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江山战图 > 第0176章 深夜来客
    张铉对这些老者道:“想必你们也饱受乱匪荼毒,河边那些人都是罪大恶极的乱匪,我张铉今天要开斩杀了他们,给所有饱受凌辱,以及不幸惨死的平民一个交代。n∈n∈,.”

    孙廉和众人面面相觑,公开处斩恶匪,这还是大业八年王薄造反以来的第一次,张须陀从来没有做过,其他郡县更没有听说,这个张铉竟然干了,虽然乡老们不知张铉的底细,但也十分佩服他的魄力。

    张铉又看了一眼数十万民众,他缓缓点头令道:“开斩!”

    “咚!咚!咚!”

    城头上沉闷的大鼓敲响,数十万民众沸腾起来,喊声如雷,“杀了他们!”

    很多人又哭又叫,人潮向前涌动,维持秩序的士兵拼命拦住情绪激动的民众,这时,一把把雪亮的长刀狠狠砍下,人头滚落,鲜血喷出........

    两千八百多名恶匪被全部斩杀在胶水岸边,数十万人群顿时爆出一片欢呼,欢呼声直冲云霄

    白天的欢腾终于随着夜幕降临而渐渐安静下来,河边的荒地上还流淌着三千恶匪的血迹,仇恨也随之消散,屈辱的伤疤需要时间来慢慢治愈,相信更多的人今晚将无眠,考虑他们未来的生活,毕竟活下去才是将要面对现实。

    张铉的军队驻扎在县城的军营内,城门已经关闭,数万战俘则关在对岸的高密县,由偏将李授卿率两千人看管,城外一片漆黑,这时,顺着官道从西面驶来一辆马车,十几名带刀随从左右护卫着马车。

    马车刚刚到城下,立刻被城上的巡哨现,“什么人?”巡哨大喝道。

    一名随从上前高声道:“我家主人从涿郡过来,特来拜访张将军!”

    “请稍候!”

    士兵飞奔而去。片刻,当值校尉沈光出现在城头,他看了片刻令道:“射一支火箭!”

    一支火箭腾空而去,在夜空中格外闪耀。片刻,远处也射出一支火箭,这是外围的巡哨,外面应该没有问题,沈光随即高声道:“随从原地不动。马车从西门入城!”

    所有骑马护卫都愣住了,马车里的人低声令道:“听他们安排,走西门!”

    马车调头向西门而去

    时间已到三更时分,张铉从平常一样,练了一个时辰的武艺后刚刚入睡,却在睡梦中被一名亲兵叫醒。

    “将军,有人从涿郡来,要见你!”

    “是什么人?”

    “是一个女人,三十岁左右,说你见过她。”

    张铉如被一头冷水泼下。一下子坐了起来,他知道是谁来了,随即令道:“带她去内堂稍候,我马上就来!”

    张铉匆匆赶到内堂,只见一名下身穿宽大红裙、肩头披着锦帔的年轻女子正坐在桌前喝茶,她便是从涿郡刚刚赶来的高慧,渤海会的核心人物之一。

    “让夫人久等了!”

    张铉笑着走上了大堂,高慧连忙起身行一礼,“深夜来访,打扰将军休息了。”

    内堂充满了高慧的香粉气味。高慧虽然是一个成熟的女人,化妆很浓,但张铉并不喜欢她这种骨干类型的女人,她颧骨很高。眼睛细长,薄薄的嘴唇涂得鲜红,身体略略偏瘦,有一副完美的衣架身材.

    不过她皮肤惨白却缺乏光泽,油亮乌黑的秀紧紧向后箍成一个髻,显得她非常干练精明。

    “夫人请坐!”

    张铉请高慧坐下。又笑问道:“夫人是连夜赶来胶西县吗”

    “我原本是去历城县找将军,却听说将军在胶西县开战,半路上听说战争已经结束,所以我才急急赶来。”

    渤海会的总部位于原北齐都城邺县,但山东地区也属于渤海会的主要势力范围,张铉已经知道王薄就是渤海会的成员,当年王薄和孟让率先在长白山造反,那么孟让也极有可能是渤海会成员,莫非这个高慧是来阻止隋军攻打胶西县?

    想到这,张铉淡淡道:“夫人是来找张某,还是来找孟让?”

    “张将军说话很坦率啊!”

