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江山战图 > 第882章 论婚多事
    齐王府后院有一片面积达数百亩的湖泊,叫做碧渊,连接着紫微后宫和齐王府后院,其中湖泊的七成属于皇宫范围,只有三成归齐王府,但湖面连为一体,很难分清宫院界线,在湖中央有一座占地二十亩的小岛,岛上林木葱郁茂盛,掩映着数十座大大小小的亭台楼阁。燃文小说?   w w?w?.?r?a?n?w?e?n `org

    小岛只有坐船才能上去,而整座碧渊内只有两艘画舫,分别停泊在皇宫和齐王府中,此时在小岛旁停泊着一艘画舫,几名女护卫挎刀站在画舫旁。

    小岛上一条长长的走廊内,卢清正和杨吉儿并肩缓缓而行,后面则远远跟着几名女护卫。

    杨吉儿穿一身鹅黄色长裙,上身穿翠绿色半袖短衫,裙带系在腋下,显得她格外的修长飘逸,出落得亭亭玉立,她今年已经十五岁,身材高挑而苗条,肌肤雪白细腻,容貌秀美俏丽,红嫩圆润的小嘴,乖巧的秀鼻微微上翘,显得她俏丽中又一丝调皮。

    隋朝上层女子一般十三四岁就开始谈婚论嫁,已经十五岁的杨吉儿自然引来很多大臣的关注,尤其一个月前她在朝堂上挺身而出,替卢楚辩护,更是赢得了朝臣上下的一致夸赞,她那如含苞欲放的牡丹花般的仙姿更让无数大臣考虑到了自己儿子的婚姻。

    尽管她是先帝的公主,但隋朝余荫尚在,齐王依旧承认她为公主,在她身上就藏有不少政治资源。

    杨吉儿从小调皮在朝廷中是出了名的,就算到了十五岁,她骨子还是有一种从小带来的叛逆精神,比如这次她和母亲吵架,竟然独自一人离开了皇宫,好在她只是叛逆,但并不任性,离开皇宫后她来到了齐王府。

    卢清立刻派女护卫进宫去告诉了萧后,让杨吉儿在自己这里住上几天。

    “清姐,你别劝我了,我现在不想回去,你再劝我,下次我就不到你这里来了。”

    卢清无奈地苦笑一声道:“每次劝你,你就拿这个威胁我,好吧!我不说了,省得你总担心家里像养不起你似的。”

    杨吉儿拉着卢清的手臂撒娇道:“清姐,我吃得真不多。”

    “好了!好了!我怕你了,行不行?”

    杨吉儿掩口偷偷一笑,两人沿着走廊缓缓走着,凉风轻拂,令人心旷神怡,杨吉儿长长伸个懒腰笑道:“你们家王爷不在家真好,轻松自在,他一回来我的日子就难过了,最好永远别回来。”

    卢清白了她一眼,“这又在说什么胡话呢,我觉得还是应该马上把你送回去,否则我非被你气死不可。”

    杨吉儿笑嘻嘻道:“我在和清姐开玩笑呢!哪有不让人家丈夫回家的道理。”

    “你呀!”卢清轻轻戳了她额头一下,笑着摇了摇头。

    “说真的,你和母亲这次为什么吵架?你母亲也不肯说。”

    卢清有点好奇,从未见过她们母女翻脸到这个程度,三天了,她们母女都互不过问,杨吉儿还年少,有一点逆反之心可以理解,但作为母亲,萧后居然也不管女儿。

    当然,杨吉儿并不是萧后的亲生之女,但她却是萧后从小养大,视为己出,十几年的感情在这里,她怎么能不闻不问?这让卢清着实感到不理解。

    杨吉儿犹豫一下道:“是一件难以启口的家事,等将来有机会再告诉清姐吧!”

    “既然是家事就别告诉我了,我也只是随便问问。”

    这时,卢清又想起一事,拉过杨吉儿的手笑道:“对了,昨天张玄素的夫人来拜访我,你猜她和我谈了什么?”

    “我哪里猜得着。”

    “谈了关于你的事情。”

    “关于我?”杨吉儿有点惊讶,歪着头笑问道:“谈我什么?”

    “谈了很多,你的性格,你有没有定亲,平时喜欢做什么等等,我都据实相告。”

    杨吉儿的表情有点不自然了,嘟囔道:“我不认识她,她干嘛问我的事情。”

    “你还在装糊涂吗?她的小儿子今年二十一岁,尚未娶妻,你说她来做什么?”

