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江山战图 > 第927章 再回北海
    苏定方三万军队进驻了蓟县,但张铉并没有立刻让他们入驻安乐郡,在军粮没有完全运入安乐郡之前,苏定方的三万军队驻进入会给安乐郡带来巨大的粮食压力,还是驻扎在军粮比较充裕的地区比较好,蓟县无疑最符合这个要求。燃 文小说   w?w?w?.?r?a?n?w?e?n?`o?r?g?

    在蓟县城南的潞水大营内,三万隋军正在广阔的操场上训练,士气高昂,喊声如雷,弓弩军、长矛军和骑兵在各自的领地上有条不紊地训练着。

    在训练场的东南角,张铉骑在战马上远远望着军队训练,三万军队的到来无疑给张铉吃了一颗定心丸,一旦北虎谷的防御工事修建完成,三万军队足矣抵御突厥大军的突袭。

    “殿下为何不让军队修建关城,让民夫修建关城事情太多,也太缓慢,以微臣的经验,让军队修建至少可以节约三成的时间。”

    说话之人是刚刚从中都赶来的工部尚书李春,他先来拜见摄政王殿下,然后赶往安乐郡主持关城修建。

    张铉淡淡一笑道:“我也知道动用民夫修建关城耗时耗力,但我们不能仅仅着眼于修建一座关城,我考虑更多的是防御,防御不仅需要士兵,也需要民夫。”

    “所以殿下动员民夫修建关城,也是考虑到要他们参与防御。”

    张铉点了点头,“早点把他们动员起来,有利于发挥他们保卫安乐郡的积极性,战争结束后也便于他们组建民团。”

    “殿下高见!”

    李春由衷夸赞,他虽然专注于工程,不太考虑其他方面的影响,但他毕竟是工部尚书,他比一般人更能理解张铉的想法。

    张铉笑了笑又道:“李尚书到燕乐县后再看一看县城的城池防御情况,虽然我感觉不错,但毕竟时间太短,需要李尚书这样的专门官员去审视,希望能发现防御漏洞,及早补救!”

    李春默默点头,他原本打算明天一早出发,可这会儿他又想立刻出发了。

    就在这时,一名骑兵从远处疾奔而至,奔至张铉面前行礼道:“启禀大帅,军师急信!”

    张铉精神一振,他就在等房玄龄的消息,应该查到什么线索了,他接过房玄龄的快信,打开仔细看了一遍,果然不出他所料,河间县有消息了,房玄龄在信中告诉他,凌敬和刘兰成找到了王宝林,并从王宝林那里得到线索,突厥骑兵极可能藏身在北海郡。

    ‘北海郡!’

    张铉的心猛地一揪,就仿佛杀人犯就藏身在他老家一样的感觉,他对北海郡有着深厚的感情,那里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他都深深地眷爱,突厥骑兵竟然躲在北海郡?

    张铉又看下去,房玄龄认为北海郡只是有可能,或许还会躲在别处,还是需要继续发动斥候进行全方位的搜寻,但无论如何,北海郡是一个重要线索,目前凌敬和刘兰成已经率军赶赴北海郡。

    这显然只是房玄龄在安慰他,从语气中房玄龄基本上已能确定突厥骑兵就躲在北海郡。

    张铉久久沉思不语,他一直在考虑一个问题,为什么突厥从去年开始就向北隋渗透?

    也就是说,突厥早就有进攻北隋的计划了,和他们剿灭刘武周并没有关系。

    而突厥在制定计划之时刘武周尚存,所以突厥要么走飞狐道,要么就是穿越燕山南下,如果是穿越燕山南下,那就有可能是出于对他们灭掉契丹的报复。

    很显然,突厥骑兵渗透进中原是想从内部搞乱北隋,以配合他们从外围入侵,但突厥人外貌和中原人差异很大,如果在中原潜伏一年再发动战争,这样做风险很高,一般是春天潜伏,秋天发动战争的可能性更大。

    张铉越来越怀疑突厥原计划就是去年秋天发动对北隋的进攻,但因为他们突然攻打刘武周打扰了对方的计划,使对方不得不将计划延期到今天春天。

    无论如何,张铉感觉自己之前犯下了一个重大的战略错误,那就是忽略了突厥,这是一个足以亡国的战略错误,也幸亏刘武周覆灭给了他们一次机会,这是上苍在刻意眷顾他们,使他们躲过了一次灭顶之灾。

    ......

