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江山战图 > 第860章 新的任命
    吕氏兄弟跟着两名亲兵上了张铉的座船,他们都显得有点紧张,他们知道这是决定他们命运的时刻了。ranwen w?w w?. r?a?n?w?e n `o?rg

    这两天他们也感受到了隋军将士对他们兄弟的仇视,这种感觉令他们很不好受,他们可以不在意将士的敌意,但他们却不能不担心张铉的态度,如果张铉弃他们如破履,那他们该怎么办?

    不过他们也没有选择的余地了,用吕飞的话说,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还不如早点知道,早了心结。

    不多时,他们来到张铉的船舱前,亲兵示意他们在外面稍候,自己进去禀报,不多时,亲兵出来道:“大帅请二位进去!”

    两人对望一眼,一起走进了船舱,船舱内张铉正坐在桌前批阅奏卷,旁边有两名文官在整理堆积得像小山一样的各种牒文奏卷,兄弟二人对望一眼,一起上前单膝跪下,“卑职参见大帅!”

    “辛苦两位将军了,请坐!”

    张铉笑眯眯地用笔指了指旁边的位子,“稍等我片刻,马上就好。”

    张铉的和蔼的态度让两人稍稍心安,这时,两名亲兵进来上了茶,不多时,张铉批完了眼前这份奏卷,连同身旁的十几份批好的奏卷一起交给两名文官,嘱咐他们立刻派人送往中都。

    两名文官行一礼退下去了,张铉放下笔笑道:“让两位久等了。”

    兄弟二人连忙欠身,“卑职不敢!”

    张铉沉吟一下又道:“这次剿灭林士弘的军队,两位将军居功甚伟,按照之前我的承诺,我正式封两位将军为县侯,各赏黄金五百两,土地百顷。”

    兄弟二人大喜过望,一起跪下谢恩,张铉笑了笑又道:“爵位可以传给子孙,也算是两位将军为后人乘荫种下的大树,另外军职我授予两位虎牙郎将之职。”

    吕氏兄弟心中着实感动,齐王并没有因为他们之前的所为而怀有偏见,封爵封官赏赐一样不少,这才是真正做大事之人。

    这时,张铉又问道:“我听说两位将军和其他同僚相处不太融洽,有这回事吗?”

    吕平叹了口气道:“是我们一些所作所为让大家产生误会,我们也能理解大家的心情,也不想辩解。”

    张铉点点头,“我也给众人解释过了,你们是我派去的卧底,你们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隋军的利益,如果林士弘之死需要你们来承担责任,那被林士弘害死的千千万万无辜民众又向谁去声讨道义?他被儿子所杀完全是他自己的报应,是上天的谴责,与你们无关!”

    吕氏兄弟皆泪流满面跪下,哽咽道:“殿下的知遇之恩,我们无法报答,请殿下受我们一拜!”

    兄弟二人恭恭敬敬行了大礼,张铉摆摆手道:“不必多礼了,我考虑了一下你们的具体职务,我决定让吕飞将军加入隋军第五卫,也就是跟随李靖将军,目前他的军队在建安郡闽县休整,我正要派一支船队去运送物资,你也跟随船队一起去吧!”

    吕飞连忙躬身,“卑职遵令!”

    “你先去找贾司马,具体运输由他来安排,我再和吕平将军谈一谈。”

    吕飞知道兄弟另有任用,便起身行一礼,先退下去了。

    这时,房玄龄也匆匆赶来,吕平连忙起身向军师见礼,房玄龄笑道:“以后我们打交道的时间会很多,不必客气了。”

    吕平心中不解,房军师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让自己改任文职不成?

    张铉对吕平笑道:“房军师还负责我们北隋的情报署,这是一个很神秘的衙门,大家都知道它存在,却不知道它在哪里?”

    “大帅的意思,让卑职进情报署?”

    张铉点点头,“我觉得这更适合发挥你的才能。”

    张铉又淡淡道:“当然,你可以自己选择,如果你不愿进情报署,我也可以像你兄长一样,把你安排进军队。”

    张铉话音刚落,吕平立刻表态道:“卑职当然愿意进情报署,愿意接受殿下的一切安排!”

