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江山战图 > 第562章 煽风点火
    张铉派特使来见徐世绩的消息很快便传遍了全城,当天晚上,在城内军营一座大帐内,程咬金正巧言如簧,鼓动一群中低级将领。火?然 ?文? ?  w?w?w?.?r a n?wen`org

    “我比谁都了解张铉,当年他还没有迹时,我给他做过伙计,他待人厚道,最后居然给我了几百两黄金,后来那段日子啊!是我这辈子最爽快的日子,用钱那个美......”

    程咬金难得如此真诚,连他自己都快被当年的情形陶醉了,他忽然又摇摇头,对众人道:“我们要劝说老徐放弃抵抗,大家都不想打仗,家里还有老娘要养活,我们死了怎么办?”

    众人都被程咬金说得心动了,更关键是他们只有五千人,外面却又三万精锐隋军,最后抵抗的结果必死无疑,“老程,你说我们该怎么办?”众人七嘴八舌问道。

    程咬金精神一振道:“关键是大家要齐心,所有人都去向老徐请愿,表示我们愿意投降,我了解老徐,只要我们所有人都不想战,他也只能认输。”

    “可是.....李公子也待我们不薄......”

    有人还没有说完,程咬金便恶狠狠瞪向他,“不薄个屁,他自己先跑了......”

    程咬金掏出一把传单,狠狠扔在地上,“上面怎么说的,他自己带着两万军队从白陉逃去并州了,把我们这些弟兄丢在这里不管,还有那么多弟兄的家眷都在城内,不投降怎么办?他不管老子死活,难道还要老子为他卖命吗?”

    众人都被程咬金怂恿得义愤填膺,李建成率领军队逃跑着实刺痛了这些将领的心,虽然有几名将领有点怀疑传单内容的真假,但在众人一致谴责之下,他们也只好保持沉默了。

    程咬金见众人已基本上被说服,便道:“我再去联系一些弟兄,到时候大家一起去要求,老徐就没办法了。先把请愿时间定好,五更正,大家在中军大帐外集合。”

    “放心吧!我们一定去。”

    程咬金和众人定好了聚会请愿时间,又匆匆去别处鼓动将领造反了。凡旅帅以上军官,他一个都不会放过。

    ........

    新乡县令郑俨是大理寺卿郑善果的长子,而郑善果和李渊结了亲家,郑善果的长女嫁给李渊的长子李建成,李建成的妻子郑氏便是郑俨之妹。

    李建成之所以将新乡县作为他根基之地。便是因为郑俨在这里出任县令。

    郑俨年约三十余岁,长得身材高大,容貌清瘦,他原是吏部郎中,大业九年杨玄感造反时,他也在洛阳投降了杨玄感,事后被清算,不过天子杨广看在他父亲和家族的面上没有严惩他,只是将他贬为新乡县尉,不久又升为县令。

    这些年他为李建成做了不少事。一直不遗余力地支持李建成,但这一次他对李建成也有点不满了。

    新乡县一半人口都是李建成手下将士的家眷,包括李建成的妻子郑氏,而李建成的几个儿子却在太原,为了保自己,把妻子都丢弃了,还亏得自己那么支持他,郑俨一想到李建成率军北逃,就恨得牙根痒。

    此时已经半夜五更时分,郑俨却怎么也难以入睡。张铉给他的信就放在床头,他不知看了多少遍。

    张铉在信中说得很清楚,为一县之父母官,当以一县父老的生命为重。自己名誉为轻,‘为保民为委屈从贼者,铉深为敬之,望县君为父老乡亲考虑,审时度势,避免兵戈......’

    这时。外面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一名随从在门外禀报道:“县君,军营那边好像出事了。”

    郑俨暗吃一惊,连忙起身穿上了衣服,他走出房门问道:“军营那边出了什么事?”

    “好像是将领们在聚集请愿!”

    郑俨觉得问题有点严重了,将领们居然集体请愿,搞不好的话就会生哗变,一旦军队失去控制,对全县父老都是一场灾难。

    这时,管家匆匆走来,在台阶下躬身道:“老爷,徐将军派人来请老爷去军营,说有重要事情商议。”

    郑俨点了点头,他上马带着几名随从向军营方向而去。

    ........

    军营内喧闹一场,三百多名旅帅以上的将领聚在中军大帐外,要求徐世绩和隋军谈判,他们都是被程咬金鼓动前来向徐世绩请愿。

    “徐将军,我们家人都在新乡,刀枪无眼,大家杀红了眼,谁来保证我们家人安全?”

    “徐将军,卢明月十万大军都被打得屁滚尿流,我们才五千军队,没有后援,拿什么抵挡青州军精锐?”

    “杨将军说得对,我们和青州军对阵就是以卵击石,我们不是懦夫,但也不想白白送死!”

    “李公子丢下我们逃走了,我为什么还要给他卖命?”

    .........

    众人不断大喊,语气越来越愤怒,越来越激动,要求徐世绩给他们一个说法。

    大帐内,徐世绩着实有点焦头烂额了,他没料到将领们竟然如此齐心一致地要求投降,当然,徐世绩做梦也想不到是程咬金在背后怂恿串联。

    但不管怎么样,局势已经到了眼前这个地步,这场守城之战就没法再打了。

    徐世绩无奈地叹了口气,在他旁边桌上放着张铉的劝降信,张铉在信中的诚意也让他颇为动心。

    ‘将军乃信义之人,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无论新乡能否守住,将军皆无愧于心,然天下即将大乱,张铉欲安天下之民,救民于水火,以抒胸中抱负,张铉素闻将军心怀大志,特虚席以待,愿与将军共商安邦之策.......’

    这时,士兵在门口禀报:“将军,郑县君来了。”

    徐世绩就在等郑俨,连忙道:“快快请他进来!”

    不多时,郑俨走进了大帐,微微笑道:“看来徐将军压力很大啊!”

    徐世绩苦笑着摇摇头,“不是压力大,而是这一战没法打了,将畏战,兵畏死,打也没有意义,我想听听县君的意见。”

    郑俨明白徐世绩为什么找自己来,徐世绩已经想投降了,只是面子上放不下,自己是李建成的内兄,如果连自己都投降了,那他也就无愧于李建成。

    郑俨缓缓道:“张铉在给我的信中也劝我为了满城黎民着想不动兵戈,其实我是大隋命官,他是大隋地方主将,我们之间本身没有什么投降之说,但我还是要劝将军顺应时务,当然,如果将军不愿投降张铉,也可以当做离城的条件,如果将军愿意跟随张铉,我觉得也是不错的选择。”

    徐世绩沉默片刻道:“我能否问县君一个私人问题?”

    “将军请说,我据实相告。”

    “县君觉得我是跟随张铉有前途,还是继续跟随建成有前途?”

    郑俨笑了起来,“既然将军如此信任我,那我就说说心里话,其实两人都是人中龙凤,都是胸怀大志之人,只是建成上面还有一个李公,将军作为李公世子的部将,相比直接跟随张铉还隔了一层,但我觉得问题不在这里,建成是关陇贵族的背景,张铉是依靠山东士族起家,这是天下最强的两大势力,将军想想自己的出身,应该选择哪一边呢?”

    徐世绩如梦方醒,他是山东豪族出身,投靠关陇贵族岂能被待见,这一刻,徐世绩终于下定了决心。

    “我想烦请县君去一趟隋军大营,替我和张铉谈一谈,不知县君是否愿意一行?”

    郑俨欣然笑道:“似乎也没有比我更合适之人,我这就出城!”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