    杨吉儿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当我是什么,市场上的菜吗?谁都可以来问问价格,清姐,以后再来问我的人你就说不知道,我不喜欢这样!”

    杨吉儿语气十分恼火,这让卢清呆了一下,半响笑道:“原来我们的吉儿不喜欢这种相亲方式。”

    “不是什么相亲方式的问题,而是我现在根本不想......我不想嫁给自己不喜欢的人。”

    “那你有喜欢的人吗?说不定我能帮帮你。”

    杨吉儿脸一红,吞吞吐吐道:“现在应该.....还没有吧!”

    这时一名女护卫快步走上前禀报,“启禀王妃,殿下已经回府了。”

    “知道了,我马上就回去。”

    卢清见杨吉儿一脸紧张,便笑道:“齐王又不是老虎要吃你,你怕什么?”

    “清姐,我现在心情不好,谁也不想见。”

    “知道了,你回去就把门锁上,再拿几个柜子把门顶住,这样你就谁都见不到了。”

    说完,卢清自己都笑了起来,拉着杨吉儿快步回去了。

    .........

    入夜,张铉洗了澡,穿着一身宽松的衣服坐在卢清的房间里看书,卢清则坐在梳妆台前小心地卸妆,她对丈夫笑道:“很奇怪,吉儿怎么会那样怕你?”

    “吉儿还在吗?”

    “别打岔,我在问你呢!”

    张铉摸摸鼻子笑道:“我也不知道,或许是我这人太严肃了吧!”

    “我倒觉得是吉儿长大了,开始害羞了,你知道今天张玄素的妻子来找我,可能是想为她儿子求娶吉儿吧!”

    张铉有点奇怪,不解地笑问道:“这种事应该找太后才对,干嘛找你?”

    卢清白了他一眼,“她们孤儿寡母的,还不是由你来决定她们命运吗?吉儿名义上是公主,但她还是不是公主,你心里不明白吗?”

    张铉笑了笑,却没有说话,卢清又追问道:“说实话,张玄素的小儿子怎么样?夫君见过吗?”

    “我倒是听说过,他在太学读书,为人很活跃,喜欢弹琴,打猎,和吉儿的性格倒是很般配。”

    卢清却撇了撇嘴,“二十一岁了,还这样好玩,居然是个太学生,我还以为至少是个县官,像我大哥十八岁就考上科举出任县丞了,二十二岁当县令,说实话,太原王氏年轻一代还真不行。”

    “并不是每个世家子弟都那么年少有为,张玄素的儿子人品不会差到哪里去,更重要是要吉儿自己选择,她喜欢就行。”

    “问题是她不喜欢,她说她不想像市场上的菜一样被别人挑挑拣拣。”

    张铉大笑,“这个比喻倒有趣!”

    卢清瞪了他一眼,“这是什么话,婚姻是双方的事情,人家也想多了解一点,都是有身份的人,若不先上门问问,万一冒昧求婚被拒绝怎么办?这件事我去和她母亲说,小丫头脸皮薄,当然不会愿意,万一将来她母亲怪我怎么办?”

    张铉点点头,“也好,这件事你们自己去商量,就不要问我了,只要她不嫁去长安,她嫁给谁我都不反对。”

    ........

    次日一早,紫微阁政事堂内举行了第一次资政议事,这便标志着多相制正式开始运作。

    紫微阁并不是一座孤零零的小楼,它实际上是一组建筑的总称,占地约二十余亩,大大小小四十余座建筑,仅开会议事的场所就有六处,包括议事大堂、半圆堂、政事堂、勤政堂等等,另外,每名相国在紫微阁内都有一处官房,各有两三名从事在此办公,即使相国不在,也能及时找到。

    七名相国实行审议表决制,一般朝务若多数相国赞成便可通过,但若是重大政务,必须要五人以上同意才可通过,如果达不到这个标准,则必须请示摄政王。

    紫微阁议事有三种方式,一种是每天清晨举行的例会,一种是摄政王提议临时召开的议事,还有一种由执政事相国临时通知召开,执政事相国也就是议事召集人和政务主导人,七人轮流担任,每人担任一个月。

    今天的第一次议事便是由张铉提议召开,张铉宣布苏威为第一任执政事相国,同时宣读了议事规则和权限范围,各种规则大家都事先已知晓,在这里是宣读一遍。

    “今天第一次紫微阁议事我想和大家商量币值统一的问题。”张铉笑着对众人道。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