    高慧笑道:“孟让确实曾是渤海会成员,但其人居心叵测,野心太大,在长白山被剿灭后,他便退出了渤海会,在我眼中,他和一般盗匪已没有什么区别,我不关心他,我只是来找将军。”

    张铉摇了摇头,“如果夫人还是想让张铉加入渤海会,张铉恐怕很难答应。”

    高慧也得到了洛阳的消息,张铉并没有加入关陇贵族的武川府,还是回到了山东地区,这让高慧心中燃起了一线希望,或许张铉能加入渤海会。

    当然,高慧真正的目标是张须陀,如果张须陀肯加入渤海会,那么张须陀、窦建德、罗艺就能连成一线,北齐可以正式复国了.

    但张须陀对大隋忠心耿耿,很难拉拢他,渤海会也只能旁敲侧击,他们看中了张铉这个人,可以通过张铉策反张须陀,如果张须陀不肯加入渤海会,那么就除掉张须陀,让张铉取而代之。

    此时张铉的明确拒绝在高慧的意料之中,她并不焦急,而是取出一卷文书,放在桌上推给张铉,“张将军也不要急着回绝,这是我们最新开出的条件,将军不妨再考虑考虑。”

    张铉拾起文书看了看,条件果然很诱人,黄金一万两,土地一万顷,封北海郡王,将整个北海郡作为他的食邑,张铉笑了笑道:“要我现在回答吗?”

    张铉一抬头,却不由愣住了,高慧居然把她披在肩头锦帔取掉了,露出了雪白的肩头和大片肌肤,她的秀紧紧扎成髻,整个脖颈也露在外,她勾魂般的眼睛望着张铉,目光里充满了深夜的诱惑。

    高慧心机很深,她选择半夜来找张铉,就是因为她知道半夜是男人意志最薄弱之时,很少有男人顶住她的诱惑,罗艺也是这样成了她的裙下之臣。

    张铉慢慢眯起了眼睛,一簇火苗在他身体中乱串,高慧已经看出张铉眼中有异常了,心中更加得意,娇声问道:“将军,你怎么了?”

    就在这时,院门外传来韦云起的声音,“不得阻拦,将军有急事找我!”

    这声音俨如一盆冷水泼下,张铉身体中火苗立刻消退了,他暗叫一声惭愧,立刻吩咐道:“请先生进来!”

    高慧也看出了张铉目光的变化,眼看她要成功了,却被一个莫名其妙的人打断,她立刻披上了锦帔,恢复之前的清冷。

    她知道自己机会已经失去,也不再停留,起身道:“张将军好好考虑吧!我会在历城县等待将军的答复,先告辞了。”

    她向迎面走进来的韦云起冷冷哼了一声,快去离去了。

    韦云起望着她背影走远,向张铉低声笑道:“我是不是来得很不凑巧?”

    “不!先生来得很及时。”张铉苦笑着摇摇头,他心中着实惭愧,他自诩意志坚强,却居然差一点把持不住。

    韦云起嗅了嗅高慧留下的香粉之气,淡淡笑道:“看来这个女人是有备而来。”

    “先生为什么这样说?”

    “我年轻时也曾荒唐过,我知道她这种香粉又叫做石榴粉,是上等青楼女子常用,将军明白我的意思吗?”

    张铉默默点了点头,他明白韦云起的意思了,张铉轻轻叹息一声,“可惜她不是青楼女子,她是渤海会高慧。”

    韦云起心中惊讶,居然是渤海会,莫非她

    “她是第二次来拉拢我了,先生请坐吧!”

    韦云起满脸疑惑地坐了下来,他也住在孟让的临时行宫内,就在张铉的隔壁院子,刚才张铉的一名亲兵跑来通知他,说张铉有急事找他,他才急急赶来。

    “将军有什么急事找我?”

    张铉一怔,“我没有找先生啊!这么晚了,我怎么会打扰先生休息。”

    “这就奇怪了,刚才随从把我叫醒,说是将军派亲兵来通知,说有急事找我。”

    张铉也感到一头雾水,喝令一声,“今晚当值的人全部进来!”

    很快走进来四名亲兵,一起施礼,“将军请吩咐!”

    “你们谁去通知了韦先生?”

    四名亲兵面面相觑,一齐摇头,“没有!”

    张铉也觉得奇怪了,那会是谁?

    “今晚除了你们四人,还有别人吗?”

    “没有了。”

    张铉十分疑惑,这是怎么回事,韦云起笑道:“可能是哪里出了点岔子,只是小事一桩,等我回去我再问问随从。”

    张铉点点头,确实问题不大,也不必去深究,他摆了摆手,“退下吧!”

    四名亲兵退了下去,张铉便将高慧给他文书递给了韦云起,“先生看看这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