    吕平心里明白,如果进了军队,他以后的日子就不会好过了,只能庸庸碌碌地混到战争结束,而进情报署,他就和军队没有关系了,将开始他新的人生,这其实是齐王刻意对自己的提拔重用。

    张铉很满意他的态度,笑道:“长安的情报署目前运转得很好,但洛阳的情报署却还比较弱,令我不太满意,所以我决定让你出任洛阳侯正,吕将军,你肩负重任啊!”

    吕平毫不犹豫道:“卑职一定会竭尽全力为殿下收集情报。”

    这时,房玄龄缓缓道:“想必你也知道,这次唐军和王世充达成秘密协议,向唐军出卖了襄阳,使唐军突袭襄阳得手,继而又占领了整个荆州北部,更重要是夺取了江夏矿区,令我们十分被动。

    虽然这是王世充出卖了我们,但情报的不及时也使我们竟然不知道襄阳民变之事,洛阳情报署责任重大,殿下已经罢免了洛阳侯正,现在由你去掌管洛阳情报署,我想知道,你打算从哪里入手?”

    “这个....卑职还没有考虑过。”

    吕平的坦率令房玄龄比较满意,他点点头笑道:“我给你指点一个方向,你不妨从从王世恽身上着手。”

    ........

    吕平跟随房玄龄退下去了,这时,参军从事卢涵又抱着数十支奏卷走进船舱,“这是杜参军派人刚刚送来的一批奏卷,都是急待殿下批阅。”

    张铉眉头一皱,“看来是不让我晚上睡觉了。”

    这时,张铉又想起一事,对卢涵道:“你先放下奏卷,我有话对你说。”

    卢涵放下奏卷,垂手而立,他目前出任杜如晦的从事,负责给张铉整理文书,张铉笑道:“你在军中表现得很不错,杜参军对你十分赞赏,你决定就这样做下去吗?”

    卢涵不明白张铉的意思,犹豫一下道:“卑职在这里做得很舒心。”

    张铉点点头,“我能理解,但一个人的追求,并不能仅仅是为了做事舒心,相反,困境更能磨练意志,你应该有更高的目标。”

    说到这,张铉取出一封信,“这是你姑母给我写的信,她希望你回京城参加科举。”

    卢涵的姑母正是齐王妃卢清,卢涵半晌没有说话,张铉又继续道:“你姑母说,你原本是去年科举第二名,有很好的基础,如果就这样放弃科举,未免太可惜了,也会成为你一生的遗憾。”

    “如果殿下要卑职参加,卑职一定从命!”

    张铉温和地笑道:“你还是没有明白我的意思,这是你自己的人生,应该你自己决定,不过我可以给你提一个醒,在朝廷,五品官是一道门槛,能否跨过这道门槛,首先是要看功名,有功名者可以排资历,熬到一定年数自然就上去了。

    但如果没有功名,那就只能看特殊贡献,像房军师、杜参军他们就是特殊贡献,甚至可以做到相国,如果没有功名和特殊贡献,那这道五品门槛就很难跨过去了,和你同来的人现在还是从吏,而你却升为参军从事,你想过这里面的原因吗?”

    卢涵脸胀得通红,他当然明白,因为他是卢家子弟,他的姑母是王妃,所以他才被特殊提拔,他立刻明白张铉的暗示了,他的优待不可能一直延续。

    卢涵羞愧道:“卑职决定去参加科举!”

    张铉微微笑道:“距离科举还有一个月时间,从现在开始,你就抓紧一切时间温习了,如果没有书,可以去湓城县找林正泰暂借,正好这边有一批士子也要去中都参加科举,贾司马安排了船只送他们进京,你就和他们一起去中都吧!”

    “卑职遵令!”

    张铉笑着拍拍他的肩膀,“考不中也没有关系,回来继续干就是了。”

    “多谢殿下照顾。”

    “去吧!我要开始大干一场了。”

    张铉看了看堆了几大筐的奏卷,不由一阵头大,不知回到中都,还有多少积累的文书在等着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