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江山战图 > 第699章 老将不满
    从来护儿夺取辽东半岛开始,隋军便开始大规模向辽东半岛运兵,一船船的兵力向卑奢城汇聚,卑奢城山顶的空地上已经驻扎了一望无际的大帐,短短十天时间,隋军便分别从北海郡和东莱郡向卑奢城运送了六万大军,连同来护儿的两万军队,一共有八万大军驻扎在辽东半岛,还有近千艘战船停泊在卑奢城所在的海湾和回龙镇海湾。?火然文???  w?w?w?.?ranwen`org

    为了打赢这场战船,隋军动用了二十万石粮食和无数盔甲兵器,另外还征用了三千艘小船和一万民夫,民夫的作用是装卸粮食物资,这就是走水路运输的优势,可以最大程度地减少民众劳役。

    海湾山顶上的一间石屋内,数十名文官武将济济一堂,由主帅张铉站在沙盘前给众人讲解高句丽最新的兵力部署情报和高句丽的近况。

    “这次高句丽一共从各地调集了十万大军,加上拱卫京城五万大军,一共十五万军队,他们为了夺取辽东已倾尽国力,而我们也调动了十二万大军,我们双方从兵力上旗鼓相当,但战争打的并不仅仅是军队数量,还有军队战斗力,军器装备以及后勤保障等等,理智地说,我们双方实力也差不多。”

    说到这,张铉用木杆指着沙盘道:“战场有两个,一个辽东战场,一个是平壤战场,对方显然也知道这一点,所以他们并没有倾兵杀去辽东,而只派七万军赴辽东作战。”

    “大帅能确认高句丽只有七万军队赶赴辽东吗?”旁边房玄龄沉声问道。

    张铉一般不喜欢别人打断自己的谈话,但房玄龄是例外,这不是房玄龄个人的疑问,所有将领都有这个疑问,如果辽东只有七万高句丽军队,那么他们从水路攻打平壤就会遭遇八万高句丽军队的抵抗,众人都是身经百战的大将,有丰富的经验,打仗首先要考虑到最坏的情况发生,如果拖成旷日持久的战争,唐军会不会趁机进攻河北?瓦岗军会不会大举进攻青州?

    “从辽东传来的情报,高句丽是向辽东出兵了七万大军,这个情报和我们在高句丽得到的情报基本吻合。”

    张铉停住了话语,他感觉到了众人的担心,便笑道:“各位请放心,虽然高句丽做好一切准备,但我们不会跟随他的计划走,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才这场战役取胜的关键。”

    ........

    众人纷纷返回自己的军营,房间里只剩下张铉和房玄龄以及杜如晦三人,这时,杜如晦不解问道:“殿下刚才说在高句丽得到情报,难道我们在高句丽也有情报点吗?”

    张铉笑了笑道:“在平壤附近我们确实有一队斥候,但他们能给的情报只有浿水中有多少战船,入海口部署了多少军队等等诸如此类,但高句丽调动多少军队去辽东这种高层核心情报,他们接触不到。”

    “那殿下怎么说和平壤的情报吻合呢?”

    “我只是信口开河而已!”

    张铉微微笑道:“我这样说是为了让将领们相信我们已经完全控制局面了,甚至高句丽总兵力为十五万我也是听商人的估算,并没有准确情报,但辽东有七万高句丽军的情报却比较可靠,其实这些情报并不重要,我之所以召集将领们来议事,只是想鼓舞一下他们的信心罢了。”

    杜如晦半晌说不出话来,齐王言辞凿凿的一番分析竟然是在信口开河,让他简直想不到,但房玄龄却能理解,他点点头道:“原来殿下也看出来了。”

    张铉淡淡道:“我当然看得出来,他们对这场战役没有多少信心,三征高句丽的失败在他们心中都留下了阴影,一个个都在说担心李渊进攻河北,这只是借口罢了,他们只是想在辽东作战,根本不愿意杀进高句丽。”

    “那殿下准备怎么打赢这场战役呢?”杜如晦又问道。

    张铉用木板指着高句丽北部的崇山峻岭道:“打赢这一战很简单,在高句丽作战最大的问题就是后勤,也就是粮食运输十分困难,这对当年的隋军是这样,对高句丽军队也同样如此,所以这场战役我们只要打掉他们的后勤保障,高句丽军队就必败无疑!”