    虽然北隋迁都给北海郡留下了很大的遗憾,但得益于张铉之前打下的基础,北海郡的畜牧业、造船业和渔业这几年突飞猛进,造船业使北海郡已成为天下最大的民船建造中心,每月建造各种船舶上百艘,但大多是五百石以下的内河民用小船,但同时也建造千石左右的大渔船。

    如果说造船发达还让普通百姓感受不深,但提起北海郡的牲畜,天下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除了南方的水牛没有外,一般北方用的黄牛、挽牛、挽马、骡子、毛驴,北海郡的产量都是天下第一,体壮、个头大、毛皮光亮,四肢有力,北海郡的牲畜已经建立了极好口碑。

    北海郡大大小小十几条河流,两岸数里内全部都是上好的牧草,甚至一望无际的滩涂也种满了野豌豆,还有紫花苜蓿等等,官府的大力扶植,尝到甜头后的普通民众踊跃种植牧草,以及为数众多,经验丰富的民间兽医,这些都成为北海郡跃升天下第一畜牧大郡的支撑优势。

    每年夏秋之际,北海郡的牲畜开始出栏,来自天下各地的骡马商云集北海郡,每年都要交易数万头牲畜,北海郡也渐渐成为北隋最富庶的三个郡之一,要么造船、要么出海打渔,要么养殖牲畜,就算普通的小户人家也会养上十几头牲畜,在秋天时卖个好价钱,很多大户人家则会养数百头、乃至上千头牲畜。

    这一切都源于张铉在北海郡的苦心经营,直到今天,民众都从内心感激并崇拜张铉,和外人提到齐王,北海郡人都会自豪地说,‘齐王就是我们北海郡人’。

    北海郡太守是前工部尚书崔焕,郡丞则是前益都县令赵蜀,北海之所以能发展成今天的繁荣,主要功劳应归属于郡丞赵蜀,他虽然不是科班出身,但他为官务实勤勉、造桥修路,兴办学校,济贫扶弱,在北海郡口碑极好,原太守王运谦被调到高密郡后,应该是赵蜀升为太守,结果朝廷却调来了工部尚书崔焕,赵蜀则改任鲁郡太守。

    但得到消息的北海郡士庶联名数十万人请愿,要求留下赵蜀,这件事甚至惊动了张铉,得知实情的张铉也深为感动,便让赵蜀继续留任北海郡丞,但将的散官从五品升为正四品的正议大夫,同时赐赵蜀的母亲为正四品诰命夫人。

    这天下午,几架穿越黄河冰面的冰橇从北面驶来,抵达了北海郡的黄河码头,这里是北海郡的民用码头,也是北海郡的牲畜集散市场,有大大小小三十几个牲畜场,还有码头和其他货仓。

    整个码头显得有点脏乱,空气中弥漫着一种淡淡的牲畜体味和粪便的混合气息,虽然现在是冬天,气味已经不那么浓烈,但可以想象大规模交易的秋天会是什么感觉。

    凌敬和刘兰成从冰橇上跳下,走上岸,凌敬打量一下码头,眉头不由一皱,他感觉和从前相比,这里显得有点脏乱了,王宝林笑道:“没有办法,北海郡以牲畜出名,味道肯定好不到哪里去。”

    这时,几名小贩上前殷勤地揽客道:“坐我们的马车吧!去临淄或者益都都可以,又快又便宜。”

    凌敬他们的战马就在后面不远,他们不需要马车,刘兰成便摆了摆手,表示不需要,这时,凌敬忽然看见远处有一群官员从官署里走出来,他便指着官员问道:“那是哪里的官员?”

    一名小贩笑道:“那是我们郡丞,这两天过来检查码头。”

    凌敬大喜,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郡丞赵蜀,他连忙派人去通报,不多时,赵蜀带着几名官员匆匆走来,他当然认识凌敬,凌敬不属于朝廷系统,而属于军方,赵蜀上前行一礼歉然道:“卑职不知凌参军到来,怠慢了!”

    凌敬回礼笑道:“我们是有秘密任务来北海郡,事关重大,需要得到赵郡丞协助。”

    ‘事关重大’四个字从凌敬的口中说出,那一定是严重的事件了,赵蜀神情严肃起来,连忙道:“请参军到码头官衙一叙!”

    凌敬又向他介绍刘兰成,“这位是刘兰成将军,虎贲郎将,与我同来北海郡。”

    赵蜀听说这位浓眉大眼的年轻人就是赫赫有名的风雷军统帅,不由肃然起敬,“原来是风雷军刘将军,久仰了。”

    刘兰成也淡淡道:“事情重大也很严重,希望北海郡官府能全力协助。”

    赵蜀心中更加不安,一摆手,“两位请!”

    刘兰成让手下在岸边等候战马,他和凌敬带着王宝林跟着郡丞赵蜀向码头官署走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