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江山战图 > 第0102章 恩威相济
    马逊武是并州人,家境豪富,他父亲早年也是行武出身,跟随过宇文述,曾任宇文述帐下仓曹参军事,后来从军中退仕后经商致富,他一心想为儿子在军中谋个一官半职。

    骁果新军成立使马逊武的父亲看到了机会,他用一万贯钱走了老上司宇文述的路子,儿子马逊武便得到了这个军府长史之职。

    马逊武是商人的儿子,算计利益成本是他的本能,既然花了一万贯本钱,他就要想办法收回来。

    或从军粮物资中克扣,或从军官任命中捞钱,或利用士兵去打家劫舍,办法有的是,他在入职前便已得到过详细指点,关键是他要在军中建立自己的势力。

    但马逊武却没有想到,他在军府中遇到了比他更贪婪的人,那就是主将司马德恒,两人几乎是同时入职,入职第一天就开始了军官任命权的争夺,大家都心知肚明,校尉值一千贯钱,旅帅三百贯钱,队正八十贯钱,就连小小的火长,也有十贯钱油水。

    两人一番争夺,马逊武在物资分配权上占据了上风,但在官职推荐任命上却输给了司马德恒。

    不过马逊武在第三营却没有落下风,四名校尉中有三人是他提名任命。

    大帐内,马逊武听完了王致国的哭诉,他恨得牙齿咯咯直响,该死的张铉,整肃军纪也就罢了,却不给自己面子,趁机清洗自己的军官。

    马逊武和宇文述的三太保刘猛雕关系极好,他昨天晚上便得到了刘猛雕派人送来的信,这才知道张铉和自己后台宇文述有很深的矛盾。所以今天张铉上任,他故意迟迟不来。

    现在张铉上任第一把火就烧到自己身上,这口气他怎么咽得下,他负手在大帐内来回踱步,他也知道这个张铉也是有背景后台之人。他是燕王杨倓之人,如果自己和他贸然翻脸,恐怕只会便宜司马德恒。

    如果张铉和司马德恒联手把自己挤走,那自己的一万贯钱岂不是白白浪费了,想到这,马逊武克制住了自己的满腔仇恨。此事还不能急于一时,须从长计议。

    他便对王致国道:“我迟早会给你一个说法,但不是现在,你先呆在我身边,我看看二营的空缺。想办法给你安插进去。”

    王致国心中感激,磕头泣道:“一切由长史做主”

    马逊武心中冷冷哼了一声,张铉,我看你能猖狂到几时

    次日天不亮,三营内隆隆鼓声敲响了,只见无数士兵从一百余顶大帐内狂奔而出,他们个个盔甲整齐,脸上大都有惊惶之意。看得出大部分人都是和甲而睡,不敢脱去盔甲,新任郎将昨天的雷霆手段都把他们吓坏了。

    张铉身着铁盔铁甲。负手站在高高的木台上,目光冷厉地注视着从四面八方跑来的士兵,在木台右下角站着五十名军纪兵,其中三名火长已被他任命为队正,顶替被杀的三人,他言而有信。率先收服了五十名军纪兵的心。

    张铉深知军纪的重要,军纪严明是一支精锐之军的前提。其次是赏罚分明,再其次就是训练有素。

    在三百声鼓停止之前。队伍便已集结完毕,所有军官都在紧张的清点自己手下人数,出乎所有人意料,除了昨天被责打的三十八名士兵和两名中暑身亡的士兵外,其余士兵全部都到齐了,竟然没有一个逃兵。

    这让所有军官都很惊讶,他们昨晚私下议论,还以为会大量出现逃兵,却没有想到,竟然没有一个士兵逃跑,这是怎么回事

    他们怎么也想不到,昨晚坚持到最后的士兵每人得了一百文赏钱和记功一级,极大鼓舞了所有的士兵,让士兵们看到了公平的希望。

    “启禀将军,所有弟兄都已到齐”

    张铉走到木台前,用他低沉的声音对所有士兵道:“今天大家表现得不错,队伍整齐了很多,军容也焕然一新,不过还不够,明天上午集合,只有两百通鼓,后天一百通鼓,十天后减为五十通鼓,鼓声完毕必须归队,一次迟到杖五十,三次迟到者斩”

    高台下一片寂静,所有士兵都被张铉严令震撼住了,呆呆地望着他。

    张铉又缓缓道:“我的目标是把你们这支军队打造为大隋最精锐之军,让你们每个人都拥有属于自己的荣耀,除了治军严厉,我还会赏罚分明,立功者赏,就算他是奴隶之身也一样重赏,同样违纪者严惩,就算是大将军的儿子我也照杀不误,从今天开始,就从现在开始,你们所有人在我眼中都一律平等”

    士兵们开始激动起来,他们被张铉的严厉震慑,都又被张铉的鼓舞感化,公平、赏罚分明,这是每一个士兵的渴望,他们内心激动万分,就恨不得振臂高呼。

    但也有几名军官目光带着轻蔑之意,每一个上任者都会这么说,可在利益面前,谁又能坚持初衷

    张铉严厉的目光扫过所有人的脸庞,他看见了几名军官眼中的不屑,一指营外,厉声喝道:“如果不干,现在就可以走,我张铉绝不阻拦”

