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江山战图 > 第464章 远方娇娘
    随着天子杨广的北巡,各地平定乱匪的战役都渐渐进入对峙期,在中原地区,围困瓦岗军已进行了数月,但由于西路杨庆暗中向瓦岗军源源不断输送粮食,使得张须陀对瓦岗军的围困始终劳而无功。

    而在江淮,杜伏威军队退到淮南蛰伏,张铉军队刚刚结束剿灭孟海公的战役,返回江都整修,暂时一段时间内也不会动新的战役,在江南,陈棱军队无法战胜得到江南人民支持沈法兴造反,双方处于对峙状态,在河北,杨义臣和王世充各自的军队也在乱匪对峙。

    与此同时,河北、中原、并州、关中、陇右、巴蜀、荆襄等等各地乱匪小规模的造反层出不穷,并开始有逐渐扩大的趋势,整个大隋处于一种大动荡即将爆的前夕。

    大业十一年的秋天已过,冬天来临,十二下旬,江都下了第一场大雪。

    沸沸扬扬下了一夜的大雪在次日天亮时停止,太阳冲破重重乌云,照耀在白雪皑皑的城池和原野上,整个江都城仿佛披上一件厚厚的白大衣,变成一片洁白无瑕的冰雪世界。

    由于太阳出来,大街上的行军渐渐多了起来,毕竟还有十天不到就是新年了,家家户户都在忙碌地准备新年的祭祀和新年物品,尽管由于北方河流冰冻,南北水路交通暂时断流,但南市内依旧热闹异常,前来采购年货的人们挤满了每一座店铺。

    张铉的府中也和其余人家一样张灯结彩,准备喜气洋洋庆祝新年,大红灯笼挂了起来,扎着红绸的竹竿子也高高竖起,屋前屋后打扫得干干净净。

    大门口,梨香和阿圆各拿一只桃符在大门上张贴,旁边徐管家忍不住提醒道:“阿圆姑娘,桃符先贴左面门,再贴右边门,有讲究的!”

    “这有什么关系。反正都要贴嘛!贴整齐点就行了。”

    “不是这样,主要讲究一个顺,大家习惯都是从左到右,桃符贴顺了。明年的年景也就顺了。”

    阿圆嘟囔一句,“照你这样说,那些年景不顺的,就是因为桃符没贴好?”

    这时,旁边梨香拉了拉阿圆的袖子。向后面指了指,大家回头,这才现台阶下不知什么时候来了一个牵马的突厥少女,只见她长一张鹅蛋脸,皮肤稍黑,乌黑的秀扎了无数小辫,头戴一顶红色八角帽,身穿紧身皮袄长裙,身材高挑而修长,长得十分健美。腰佩一把镶着宝石的短剑,后面牵着两匹十分雄健的战马,马上有弓箭。

    看她模样也就十六七岁的样子,虽然长途跋涉使她显得风尘仆仆,但一双宝石般的黑眼睛异常明亮。

    众人都愣住了,怎么来了一个突厥少女?

    “请问......”

    突厥少女用不太熟练的汉语问道:“这里是张铉的家吗?”

    “这里是张铉的家,请问你是哪位?”阿圆好奇问道。

    突厥少女犹豫一下道:“我叫.....辛羽,从拔野古来,我来找我的夫郎。”

    尽管她汉语不太标准,但大家都听懂了。更加惊讶,阿圆又问道:“你的夫郎是谁?你找错了吧!”

    少女摇摇头,“我没有找错,我的夫郎就是张铉。我去洛阳找他,洛阳人说他在这里当将军。”

    她看了一眼牌子,更加肯定,“就是招讨使!”

    所有人的眼睛都蓦地瞪大了,阿圆和梨香更是面面相觑,这个突厥姑娘竟然说将军是她夫郎。两人几乎是同时转身向府中奔去,“夫人,不得了啦........”

    这个突厥少女自然就是当年张铉在草原初恋情人辛羽了,张铉和她约三年之期虽然还没有到,但年初辛羽的母亲病逝,她给母亲守孝十个月后,便按耐不住内心的思念启程来中原寻找情郎了。

    她历尽千辛万苦,从草原来到洛阳,又从洛阳来到江都,才终于找到张铉的家,只是她还不知道,她的情郎已经娶了妻子。

    就在这时,张出尘骑马从外面回来,她翻身下马,一眼看见了两匹雄健的战马,随即又看见了战马前面的突厥少女,张出尘心中奇怪,便问徐管家,“徐管家,她找谁?”

