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江山战图 > 第0197章 渤海之谋
    张铉见她穿着一身厚厚的鹿皮袄,下面是一条镶着金边的黑裙,浑身裹得严严实实,便微微笑道:“一个很自在,不好吗?”

    “可是将军不考虑安全问题吗?”

    “如果夫人想刺杀我的话,我绝对躲不过去。”

    “张将军真会说笑话,能够以一戟之力击败张须陀的人,我可刺杀不了。”

    张铉心中一动,原来自己和张须陀比武时她也在场,自己刚刚才抵达历城县,她显然不是偶然才遇到自己,难道她是在打张须陀的主意?

    张铉越想越有可能,否则她不会那么巧出现在武馆,也不会这么巧在酒肆遇见自己。

    心中明白了这一点,张铉倒不急了,他又要了一个酒杯,再点了几个菜,给高慧满上一杯酒笑问道:“夫人很悠闲嘛!”

    高慧娇笑一声道:“人家哪里悠闲了,不是给你说过吗?人家会在齐郡等你的消息。”

    “夫人等了我一个月?”张铉故作愕然道。

    “也不是,中途回了一趟邺郡,昨天才返回齐郡。”

    不等张铉开口,她摆手道:“我遇到张将军只是巧合,其实我是想拜访张大帅,正好看见你去了武馆。”

    张铉将杯中酒一饮而尽,点点头笑道:“夫人很坦率!”

    高慧略略欠身向前,压低了声音,“其实我知道张大帅为什么找你?我也知道他的难处,说不定我可以帮你们解决这个难题。”

    张铉不露声音笑问道:“夫人说的难题是指什么呢?”

    “张将军,你心里比我清楚,三十万贯钱。十万匹绢,朝廷许了空口封赏,你们却拿不出来,怎么向将士交代?”

    “夫人的意思是说,渤海会愿意拿出这些钱物?”

    高慧又坐直了身体。眯眼注视着张铉笑道:“我们虽然也不宽裕,但如果张大帅愿意接受,我们也可以拿出这笔钱物。”

    “有条件?”

    “当然有条件!”

    高慧意味深长笑道:“如果我说没有条件,相信你们也不会接受,我说得没错吧!”

    “可是你怎么知道张大帅会接受?”

    高慧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所以我才来找你帮忙,希望你能替我引见张大帅,我想和他好好谈一谈,只要你肯帮忙引见,绝对有你的好处。”

    张铉这才慢慢明白过来。原来渤海会找到自己,只是想让自己做个桥梁,他们真正目标其实是张须陀。

    张铉不得不佩服渤海会有眼光,居然盯上了张须陀,当然,只要张须陀加入渤海会,那么整个山东地区都将归渤海会,河北有窦建德和高士达。假如幽州那边再拉拢一个罗艺或者郭绚,那么幽州也归渤海会了,这就等于恢复了北齐的版图了。

    这笔买卖合算啊!三十万贯钱和十万匹绢就可以占领整个山东。没见过这么精明的人。

    张铉心中忽然升起一个念头,渤海会打张须陀主意的时间必然已经不短了,难道他们已经找到了张须陀的弱点不成?

    “怎么样,愿意帮我这个忙吗?”高慧步步追问道。

    张铉感受到了对方心中的急切,便笑了笑问道:“如果我帮你见到大帅,我会有什么好处?”

    “你当然有好处!”

    高慧狡黠一笑。“还记得我曾说过的北海郡王,你现在就驻军北海郡。你觉得会有那么巧吗?”

    张铉之所以驻军北海郡,是他自己的选择。和高慧没有半点关系,但高慧说这句话却是另一层意思,张铉略一思索便立刻明白过来,她一定是指北海太守梁致,难道梁致是渤海会的人?

    张铉越想越怀疑,他决定要把这件事查个清楚,他可以容忍梁致的私心,可以容忍他的贪腐,但他决不能容忍渤海会插手北海郡。

    “好吧!这件事我会找机会和大帅先谈一谈,然后我再给你消息。”张铉决定利用这个机会查清梁致的真实背景。

    “什么时候?”

    高慧毫不含糊道:“我要具体时间!”

