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江山战图 > 第1060章 退兵江夏
    从外面走进一名亲兵,将一支红色的信筒呈给张铉,北隋最高级别的情报是紫色信筒,表示最紧急和最重要,但紫色信筒是上位者才能使用,对于长安情报署而言,红色信筒就是最紧急的情报了。ranw?en w?w?w?.ranwen`org

    众人见看见了红色信筒,都知道必有大事发生,纷纷停下手中之事,一起望向张铉,张铉看了看情报,对众人淡淡道:“昨天唐朝做出最终决定,命令李孝恭的东征军西撤江夏郡。”

    众人急忙向沙盘上望去,只见在江夏郡和豫章郡之间横亘着长达数百里的九宫山脉,想从豫章郡直接撤到江夏郡,可没有那么容易。”

    张铉又道:“按照唐朝的送信规则,兵部会将李渊的敕令用鸽信送到江夏,再从江夏乘船前往豫章郡,最快也需要花三天时间,也就是说,李孝恭至少要后天这个时候才会接到天子的敕令,就算他立刻起兵北上,那么也要四到五天后才能进入江夏郡,也就是说,我们还有八天的时间,我希望在这八天时间内做好所有的战争的准备。”

    房玄龄在一旁道:“既然李神符知道李孝恭的大军要进入江夏,恐怕他就不会那么轻易弃江夏而走了。”

    张铉点点头,这其实是在他的预料之中,既然隋军占领巴陵、长沙和南郡,截断了李孝恭军队的退路,那么除了撤军回江夏,李孝恭也无路可走了。

    张铉注视豫章郡半响道:“李孝恭来江夏未必是坏事。”

    .........

    李孝恭的大军目前驻扎豫章郡,虽然后勤重地被攻占,后援粮食断绝,但豫章郡和鄱阳郡都是比较富裕的郡县,官仓内有不少粮食,市场上也能买到,使唐军还能保证军粮供应。

    手中有粮,心头不慌,唐军手中的粮食至少还能维持一个多月,李孝恭不是那么紧张了。

    但不可能事事都那么完美,尽管粮食解决后能稳住军心,但士气却在一天天衰减,这让李孝恭着实无可奈何。

    李孝恭这次率领的九万东征军中,大部分都是萧铣的降军,从巴蜀带来的唐军只有两万人,其他都是由梁军换了后头盔变成唐军,这些七万士兵至少有一半是南郡人,还有长沙郡、巴陵郡和庐陵郡人。

    当隋军攻占南郡、长沙和巴陵三郡后,尽管李孝恭下令隐瞒消息,但大部分底层将领都是投降过来,这种消息怎么可能瞒得住?三郡被攻陷的消息很快便传遍全军,引起士兵的一片哗然,士气低落也就不可避免了。

    大帐内,李孝恭正负手来回踱步,就在刚才,他收到了从江夏送来的天子敕令,天子命令他立刻回师江夏,和江夏驻军一起防御北隋军即将对江夏的进攻。

    放弃豫章郡而北撤江夏,对李孝恭而言一点问题都没有,但李孝恭却担心他的军队,现在士兵之所以士气低迷还保持稳定,就是因为大家都认为他能带领军队收复巴陵和南郡,如果自己最后却率军去了江夏,在极度失望之下,他很担心军队会由此生乱。

    可是,除了尽快率军北上外,他似乎并没有第三条路可走了。

    这时,大将黄君汉在一旁劝道:“殿下,卑职觉得越拖下去,形势会越对我们不利,士兵们的情绪低落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前途不明造成,当务之急是撤到江夏郡,虽然会让部分士兵失望,但同时也会让士兵获得安全感,然后我们在江夏郡重新整军,去其枝节,保留主干,将军心不稳者剔除,留下的士兵必然是精锐之军,士气就会慢慢恢复,局面也会明朗化。”

    另一员大将卢祖尚也道:“黄将军所言极是,现在敌暗我明,张铉很了解我们的情况,可我们却对隋军一无所知,不知道他们在哪里?也不知道他们有多少人,卑职觉得正是这种未知的恐惧无形中给将士们带来一种威压,这也是影响士气的重要方面,在这样情况下益动不宜静,只要我们一动,对方也会跟着动,这样我们就不至于这么被动了。”

