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江山战图 > 第534章 满城风雨
    天子进驻江都已有几个月的时间,江都越来越像一座都城,治安严密,一队队士兵在大街小巷巡逻,权贵的华丽马车随处可见,大量财富聚集江都,也使江都变得格外繁华。?火然文???  w?w?w?.?ranwen`org

    这天上午,一辆马车停在了广陵酒肆前,国子监祭酒卢倬从马车里走出来,在门口招揽客人的掌柜连夜迎上前,躬身陪笑道:“卢公这么早就来了“

    广陵酒肆是卢倬常来之地,从掌柜到酒保对他已经很熟悉了,卢倬微微笑道:“崔使君来了吗?”

    “来了!来了!在二楼老位子,卢公请上楼!”

    卢倬点点头,在一名酒保的引领下,拉起袍襕快步向二楼走去。

    时辰尚早,二楼客人还不多,只坐了几桌客人,在靠窗户旁,崔焕正独自坐在小桌前,他远远看见卢倬上了楼梯,连忙笑着站起身。

    “卢兄来得很准时啊!”

    卢倬笑着回一礼,“老弟相邀喝酒,我怎么能迟到呢?”

    两人寒暄两句,坐了下来,崔焕对酒保道:“我点的酒菜可以上了。”

    “好咧!两位稍等,马上就来。”

    这时,崔焕压低声音对卢倬道:“三楼有御史台的官员,我们说话当心点。”

    卢倬看了一眼楼梯口,淡淡道:“众口铄金,现在还能堵住大家的口吗?”

    “哎!现在大家说话都肆无忌惮了,但我们还是要小心一点。”

    卢倬点了点头,笑问道:“听说贤弟要重回渤海郡出任太守,消息是否属实?”

    “我也有所耳闻,不过说老实话,高士达如果不灭掉,回渤海郡没有什么意义,就是一个县令,也会整天担心高士达大举屠城,日子很不好过。我宁可去青州当一个郡丞。”

    “可贤弟是清河崔氏家主,再不济也要在河北为官,去青州的可能性不大。”

    崔焕叹了口气,“现在清河崔氏早已散居河北各地。清河县祖宅那边只有几个老家人看宅,听说崔氏庄园里的草都长有一人高了,清河崔氏已经没落了。”

    “话不能这么说!”

    卢倬安慰他道:“财产对世家只是身外之物,人才和学识才是根本,只要这两样不丢。一旦乱世结束,世家就会迅崛起,不管清河崔氏还是我们范阳卢氏,都是一样。”

    崔焕苦笑一声,“兄长说的对!”

    不多时,酒保给他们上了酒菜,崔焕给卢倬斟满一杯酒,低声道:“辽东之事兄长听说了吗?”

    卢倬点点头,眉头一皱道:“我也听说了,张铉居然出兵辽东剿匪。他是河北招讨使,辽东与他何干,擅自跨域出兵,这可是大罪啊!”

    “其实他也有理由,高开道是格谦的余部嘛!他出兵辽东是去剿灭河北流窜残匪,就像江淮乱匪窜到徐州,张铉不是一样出兵徐州吗?这种事情朝廷也无法指责。”

    “但听说他在燕郡驻兵了,这就不是剿灭残匪了,我担心的正是这一点。”卢倬忧心忡忡道。

    崔焕也知道卢倬的担心有道理,张铉根本就不是去剿匪。而是趁辽东兵力虚弱,强势进驻辽东,如果他再剿匪结束后便全身而退,倒也勉强能解释是为了剿灭河北余匪。但驻兵不走,那就有点居心叵测了,对朝廷无法解释。

    崔焕没有接卢倬的话题,他又低声道:“兄长不觉得有点蹊跷吗?辽东生的事情居然能传到江都,而且是一个多月前生的事情,现在才开始传开。说得有鼻子有眼,这是什么缘故呢?”

    卢倬也是十分精明之人,他立刻明白了崔焕的暗示,眉头紧皱道:“这难道是有人故意在江都散播对张铉不利的消息,会是他的对头吗?”

    崔焕点点头,“我觉得这可能是罗艺派人散播。”

    “不会吧!”