    这时,有士兵在门口禀报:“启禀大帅,来老将军求见!”

    张铉笑道:“这次商议军情没有让他参加,我估计他也该急了。”

    他随即吩咐士兵,“让他进来吧!”

    片刻,只见来护儿怒气冲冲地走了进来,“殿下是打算让我在卑奢城养老吗?”

    望着来护儿有点气急败坏地神情,张铉和房玄龄以及杜如晦都笑了起来,张铉明知故问道:“老将军何出此言?”

    来护儿粗眉一竖,“如此重要的作战聚议竟然不通知我参加,殿下能解释一下原因吗?难道是我来护儿没有这个资格参会?”

    “老将军说到哪里去了?”

    张铉笑着解释道:“之所以没有通知老将军,是因为我觉得老将军没有必要来参加,除非老将军也畏惧在高句丽腹地作战!”

    “我会畏惧高句丽人?”

    来护儿仿佛听到了天下最荒谬的事情,他来护儿三次参与出征高句丽,第三次攻打平壤,若不是天子严令他收手,恐怕平壤早就被他的军队抢掠一空了,张铉可是他当年的部将,居然说他会畏惧高句丽人?

    “我怕不怕高句丽人,殿下比谁都清楚!”来护儿捏紧了拳头道。

    “正因为我很清楚这一点,所以我才没有通知来将军来参会。”

    来护儿一时气得头脑发昏,才没有听出张铉之前的话中之话,张铉可是加了一个‘除非’二字,他却没有听出来,现在当他终于慢慢冷静下来,他终于听懂了张铉话语中的意思。

    “难道那么多将军都畏惧和高句丽军队作战吗?”来护儿感觉有点不可思议。

    张铉笑道:“他们当然不是畏惧高句丽军队,只是大隋上下对攻打高句丽都十分敏感,各种传闻太多,就仿佛那边是刀山火海一般,我需要给大家鼓一鼓劲,增强他们的信心,所以才把大家召集起来。”

    来护儿这才松了口气,笑道:“既然如此,就索性让我为先锋,直接杀到平壤去,打一个开门红,岂不比殿下的鼓劲更有效果?”

    “我确实是准备让老将军为先锋,不过并不是去平壤。”

    来护儿一怔,从卑奢城出发不去平壤,那会去哪里?

    在距离鸭渌水江口约百里外的海面上,一艘由六十余艘中型海船组成的船队正列队向鸭渌水江口航行,这是高句丽的两支运粮船队之一,一次可将三万石粮食运送到鸭渌水北岸的乌骨城和国内城,然后再由数千辆牛车将粮食继续北运,最后送到辽东城和新城,一次完整的粮食运输至少历时一个月,所以运粮北上以保障前军后勤,对于高句丽也是一件压力很大的事情。

    由于海船不大,无法有更多军队随行护卫,负责保护这支海船的军队约一千二百人,由一名千勇负责统帅,他们的任务并不是和隋军作战,而是要对付鸭渌江口附近的零星海盗和沿途一些铤而走险的村民。

    但对于这支护卫军而言,他们真正害怕的还是隋军战船,他们一路比较顺利,眼看快要到鸭渌江口了,这时前方忽然出现了一排战船,足有数十艘之多,它们一字排开,完全封锁了船队北上的海面。

    千勇吓得脸色大变,急声令道:“调头!快调头回去!”

    “来不及了!”

    一名船夫大喊:“后面也有它们的船只。”

    千勇回头,只见后面也出现了数十艘战船,截断了他们的退路,不仅是后面,东面也有战船出现,使他们无法靠岸,他们已经被隋军三面包围。

    千勇惊得脸色惨白,浑身发抖,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