    李孝恭点点头,“你们都说得对,关键问题就在于我们对敌人一无所知,连朝廷也不知道,江夏也毫不知情,我们确实太被动,我很担心对方会在江夏郡拦截我们,一场大战不可避免,我其实考虑索性反其道行之,直接杀向长沙郡,再从长沙郡突破去南郡,杀张铉一个措手不及,相信那边兵力不会太多,我们可以全身而退。”

    黄君汉和卢祖尚对望一眼,黄君汉连忙道:“殿下,天子的意思是我们去支援江夏,江夏那边恐怕形势不妙。”

    李孝恭没有说话,他负手走到窗前,远远眺望着窗外,他何尝不知道天子的意图,他就担心自己非但支援不了江夏,反而落进隋军的陷阱,他对这支由降军组成的东征军实在没有太大的信心,去长沙是明智之举,但天子的意志又不容违抗。

    良久,李孝恭长长叹了口气,“传我的命令,大军准备出发,北上江夏!”

    .......

    长江水路在南方之所以对军队十分重要,关键就在于陆路行军实在艰难,山高林密,人口稀少,大多时候军队需要翻山越岭,官道时有时无,对军队行军是一种严峻的考验。

    尤其是豫章郡,郡内九成以上都是山地,高山耸立,道路艰难,到处是莽莽的原始森林,参天大树举目可见,乃至于隋唐时代的宫殿建造,最重要的斗梁和木柱就是来自豫章郡。

    豫章郡和江夏郡在西北方向接壤,但两郡之间横亘着长达数百里、宽达百里的九宫山脉,这里人烟稀少,官道断绝,只能走羊肠小道,给他们当向导的几名猎人就明确告诉他们,丢掉一切用不着的辎重,牲畜用来吃肉比用来当运输工具更有意义,言外之意就是,辎重大车无法行走,只能轻兵简行,比去巴陵郡的道路要艰难得多。

    尽管李孝恭对这次数百里的行军已经有了充分的心理准备,但走进九宫山区后,道路之恶劣还是让他心中懊悔,早知道还是应该去长沙郡。

    山区内寒气厚重,天又下着小雨,士兵们冻得浑身直打哆嗦,狭窄的小道泥泞不堪,寸步难行,行军了整整一天,才走了不到五十里,士兵们都已筋疲力尽,在一片树林中休息时,很多士兵连饭都没有吃,便倒下昏昏睡去了。

    不过大车虽然无法行走,但战马却能和人一样行军,几千头牲畜驮着粮食,还是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李孝恭望着远方连绵不断的山头,不由长长叹了口气,这场艰难的折磨什么时候才是尽头。

    “殿下!”

    大将王仁寿催马追上李孝恭,气喘吁吁道:“卑职觉得有点不对劲。”

    “哪里不对劲?”

    “刚才卑职还在想,给我们送信的士兵选择乘船,而没有走该死的陆路,是一个明智的决定,但卑职忽然又想到,既然是乘船,为什么没有被隋军水师拦截?要知道他们没有乔装,而是依旧穿着唐军的盔甲,隋军巡哨船会眼睁睁放他们离开江夏,前来豫章郡吗?”

    李孝恭眉头一皱,王仁寿说得倒是有几分道理,他想了想道:“或许送信士兵是趁夜色掩护而没有被发现。”

    “卑职也这样想过,但觉得这种可能性实在不太。”

    “你的意思是说,给我们送信的士兵是隋军假扮的吗?”

    “这个倒不会,但我觉得是一定是隋军大将下令不要拦截他们,他们才顺利前来送信。”

    李孝恭点了点头,“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认为隋军就在前面等着我们。”

    “极有可能!”

    李孝恭沉吟一下,回头吩咐亲卫道:“传我的命令,再派三百斥候去前方探查,要探查到两百里之外。”

    “遵令!”

    亲兵接过令箭去传令了,李孝恭又取出一支镀金令箭,交给另外两名亲兵道:“你们二人立刻赶去武昌县,请李大帅务必派军队前来永兴县接应。”

    “遵令!”

    两名亲兵接令转身要走,李孝恭又叫住他们,“记住,假如你们被隋军巡哨拦截,立刻折断令箭!”

    两名亲兵答应,催马飞奔而去,李孝恭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心中对自己的堂叔李神符着实没有太大的信心,一切只能靠自己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