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江山战图 > 第0095章 卢府寿宴(七)
    readx;

    张铉却不慌不忙,把杯中酒一饮而尽,笑道:“这里聚集了河北各大世家名门嫡子,我一个小小的燕王府侍卫,居然有这么大的胆子惹事,卢二家主不觉得奇怪吗?”

    卢仪也并不愚蠢,他知道凡事皆有因,张铉打人或许不对,但出事之地就在张铉桌前,这分明就是有人故意来挑衅张铉,而且白信阳说话也让卢仪暗暗恼火,小小年纪就学会了官场的油滑,自己惹事,却让卢家来善后。

    只是卢仪本身就对张铉不满,他主张将张铉驱赶出卢府,却遭到了大哥的强烈反对,现在西院果然出事了。

    新仇旧恨一起被勾了起来,他盯着张铉咬牙切齿道:“张铉,并不是我卢家不懂待客之道,而且你做得太过分,请吧!卢家不欢迎你这样的客人。”

    张铉还是不慌不忙,冷冷说道:“卢二家主真的要把我逐出去,你不后悔吗?”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卢二家主,我本来打算去拜访一下郭都督,好好谈一谈卢明月之事,不过看在卢家如此盛情邀请的份上,我才决定保持沉默,但如果卢二家族一意孤行,那我张铉也只能公事公办了。”

    说完,张铉目光锐利地盯着卢仪,仿佛把他整个人都看穿了。

    卢仪后背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此人怎么会知道卢明月刺杀郭绚之事,难道

    卢仪心中愈加狐疑,本来他就觉得似乎在哪里见过张铉,但怎么也想不起来,直到张铉此时提到卢明月之事,他猛地想起来了,张铉不就是他在客栈遇到的那个年轻旅客吗?

    卢仪心中顿时一片慌乱,圣上此时就在涿郡,如果这件事被揭穿,恐怕不光罗艺逃不掉,整个卢家也要被灭门了。他声音颤抖起来,“你你血口喷人,卢家早已和卢明月划清了界线。”

    “是吗?或许是我误会了。”

    张铉这时瞥了一眼旁边的卢庆元,语气也稍微缓和下来。不再提卢明月之事,但他的语气依旧冷冷冰冰。

    “不过呢,我还是要提醒卢二家主一下,事情不能做得太绝,我是给庆元兄的面子才肯坐在这猫狗呆的角落里。我已经不计较卢家的待客之道,如果卢二家主真像这位白公子一样让我滚出去,那就休怪我张铉不懂为客之礼了。”

    张铉虽然不提卢明月之事,但他态度依旧十分强硬,他目光凶狠落在白信阳脸上,“你不是说我在卢家撒野吗?我告诉你,我不会在卢家再动你一根毫毛,不过只要你敢走出卢家一步,我必砍下你的狗头!”

    白信阳被他凌厉的目光吓得浑身抖,腿一软。再次晕厥过去,旁边崔文象已听出一点端倪,心中暗忖,‘难道郭绚遇刺和卢家有关?’

    崔文象心机极深,便故意喝道:“张铉,你休要胡说,卢明月分明是一介盗匪,他和卢家有什么关系,和郭都督又有什么关系?”

    张铉大笑起来,对卢仪道:“卢二家主。你现在明白了吧!到底是谁在挑事?是谁不懂为客之道?”

    卢仪心中暗骂崔文象卑鄙,但现在他该怎么办?赶走张铉不行,可不处罚他,又无法向白家交代。要知道白信阳的父亲可是在东院。

    就在卢仪左右为难之事,一名家人飞奔跑来,紧张得声音都变了,“二家主快去,皇帝陛下来了!”

    这句话让众人一片哗然,圣上竟然亲自驾临卢府了。卢仪更是激动万分,他再也顾不上张铉之事,转身便向中庭跑去,一边跑一边吩咐卢氏子弟,“快把这里收拾一下,请客人入座!”

    大隋皇帝杨广驾临卢府之事已经引起卢府上下轰动,歌舞表演停止,所有侍女和舞姬们都退了下去,达官显贵们纷纷离开位子,站在中庭两边等候皇帝陛下驾临。

    老家主卢慎更是在长子卢倬的搀扶下,颤巍巍地等候在台阶下,他心中也激动异常,皇帝陛下竟然亲自来给自己祝寿,这将是卢氏家族最浓墨艳彩的一笔。

    皇帝杨广要驾临卢府,只是宦官先来通知,让卢府做好接驾准备,足足等了一刻钟,一队队执戈侍卫快步走入卢府,列队站在中庭两边。

    数百名千牛侍卫也涌入中庭,他们要事先进行清场,所有不够资格的人全部赶去东院和西院,留在中庭内的人都要一一确认,保证皇帝陛下的绝对安全。

    又等了良久,众人皆满头大汗,却又不敢动,正难熬之时,一名卢氏子弟跑了进来,大喊道:“来了!来了!”

    众人精神一振,纷纷挺直腰杆,只听一阵脚步声响起,一名侍卫快步走到中庭大门旁高声喝喊:“皇帝陛下驾到!”

    只见大群侍卫宦官簇拥着当今天子,大隋皇帝杨广走进了中庭,旁边还跟着他的长孙杨倓,众大臣显贵一起躬身施礼,“参见陛下!”

    杨广特地穿了便服,头戴纱帽,身穿薄纱软袍,打扮和普通人没有区别,他摆摆手笑道:“众爱卿不必多礼,朕今天也是参加卢老家主的寿辰,和大家一样,都是卢府客人,随意一点。”

    卢慎连忙上前跪下,“老臣卢慎拜见皇帝陛下。”

    杨广扶起他,笑眯眯道:“卢阁老可是今天的寿星,怎么能给朕跪下,快快请起!”

    卢慎心中激动,虽然大家都知道皇帝来给自己祝寿只是摆个姿态,为的是安抚河北名门世家,但他却选中了卢家,着实令卢慎倍感荣耀。

    卢慎连忙道:“陛下请上座!”

    杨广也不客气,直接向大堂上走去,给天子的座位早已准备好,卢家搬出一只宽大的象牙坐榻,放在正中,又摆上一只紫檀木小桌,上面放着金杯玉盏,各种名窑瓷器。

    这原本是寿星卢慎坐的位子,但卢慎的坐位已经搬到旁边的陪座位置,尽管卢慎是寿星,但尊卑礼仪却不可不遵,杨广坐了下来,又让长孙杨倓坐在自己身旁,他笑道:“大家继续吧!”

    众大臣这才继续回到自己的坐位,丝竹声响起,一队舞姬再次翩翩起舞,不过皇帝在座,大家已经没有刚才的喧笑,都安安静静,不敢吃菜,也不敢喝酒,场面显得有点尴尬。

    杨广正在和卢慎说话,很快便现了这个尴尬,他心中微微有些不悦,这不是明摆着要自己赶紧走吗?

    虽然所谓皇帝来大臣府中做客只是做做样子,稍微坐一下就回去,但也不至于表现得如此明显,等着自己离去。

    这时,杨倓低声对祖父说了两句,杨广点点头,轻轻咳嗽一声,表示他有话要说。

    卢倬连忙向舞姬摆手,向她们赶紧下去,音乐声也停止了,大堂内变得鸦雀无声,杨广这才缓缓道:“朕决定攻打高句丽,举国动员,各地官府豪门有钱出钱,有力出力,但还有一些大隋的忠臣却是用另一种方式维护我大隋的利益,尽管他们默默无闻,但朕前两天还是听说了一件事,令朕深为感动。”

    杨广对卢倬道:“你府上应该有一位客人,叫做张铉,能否请他来见朕。”(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