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江山战图 > 第825章 风雷之军
    由于还是早晨,茶棚里的客人不多,只有寥寥三四人,年轻货郎走到一名布衣老者对面坐下,一名伙计懒洋洋上前,“要点什么?”

    “一碗水,一个干饼。燃 文小说   w?w?w?.?r?a?n?w?e?n?`o?r?g?”

    “水不要钱,饼要五文钱,先说好,烂钱不收。”

    “前两天不是只要三文钱吗?”货郎眉头一皱。

    “你到底要不要?”伙计有点不耐烦了。

    货郎从怀中摸出一个小布袋,慢慢数给伙计五枚钱,又仅仅捂住钱袋,生怕伙计看一眼又少点两枚钱。

    伙计哼了一声,拿了钱走了,片刻给他端来一碗水和一个小干饼,货郎熟练地将干饼掰碎,放进水碗中,这时,他发现对面老者正全神贯注望着自己,便憨厚地向老者笑了笑。

    老者顿时对他有了好感,笑道:“听你口音,好像不是吴郡人。”

    “我是毗陵郡人,来吴郡谋生没几天。”

    “怎么会想到来吴郡呢?”老者问道。

    货郎叹了口气,“毗陵城遭遇屠城后,毗陵郡的人都差不多跑光了,但生活还得继续,想着吴县既然是都城,所以来吴县碰碰运气。”

    “你不该来吴郡,应该是丹阳郡,吴郡比毗陵郡好不了多少,你挑着这么多货,如果被士兵看到,你就惨了。”

    “不会吧!”

    货郎有点吃惊,“不是说吴王已经约束军纪了吗?”

    老者哼了一声,“这你也信,狗能改掉****的性子吗?他只是不允许军队有规模的屠杀,但他阻拦不了那些虎狼士兵的私下抢掠,现在年轻女子都不敢出门了,就算是吴县城内,孟海公下面,也有将领当街强抢民女,每天都会发生,孟海公管过吗?”

    货郎半晌没有说话,停一下,他又问道:“听说孟海公免除了一切税赋,是真的吗?”

    老者反问道:“你们毗陵郡免了吗?”

    “好像没人收税,但粮食还是会被抢走。”

    这时,伙计走过来给他碗里添满水,冷冷道:“如果不收税赋了,他的十几万军队吃什么?”

    老者笑了起来,“小哥儿一针见血啊!”

    他又对货郎道:“不征税赋,军队又不屯田,孟海公拿什么养活他们,我们吴郡人都说,他现在还有一点余粮,所以还装模作样收买一下民心,可等他余粮吃光,十几万军队要造反的时候,恐怕他连征税都来不及了,直接去各家各户抢粮,本来就是一只吃人的猛虎,还假装什么慈悲,小伙子,听我的话,赶紧去丹阳郡,在吴郡你活不下去的。”

    货郎有点惊慌起来,三口两口吃完了泡饼,又喝了半碗水,抹嘴向老者躬身施礼道:“多谢老丈提醒,我这就离去!”

    “快走吧!尽量不要走官道,走小路离开。”

    “晚辈不知道小路。”

    老者稍微犹豫一下,便从怀中摸出叠好的一册麻纸,“这个送给你了,上面有小道标识!”

    说完,老者丢了几文钱在桌上,起身便扬长而去。

    货郎一阵发呆,伙计走过来拾了钱,货郎连忙问他道:“这老者是谁?”

    “你连他都不认识,这便是我们从前的郡丞蒋元超,孟海公逼他出来做官他不肯,孟海公又要装姿态,所以没有杀他,否则他早就被——”

    伙计用手掌向脖子上一砍,“明白吗?”

    “原来他就是蒋郡丞,不知他家住在哪里?”

    “住在前面不远处的蒋墩村,你问这个干嘛!”

    “只是随便问问。”

    货郎连忙挑着担匆匆走了,伙计望着他走远,不由摇了摇头,居然在官道上挑着货担,没有被抢被杀,当真是很幸运了。

    .......