    几名军官吓得低下头,没有一个人离去。

    张铉点点头,“很好,既然都愿意接受我的规矩,那就从现在开始训练,二十天后,我会让你们脱胎换骨,让你们从战场上活着回来,解散,各队开始训练”

    一千名士兵轰然解散,在校尉等军官的带领下向校场跑去,开始了成军以来的第一次正式训练,此时天还没有亮,夜空隐隐翻起了鱼肚白,十万大军都在沉睡之中,唯独在二十七府的训练场上,一支千人士兵开始了军阵训练。

    三营一共有两百顶大帐。其中一百二十顶是士兵和军官寝帐,其余还有骡马帐、粮草帐、军械帐、伙头帐等等。

    张铉来到了伙头帐,伙头帐也就是厨房,一共有十名伙头兵,他们也参加了集合训话。刚刚才赶回来。

    在训练一个时辰后,士兵们要休息吃早饭,保证伙食供应也是维持士气的重要因素,总不能一边喊口号,一边饿肚子,所以张铉在训话结束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来视察伙头帐。

    三顶伙头帐内众人都忙碌成一团。谁也没有注意到张铉的到来,张铉见帐内有几口大陶罐,每一口陶罐都俨如水缸大小,上面有木盖子,热气从盖子的缝隙里散出。他打开盖子嗅了一下,顿时眉头一皱。

    “这是什么”

    几名伙头兵这才现郎将也在帐中,为火长连忙跑来行礼,“参见将军”

    张铉指了指陶罐问道:“这里面是什么,怎么有股怪味”

    “回禀将军,这里面是腌菜,也是我们的主菜。”

    火长见张铉面有愠色,又慌忙解释道:“用腌菜的好处就是盐分足。可以保证弟兄们的体力。”

    张铉忍住怒火问道:“别的菜没有吗每天就吃这种腌菜”

    火长很无奈一摊手,“基本上是这样了,偶然也会有点新鲜的瓜菜。其实菜主要是保证盐分,关键是主食,骁果军最大的好处就是能吃饱肚子,这也是大家愿意从军的主要原因。”

    “那油水和肉食呢,从来没有吗”

    火长摇摇头,“除非是遇到犒军。否则一年也难吃到一两次,不过校尉以上军官的肉食是能保证的。上面有规定,每营每天有五斤肉。主要是供应军官。”

    “把五斤肉剁碎了熬大锅汤,从今天开始,所有军官和士兵一起吃饭,包括我在内”

    张铉吩咐完,转身便大步离去,火长呆呆望着他背影远去,不由挠了挠头皮,居然把军官的肉食取消了,这可怎么办

    这时,他见一名手下拎着一篮子羊肉从外面进来,连忙道:“将军有令,把肉剁碎了熬成大锅汤,快去”

    张铉从伙头帐出来,心中着实有点郁闷,昨天他吃得不错,有肉饼有鲜汤,哪里想到那是因为他是郎将,一般士兵连肉的影子都看不见。

    这样可不行,既然他张铉要求士兵们强化训练,那福利也得上去,士兵最大的福利就是伙食,只有想办法把伙食提上去,士兵们内心才会平衡。

    张铉回到自己军帐,立刻命人把仓曹参军找来,仓曹参军名叫崔礼,和博陵崔氏同宗但不同支,渤海郡人,年约二十五六岁,身材中等,长得很斯文,虽然是文职军官,却没有半点军人气质,倒有股浓浓的书卷气息,张铉刚见到他时,还以为他是一名教书匠。

    张铉已经摸清了三营的底细,虽然所有旅帅以上的军官都是由司马德恒和马逊武提名任命,但两个参军却直属于兵部,和二马没有关系,这两人他多多少少可以信赖。

    崔礼尽管长得比较文弱,但为人精明,尤其擅长算术,他出任仓曹参军非常合格,将账簿和物资整理得井井有条。

    他快步走进大帐,躬身施礼道:“参见张将军”

    “我有一件事想和崔参军商量一下。”张铉开门见山道。

    “将军请说”崔礼心中有些不安,他很担心张铉新官上任的第二把火烧到自己这里。

    “我想改善士兵伙食,如果我向上面申请增加每天的肉食供应,你觉得可能性有多大”

    崔礼心中暗暗松了口气,原来是为这件事,他摇了摇头道:“肉食的定量不是我们军府决定,而是上面决定的,连长史也没有办法,上面认为普通士兵能吃饱饭就不错了,肉食对他们太奢侈。”

    张铉却不这样认为,他的士兵可是要卖命打仗的,肚子里没有油水,让他们怎么奋勇杀敌。

    这时,崔礼犹豫一下又道:“虽然每个军府的肉食定量不能改变,不过我听说有些军府私下里也养羊养鸡,如果将军想考虑改善士兵伙食,也可以从这里入手。”

    “军营可以自己从外面买肉食吗”张铉沉吟一下问道。

    “这当然也可以”

    崔礼隐隐猜到了张铉的意思,难道他想自己掏钱给士兵改善伙食不成,这简直闻所未闻。

    但张铉自有他的想法,他自己本身就有一千两黄金,而昨天皇帝杨广又赏给他五百两黄金,他便可以把这五百两皇帝用在士兵身上,用作福利和奖励。

    张铉点点头,“我知道了,崔参军去吧”

    崔礼行一礼,快步离去了,张铉闭眼沉思片刻,他心中有了想法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