的,只是刚刚一直在担心朱平安了,没有注意到这个问题,现在朱平安一问,她也跟着注意到。

    “呵,朱平安这是害怕,故意拖延时间的吧。”欧阳子士冷笑了起来。

    罗龙文跟着笑了起来,“估计姓朱的都吓尿裤子了。”

    “哈哈哈哈......”欧阳子士、袁炜等人听到罗龙文的比喻,不由开怀大笑。

    “你问这干啥?还是留着力气吧。”绑麻布袋的锦衣卫回过神来,摇了摇脑袋。

    “学问学问,不懂就要问。”朱平安微微笑了笑,习惯的把后世的学问名言道了出来。

    这个名言朱平安以前就说过,不过对于在场的众人来说,这还是他们第一次听到。

    学问学问,不懂就要问。这话通俗易懂,跟口语似的,可是一回味,却是蕴含无穷哲理,真是大音无声,大象无形,一句话道出了学问的本质。

    这个时候还能做学问,不愧是状元郎。

    在场的众人,不少人因为朱平安的这句话,对朱平安不由肃然起敬。

    冯保听了朱平安的话,如茅塞顿开,醍醐灌顶,打定主意以后在宫里还是要多学习,遇到不懂的地方要敢于请教,敢于学习,这样才能让自己不断的进步。

    不愧是小朱大人啊,冯保又受教了。

    “这是防止你挨廷杖时吃痛,左右转动。”

    锦衣卫似乎被朱平安的求学精神打动了,一边系捆,一边随口解释了起来。

    “原来如此。”朱平安了了心中疑惑,笑着点了点头。

    再下一秒,朱平安又感受自己的双脚被两个锦衣卫按住给捆了起来。

    不用问也知道,这也是怕自己挣扎翻转,影响廷杖执行。

    再接着,朱平安就看着两个锦衣卫左右拉开自己的双手,牢牢的按住,双脚也被一个锦衣卫牢牢的按住。

    这是要开打了吧。

    朱平安心想。

    然而下一秒,令朱平安羞耻的事情发生了,朱平安很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裤子被人褪下来了,一直褪到大腿根,屁股蛋子都感受到风吹来的凉意了。

    尼玛

    差点忘了这一步了。

    朱平安想到围观的人群,尤其是李姝、画儿、琴儿她们都在,老脸顿时不好意思的红了,尽管朱平安来自现代,这个时候也清晰的感受到了廷杖对文臣的羞辱。

    想一想,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好面子的古代人,这种羞辱感觉定然比自己强烈百倍吧。

    “姑爷屁股好白......呸呸呸,现在是想这个的时候吗!?姑爷都要被打了呢。”

    包子小丫鬟画儿下意识呢喃了一声,继而羞红了脸,双手捂住了眼睛,自我反省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