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江山战图 > 第689章 血战柳城(一)
    李春愣住了,“怎么会是契丹?”

    “是啊!我们把敌人考虑为高句丽,却怎么也想不到契丹会横插一脚。燃文小说?   w w?w?.?r?a?n?w?e?n `org”杨善会目光里十分忧虑,他是担心高句丽和契丹联合攻打辽东,那柳城就真的守不住了。”

    “契丹有多少军队,现在到哪里了?”李春又问道。

    “我是从燕城那边得到的消息,大概有四五万人,据说是他们酋长亲自率军南下,他们已经攻破燕城,将城内洗劫一空,现应该正在朝我们柳城过来的路上。”

    虽然燕城大部分军民已经迁入柳城,但那边还有数千老弱之民以及三百军队没有来得及迁徙,估计已被屠杀殆尽,杨善会心中十分沉重,他又对李春道:“从距离上来算,契丹铁骑应该在今天中午杀到柳城,我马上就要关闭城门了,请李侍郎立刻南下,否则就来不及了。”

    李春摇了摇头,“杨太守或许不知道我的受命吧!我是奉命来协助柳城防御,这里面就包括了战时防御,职责在身,恕我不能从命!”

    “大战一起,流矢无眼,谁也不能保证自己在战乱中存活,李侍郎已为柳城做得太多,请安心回去,我来向齐王殿下解释。”

    李春笑了起来,“我在这里已经半年,城内的一草一木我都倾注了大量的心血,这么多工匠与我朝夕相处,杨太守觉得我会丢下他们离去吗?”

    杨善会默默注视李春片刻,终于点了点头,“既然侍郎心意已决,那我们就同舟共济吧!”

    说完,杨善会转身下城去了,只听他大声令道:“把铁门安装起来,从现在开始不准任何人进出城!”

    ..........

    辽东在去年十月便进入了战备状态,赶在大雪封路之前,数万燕郡军民全部迁往柳城以及北平郡,按照张铉的命令,燕郡和柳城郡的十几万老弱幼童都迁入北平郡,只留下约三万青壮男女和一万军队驻守柳城,而幽州的一万驻军也封锁了辽东进入河北的各条通道。

    虽然张铉没有明说,但守卫柳城的将领和官员们都明白,他们的任务之牵制住进攻辽东的高句丽军队,给隋军大军进攻高句丽创造机会。

    天渐渐亮了,柳城内开始紧张起来,尽管之前他们已经有过两次类似的演练,但这一次却是真正大战来临,城内有军队一万人,包括燕郡的三千守军,统一由大将段先达率领,另外还有两万民团,民团则由郡丞卢赤峰统帅。

    另外还有一万青壮妇女,她们则负责做饭以及运送守城物资,城内靠近城墙的房舍全部拆除,防止对方用火攻时烧毁。

    一万军队和两万民团都上了城,这次柳城防御也做了充分的准备,城内存粮可以坚守五个月,冰窖里还有大量的羊肉,另外各种兵甲弓矢以及滚木礌石都堆满了仓库。

    得益于李春的各种设计,城墙上有重型投石机两百四十架,石砲一百八十架,床弩四百部,另外城墙也加高加厚,城墙高达三丈,坚固异常。

    护城河也挖宽为三丈,深一丈,李春将它改为旱沟,沟内插满了尖桩,另外军队还在城外原野里撒了大量的蒺藜刺,用来对付骑兵。

    下午时分,原野上传来了一阵阵低沉的号角声,契丹大军终于杀来了。

    ..........

    十里外的原野上,一队队骑兵来回奔驰,仰头吹响鹿角号,低沉的号声不断在原野上回荡,在他们身后不远处,杀气腾腾的契丹骑兵无边无际地列队而行,在队伍最前面,十二神纛,十二大旗,十二巨鼓依次排列,尤其十二神纛,就是十二杆粗大的长枪,用狼尾为缨,这是契丹大酋长的仪仗,出征、祭祀、大朝会时都会出现。

    在仪仗之后正是契丹酋长大贺咄罗,大贺咄罗年约四十七八岁,身材中等,长一张宽脸膛,重眉深目,仪表堂堂,他任契丹大酋长已有二十年,北降突厥,东和高句丽,使他左右逢源,契丹在他治理下渐渐强大起来,有带甲士十余万人,成为辽东地区力量强大的部落。

    这次攻打辽东是大贺咄罗受高句丽莫离支渊太祚的鼓动,当然,也是大贺咄罗野心膨胀的结果,隋朝已乱,辽东人人皆可得之,契丹又岂能落于人后?