    丹阳郡码头上一片忙碌,一艘艘大船不断靠岸,将一袋袋粮食和麦杆捆扎的兵器卸下大船,码头上的物资堆得如十几座小山一般,码头上的数千名船夫驾着小船,将粮食和物资通过一条小运河运送进江宁城。

    码头已经被修葺一新,加固加长,可以一次性停泊更多的船只,不仅如此,江边还修建了两座哨塔,有哨兵警惕地注视着江面的动静。

    这时,张铉在数百骑兵的护卫下正在码头上视察,张铉是三天前抵达江宁,早春已至,他们的战备也已进行到最后时刻。

    张铉站在一座亭子中,远远注视着忙碌运货的小船,他脑海里却在考虑着这次江南战役的一些细节问题。

    虽然大部分江南士族都愿意归顺北隋,但张铉并不敢掉以轻心,他知道江南情况十分复杂,虽然这些士族表示纷纷表示支持北隋,但并不代表他们对自己或者朝廷心悦诚服,很大程度上他们是被孟海公所逼,不得不向隋军求救,如果自己剿灭了孟海公后,会不会有势力感到心怀不满,又重新卷土再来?

    这个问题张铉一直在考虑,随着他所占的疆域越来越广,很多郡县军队已经控制不到,一旦再发生类似刘黑闼的起兵,恐怕他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将造反扼杀在萌芽中了,隋朝的另一个教训就是没有及时剿灭乱匪,杨广最初没有将这些乱匪放在心上,导致造反愈演愈烈,最后无法收拾,他必须吸取这个惨痛的教训,为了把造反损失降低到最小限度,张铉决定建立一支直属于的快速反应部队。

    从一万斥候军中再挑选出最精锐的一千人,选用最好的战马,配备最精良的武器,使他们的战斗力达到五千人以上的效果,事实上,张铉已经命令沈光挑选军队,同时他也想好了这支军队的主将。

    这时,一名亲兵上前低声道:“大帅,他来了!”

    张铉回头,只见两名亲兵带着一名身材高大魁梧的将领快步走了上来,此人正是斩杀刘黑闼的刘兰成,沈光和房玄龄对他十分赞赏,极力向张铉推荐。

    刘兰成快步走上前,单膝跪下抱拳道:“卑职刘兰成拜见大帅!”

    张铉见他面相很亲善,是那种很阳光型的年轻人,心中不由对他有了几分好感,便笑问道:“你是哪里人?”

    “回禀大帅,卑职是齐郡邹平县人。”

    “原来是齐郡人,我看你的简历,你曾参加过左孝友的造反,是吗?”

    刘兰成脸胀得通红,“卑职那时才十八岁,还不懂事!”

    张铉微微一笑,“这个不是什么大问题,只要能洗心革面,我会既往不咎,左孝友我不一样任命他为东莱郡太守吗?我也只是随便问问罢了。”

    “卑职不会再让大帅失望。”

    张铉点点头又问道:“练过武吗?”

    “练过几年,可惜卑职不能成为猛将为大帅效力。”

    “就算猛将也未必能杀得了刘黑闼啊!这个需要胆识,需要决断,需要胆大心细,冷静多谋,你都能做到,至于武艺,我觉得只是大将的发展方向不同,像李靖将军和徐世绩将军,他们都没有什么武艺,却能独当一面,你们沈将军也谈不上什么武艺,也能成为斥候军主将,你的发展方向不需要武艺。”

    刘兰成一直为自己武艺不高而耿耿于怀,但张铉这番话却如晨钟暮鼓一般令他幡然醒悟,大帅说得对,每个大将的发展方向不同,武艺并非必须,自己又何必自寻烦恼,刘兰成心中感激,又抱拳道:“多谢大帅教诲,卑职明白了。”

    张铉一伸手,“拿剑来!”

    有士兵递上一把宝剑,张铉接过剑缓缓抽出,看了看黑色无华的剑身,他将剑递给刘兰成,“听说你是用柴刀砍下孟海公的人头,也解除我的一大心腹之患,这把胜卢剑赏赐给你,以后就不要用柴刀了。”

    刘兰成双手接过宝剑,“大帅知遇之恩,卑职铭记在心!”

    张铉注视着他道:“我新组建了一支特殊的军队,名为‘风雷’,从今天开始,你就是这支‘风雷’之军的统领,你现在就去见沈将军,他会把军队和各种事项交代给你。”

    “卑职遵令!”

    刘兰成行一礼,匆匆下去了。

    这时,旁边一名士兵上前道:“启禀大帅,军师和凌参军回来了,在大营等候大帅!”

    张铉一直在等待凌敬的消息,他当即带着众人催马向大营奔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