    徐管家连忙给张出尘使个眼色,到一旁低声对她道:“这个突厥少女来找老爷,她竟然说老爷是她夫郎。”

    张出尘捂嘴‘噗!’一声差点笑出声,张铉居然有一个突厥娘子吗?

    这时,张出尘心念一转,忽然想起李靖给她说过一件趣事,张铉在拔野古部是有一个少女非常喜欢他,难道就是她?

    张出尘想了想,笑问道:“姑娘,你是从俱伦湖畔来的吧!”

    辛羽眼睛一亮,“姐姐,你知道我?”

    一声姐姐叫得很甜,张出尘心中一阵舒服,笑道:“我听李公子说起过,好像张将军在拔野古部.......”

    “对!”

    辛羽更加激动,连忙道:“我就是从拔野古来,我叫辛羽,千里迢迢来找张铉!”

    张出尘完全明白了,心中暗暗得意,张铉的报应来了,看他怎么办?她心中生出一个捉弄张铉的念头,欣然笑道:“张铉要明天才能回来,这里是他的家,你快进去吧!”

    她拉着辛羽的手便往府里走,又对管家笑道:“徐管家,麻烦你把马照管一下。”

    徐管家不敢招呼这个突厥少女进府,不过既然出尘姑娘有吩咐,他自然照办,其实他心中也挺同情,居然从草原那么远的地方来找老爷,不容易啊!

    辛羽没有拒绝,她跟随张出尘进了大门,她打量一下张出尘,好奇地问道:“你是张铉的妻子吗?”

    张出尘俏脸蓦地一红,连忙摇头,“我不是.....我是....我是他妻子的好朋友。”

    张出尘心中暗暗惊讶,难道她不在意张铉已经成婚了吗?

    辛羽在洛阳打听张铉时便知道张铉已经娶妻,不过她并没有放在心上,她父亲有十几个妻子,兄长铜泰也有了五个妻子。

    在她心目中,多妻是男人英雄的表现,只有那些打仗无能的男人才娶不上妻子,或者只有一个妻子,连女人战利品都没有。

    这时,卢清匆匆走了出来,后面紧紧跟着阿圆和梨香,她们告诉主母,将军在草原的娘子来了,卢清刚开始也很惊讶,丈夫从未给自己说过,他在突厥有一个妻子?

    不过卢清是十分聪明之人,她听丈夫说过,他曾经去过草原一个月,当初他们在涿郡相遇,就是丈夫刚从草原归来,从张铉在草原所呆的时间来算,他应该没有时间娶妻,应该是阿圆和梨香误会了,突厥少女所说的夫郎应该是指恋人。

    张出尘把辛羽拉过来笑道:“清姊,这位是辛羽妹子,从俱伦湖过来,将军在那里认识她,我听李公子说,将军得到她很大的帮助。”

    张出尘就是暗示卢清不要过于冷淡,这个辛羽确实和张铉有关系,

    她又对辛羽笑道:“这位就是张将军的妻子了。”

    “原来你就是卢姐姐,我在洛阳就听人说起你了,果然比俱伦湖的天鹅还要美丽!”

    辛羽脸上笑得像草原上野花一样灿烂,卢清顿时感觉到了对方的天真淳朴,不太懂汉人语言中暗讽,别人把自己告诉她,就是一种嘲笑,她居然没有意识到。

    卢清心中又好笑又感概,这倒让她有点不好意思了,连忙拉着她的手笑道:“我哪里有天鹅美丽,你才漂亮,那么健康,有活力,欢迎辛羽妹妹的到来,来!我们去屋里坐。”

    辛羽一下子就喜欢上了卢清,居然那么温柔,那么轻言细语,而且还那么美貌,草原上还没有这么美貌的女子,张铉还真是有眼力。

    她欢喜地跟随卢清向内宅走去。

    阿圆和梨香都惊讶万分,她们俩都以为这个突厥少女听说将军已成婚,一定会大吵大闹,大哭撒泼,甚至拔刀子威胁,却没想到她根本不在意将军已经成婚,

    两人吐了一下舌头,连忙向不远处十几名躲在门后紧张万分的女侍卫摆摆手,示意她们主母没有问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