    大贺咄罗发精兵五万,加上从属奚兵两万人,以及高开道的五千人,一共七万五千大军,他们先攻燕郡,发现燕城空虚后,立刻转道西行,向柳城猛扑而来。

    大贺咄罗身后跟着他的小儿子大贺有,这是他最心爱的儿子,只有十六岁,无论大贺咄罗走到那里都要带着他。

    另外还有奚人主将苏支,他同时也是奚人的少酋长,年约二十余岁,手执一杆大刀,身材魁梧,武艺高强。

    另一边则是契丹的左右都督,左孙敖曹和右都督安鲁,以及辽东贼首高开道。

    高开道虽然是高句丽的远房王族,但他实际上是渊太祚的人,这次渊太祚就是让高开道来劝说大贺咄罗出兵辽东,打乱婴阳王高元的部署。

    大贺咄罗远远看见了柳城,他一摆手,军队停了下来,他注视柳城片刻,不由冷冷哼了一声,“鼻屎大的小城,也敢阻挡我契丹铁骑,也好,屠了此城给中原立威!”

    他回头令道:“安鲁将军,用箭阵先射之!”

    “遵令!”

    右都督安鲁得令,他当即转身举部旗一挥,“跟我走!”

    五千铁骑跟随着大将安鲁向十里外的柳城奔去,骑兵声势浩大,五千铁骑如滚滚洪流向城池杀去,巨大的马蹄声俨如闷雷一般在草原上回荡,铺天盖地的尘土将天空也遮蔽了。

    这是契丹人一贯作战方法,不管是攻城还是野战,首先用铁骑造成巨大声势来震慑对方,再配合以骑射,在强大而密集的箭阵下无人能活下来。

    契丹骑兵髡发涂面,身穿皮甲,手执弓箭,相貌凶神恶煞,五千名这样凶神恶煞之人集中狂奔,也同样会给敌人造成极大的心理冲击。

    五千铁骑离距离城池越来越近,在距离城池约两里处有一道土垄,不到三尺高,似乎是田埂,外围还有浅浅的沟渠,但对于骑兵们而言,这种阻拦几乎不足为虑,奔在最前面的数百骑兵纷纷一跃而过,继续向前狂奔。

    就在他们奔出数十步后,意外陡然发生,奔在最前面的数匹战马忽然一声悲嘶,轰然向前摔倒,摔倒的战马拌倒了后面的数十匹战马,战马和骑兵纷纷摔倒。

    但意外并不偶然,另外一边的数百名骑兵继而连三摔倒,后来的大群铁骑无法停下,狂奔的战马践踏着摔倒的骑兵,士兵顿时血肉模糊,惨叫声一片,后面的骑兵吓得纷纷调转马头,向北奔去,不敢再继续向城池方向进军。

    突来的变故使大贺咄罗吃了一惊,众人面面相觑,都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这时,高开道忽然道:“一定是地上有蒺藜刺。”

    大贺咄罗顿时恍然,陷马坑、蒺藜刺都是对付战马有效的手段,一定是这样,片刻,一名骑兵飞奔而回,将一枚蒺藜刺递给大贺咄罗,“可汗,就是此物!”

    大贺咄罗接过蒺藜刺,蒺藜刺约一颗松果大小,浑身布满了短刺,但真的威胁战马的却是四根长刺,铁蒺藜落在地上,总有一根长刺向上,每一根刺约两寸长,尖锐无比,这样的铁刺入蹄,任何战马都无法忍受。

    “混蛋!”

    大贺咄罗恨得咬牙切齿,他最恨这种阴毒的手段,若让他攻入城中,他发誓要将每一个男人的头颅砍下,让战马踩得稀烂,方才解他心中之恨。

    但现实摆在这里,隋军不知撒了多少蒺藜刺,让他的骑兵怎么前进?

    这时,高开道劝道:“不如先驻营,等辎重到来后一并攻城。”

    大贺咄罗点点头,“高将军和隋军交战多年,应该知道怎么扫除蒺藜刺,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

    他不管高开道是否同意,立刻回头令道:“在五里外扎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