    张铉想了想,“今天不行,明天我找个机会和大帅说一说,他愿不愿意和你会面我不知道,他决定什么时候见你,我也不知道,我必须先去和他先谈一谈。”

    “我期待张将军的好消息!”

    高慧妖娆地站起身,取出一张纸条放在桌上,“这是我的住址,可以在这里找到我,我先走一步了。”

    她给张铉抛了个媚眼,转身带上帷帽,风情万种地下楼去了,张铉拾起纸条,上面写着‘悦来客栈’四个字。

    张铉将地址揣入怀中,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他暂时不管这么多,先要填饱肚子再说,“酒保,上菜!”

    就在张铉的头顶上,三楼地板的一条缝隙里,一双明亮的眼睛正注视着张铉和高慧的面谈,能否听得见二楼的谈话尚不知晓,但就在高慧离开的同时,那双明亮的眼睛也随即离开了

    夜幕悄然降临,与此同时,历城县宵禁的鼓声也轰隆隆敲响了,这是历城县的规矩,天黑后实施宵禁,店铺要关门,所有人都必须回家,若被巡逻士兵抓到,是要被关入监狱,去年张须陀当众杀了几名连续三次违反宵禁的醉汉,轰动全城,从此没有人再敢违反宵禁令了。

    悦来客栈位于城北,是历城县三大客栈之一,占地足有十亩,各种设施条件都很好,当然价格也比较贵,一般是大商队才会在此落脚。

    在悦来客栈后面有四间独院,目前四间独院都被一个客人全包了,不准其他客人到后院来,掌柜只知道包下独院之人叫做高夫人,带了十几名随从,十几名随从分住四间院子。

    高夫人当然就是高慧,高慧和三个贴身侍女住在靠东边的一间大院里,院子一共有五间屋子,两边是厢房,中间是套间,旁边还有一间专门用来放杂物的房间,院子里种满了各种花草,还有一棵老杏树。

    只是冬天来临,花草枯萎,树叶凋零,院子被厚厚的积雪覆盖,一丛菊花结下了花苞,等待盛开之时。

    高慧住在套房里间,外间是她的书房,三名丫鬟住在旁边的房间里。

    此时高慧正伏案在桌前给邺郡的兄长,也就是渤海会主高宪写一封秘信,她拉拢张铉的目的原本是为了张须陀,但今天见了张铉和张须陀的比武,高慧现张铉的本事,她动心了,决定改变策略,即使张须陀拉拢不到,也要把张铉拉进渤海会。

    她想让张铉取代张须陀,但这大事必须由她兄长高宪来决定。

    高慧写完了信,放下笔,轻轻搓了搓手,只觉房间里寒气袭人,回头一看原来火盆已经灭了,她不高兴地喊道:“小翠,过来换火盆!”

    隔壁却没有人答应,她站起身,拉开门准备出去,就在她刚刚开门的一瞬间,一把寒光闪闪的长剑疾刺来,快得如闪电一般,眨眼便到了她的眼前。

    高慧大吃一惊,急闪身,长剑擦着她脸庞而过,耳朵一阵剧痛,左耳竟被长剑削掉了,高慧大叫一声,一脚踢出去,身体向后翻滚,顺手抓起椅子,狠狠砸向大门。

    ‘咔嚓!’一声,椅子被一脚踢碎,一个身材苗条的黑影如鬼魅般闪身而入,长剑疾刺高慧的前胸。

    高慧的武艺也十分高强,她一翻身躲过这一剑,从靴子里瞬间抽出祖父留给她的短剑,回手挥砍而去,只听‘咔’一声,她的短剑削铁如泥,竟将对方的长剑削为两段。

    这时,隔壁忽然传来高慧贴身侍女的大喊声,“快来人啊!有人刺杀夫人!”

    刺客长剑已断,她随手扔向高慧,一翻身从窗子跃了出去,高慧尖叫一声,也跳到院子里。

    只见一轮清月挂在树梢,刺客的人影早已无影无踪,高慧脸上全是鲜血,她捂着断耳伤口,恨得浑身颤抖起来,一下子跪在了地上,她竟然被一个女刺客破相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