    卢倬表情有点不自然,罗艺是他的妹夫,张铉是他的女婿,两人都是卢家的姑爷,说起来罗艺还是张铉的姑父,他可不希望生这种亲戚内讧之事。

    崔焕明白卢倬的担心,连忙安慰道:“这只是我个人的猜测,因为上次罗艺战报中提到了渤海会成员被俘之事,我才想会不会这次又是罗艺泄露,但很有可能是我的多虑,兄长不要放在心上。”

    卢倬心里明白,一旦张铉占据辽东,威胁最大的就是幽州,其实罗艺的嫌疑最大,但他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得暗暗叹了口气。

    “这件事传得很厉害吗?”卢倬又忧心忡忡问道。

    “整个江都城都在谈论这件事,朝野皆知。”

    卢倬一颗心沉了下去,如果全城都在谈论这件事,那么天子应该也知道了。

    .........

    在江都南市有一家专卖人参的店铺,叫做扶余老店,是一名高句丽商人所开,这些除了人参,还卖虎骨熊胆等珍稀药材,也是整个大隋最大的高句丽店铺。

    店铺主人是一名高句丽商人,约五十岁左右,他原本的名字无人知晓,只知道他的汉名叫做王鲜,为人十分和善,乐于助人,大家都叫他王老掌柜。

    这家扶余老店的另一个背景却是高句丽王朝设在中原的情报点,王瑀当然也有另一个身份,他的真实身份是高句丽派出的一名暗探,负责收集江都的情报。

    在店铺后宅二楼,王鲜正和一名年轻男子交谈,这名男子年约二十出头,长得须貌甚伟,形体魁杰,他正是渊太祚的长子渊盖苏文,这次他奉父亲之令来江都大肆传播张铉出兵辽东一事,同时也想了解一下大隋朝廷的近况。

    “这次张铉严重侵犯了高句丽的利益,父亲十分震怒,已经将他视为高句丽的头号大敌,也是我们的眼中之钉。”

    渊盖苏文的语气十分恼火,令王鲜略有些不安,他低声道:“就因为张铉占领了辽东吗?”

    “辽东?”

    渊盖苏文重重哼了一声,“如果仅仅是辽东倒也罢了,当然,辽东也是重要,是我们进入幽州乃至中原的桥梁,但为一个辽东还不至于让张铉成为高句丽的头号大敌。”

    说到这,渊盖苏文咬牙切齿道:“更重要的原因是他占领了卑奢城!”

    王鲜大吃一惊,“卑奢城被他占领了?”

    渊盖苏文没有再说下去,他克制住怒火,话题一转问道:“消息都传出去了吗?”

    王鲜心中乱成一团,卑奢城被占领,也就意味着辽东半岛的大门被打开,平壤也遭受直接威胁,当初来护儿大军杀向平壤,就是从卑奢城出,难道张铉想动第四次高句丽战役吗?

    尽管他心中有太多的疑问,但他也看出渊盖苏文不想谈这件事,他只得忍住心中的焦虑,躬身道:“启禀长公子,消息已经传遍江都城,连朝廷大臣都在谈论这件事,我想隋朝天子应该也知道了。”

    渊盖苏文点了点头,父亲希望隋朝能够向张铉施压,让他撤出辽东,这是最好的反间计,不战而屈人之兵。

    他又继续道:“这件事没有结束,要继续宣传,就说张铉准备自封辽王,割据辽东造反,必须说得满城皆知,明白了吗?”

    “卑职明白了,卑职这就去布置!”

    王鲜又小心翼翼问道:“长公子觉得张铉占领卑奢城的意图是什么?”

    “我不知道,父亲也想不明白,按理,以他现在的实力还不足以攻打高句丽,这个可能性暂时不必考虑,卑奢城对他并没有什么战略意义,父亲觉得他可能是有别的图谋,让我去和他谈一谈。”

    渊盖苏文心中叹了口气,虽然自己在江都大肆诋毁张铉,但他还得去一趟北海郡,赎回卑奢城以及被张铉俘获的几名重要人物,就不知张铉会不会狮子大开口。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