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江山战图 > 第1079章 放弃江陵
    王世充南下荆州的兵力是五万人,他们在拿下襄阳郡和竟陵郡后,只在两郡各驻兵五千人,其余四万大军则在大将军王仁则和副将田瓒的率领下杀进南郡,围攻江陵城。?火然文???  w?w?w?.?ranwen`org

    只有拿下江陵城,才能算占领南郡,也才有机会实施王世充的南扩国策,因此王世充下了严令,要不惜一切代价拿下江陵城。

    此时江陵城内驻扎着刚从江夏撤回来的李孝恭和他的两万嫡系军队,而李孝恭急于立功来挽回自己在江夏的失利,他亲自上城参与防御,一连近十天的战役打得异常惨烈,郑军伤亡超过万人,而唐军也有近五千人的损失,但高大坚固的江陵城依旧巍然不动,几乎要让王仁则绝望了。

    而就在这时,天子王世充的紧急敕令传来,令他立刻北撤回南阳,王仁则这才知道,唐军杀入淅阳郡,一路势如破竹,郑军节节败退,这让王世充大惊失色,立刻率领大军北撤,结束了围攻江陵城的战役。

    郑军北撤已近一天,但江陵城的唐军依旧不敢放松,严阵以待,李孝恭站在城头,远远眺望着北方,目光十分复杂,就在昨天晚上他接到了一份从江夏送来的快报,是陈叔达派人送来,快报中的内容着实让他难以接受,朝廷已经决定放弃荆州,陈叔达让他尽快率军返回巴蜀休整。

    自己抗击敌军激战了十天,付出了五千士兵伤亡的惨重代价,却换来这样一个结果,简直令李孝恭愤怒万分,但愤怒却无法发泄,他知道这是天子的决定,不是他能抗拒,愤怒转化为沮丧,使李孝恭一夜难眠。

    这时,副将卢祖尚走上前低声道:“看来郑军是真的北撤了。”

    李孝恭默默点了点头,陈叔达的信中已经告诉他,唐军正在进攻淅阳郡和弘农郡,郑军不得不北撤,可是.....这胜利的消息却是多么苦涩。

    “殿下,我们该怎么办?撤回夷陵吗?”

    李孝恭的嘴唇越咬越紧,他缓缓下令道:“我们也北上,参与围歼北撤郑军!”

    说完,李孝恭转身向城下走去,只是相国陈叔达让他撤回巴蜀,这并非天子之令,他不必遵守。

    一个时辰后,李孝恭率领一万五千军队也离开了江陵城北上,沿着郑军撤退的轨迹向襄阳郡方向杀去。

    ........

    从南郡返回襄阳郡有两条路,一条是西线,走当阳直接进入襄阳郡,这也是当年刘备从樊城南撤江陵之路,而另外一条是东线,先从南郡进入竟陵郡,再沿着汉水北上,直接进入襄阳,仅从距离上而言西线要近三百余里,路途也并不完全是山地,大部分还是平缓的旷野,而且不像东线那样河网纵横。

    但郑军北撤还是选择了东线,根本原因是郑军的粮食补给点位于东线,在竟陵郡中部、汉水西岸的丰乡县,郑军实际上是不得不走东线。

    王仁则这次北撤也同样憋足了满腔怒火,大军跋山涉水南下,耗力耗粮,围攻江陵城十天更是伤亡了一万三千余人,现在就因为唐军攻打淅阳郡和弘农郡,一切南下计划都放弃了,什么都没有捞到,这让王仁则怎么能不怒发冲冠,怎么能不郁闷难当?

    王仁则一路阴沉着脸率军北上,众将都知道他心情不好,没有人敢招惹他,与此同时,十天攻不下江陵城的恶果却在不断凸显,士气十分低迷,随军北上的数千伤兵得不到医治而不断死亡,加上各种洛阳陷落的谣言在军中传播,使得军心已处于崩溃边缘。

    但没有一个大将敢去报告王仁则,大家都了解王仁则此人,大家都说王仁则最像他叔父王世充,不仅指他杀伐果断,同时也是指他心肠狠毒,视人命为草芥,和王世充一样,锦上添花可以得赏,可如果在他心情恶劣时去火上浇油则必死无疑。

    没有人敢去汇报,但军队的形势却愈加恶化了,开始出现了逃兵。

    经过四天的行军,这天晚上,军队距离丰乡县还是五十里,但实在来不及去县城驻扎,大军只得临时驻扎汉水西岸的一片旷野里。

    王仁则也感觉到了军队的异常,今天军队行军速度明显加快了,这表示没有了伤员的拖累,虽然王仁则对伤兵的死活并不关心,但大量伤兵减员还是让王仁则感到一丝担心。

    王仁则并不相信将领的汇报,所谓伤兵受不了军队的强行军而自愿留下的说法,他需要自己去了解一下实情。

    夜幕中,两万余名郑军士兵没有帐篷,横七竖八地躺在旷野里,大部分士兵都已疲惫不堪,裹着毯子在地上熟睡,王仁则骑马带着数十人在各处巡视,但走了一圈也没有看见伤兵,着实令王仁则感到困惑,难道伤兵真的自己离开了吗?

    这时,从远处的一片树林内闪过一点火光,在漆黑的夜色中格外刺眼,王仁则一怔,伸手从士兵手中接过自己的大刀,策马向树林内奔去,数十名亲兵紧随其后。

    片刻,王仁则进了树林,他向后摆摆手,士兵们立刻放缓了脚步,轻手轻脚跟随主将进了树林,透过一片灌木丛,王仁则看见在一片空地上,十五六名士兵正聚在一起商议着什么,其中一名士兵手执一只火镰,又点亮照看地图。

    “别点火,容易被发现,被王仁则追回去谁也活不成!”一名将领模样的男子斥责道。

    王仁则一下子认出了这名将领,是他前军的一名偏将,叫做周铁成,王仁则顿时勃然大怒,愿意这些士兵想当逃兵。

    “你们统统受死!”

    王仁则大吼一声,催马冲了出来,十几名士兵吓得呆住了,一动不动,刀锋劈过,两颗人头飞起,血雾弥漫,士兵们这才反应过来,大喊着四散奔逃。

    周铁成转身向树林中狂奔,但只奔出几步,一支箭射中了他的大腿,使他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不等他起身,王仁则的大刀已从后面劈来,周铁成长叹一声,闭目等死。

    但王仁则在最后一瞬间却停住了大刀,喝道:“我待你不薄,为什么要当逃兵,乱我军心!”

    “军心?”

    周铁成冷笑一声,“军队哪里还有什么军心?若不是在军中还有点粮食赶回洛阳,军队早就散掉了。”

    王仁则听出一丝端倪,手中大刀略略一松,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还以为我是第一个逃兵吗?”

    周铁成的语气中充满了轻蔑,“你去查一查,到底逃掉了多少士兵?伤兵们都死光了,谁还愿意为你卖命,我就是恨这一点,我才选择离开,你要杀就杀,我绝不会再回去!”

    王仁则气得浑身发抖,他一刀斩掉了周铁成,怒喝道:“回营!”

    王仁则怒气冲冲返回营地,立刻令道:“传令所有虎贲郎将以上将领全部来我的大帐!”

    王世充的军制效仿北隋,只是他们的虎贲郎将并不值钱,虎贲郎将上面还有将军、大将军,虎贲郎将实际上只相当于北隋的鹰扬郎将。

    不多时,二十几名郑军将领赶到大帐,王仁则将他们骂得狗血喷头,足足臭骂了近半个时辰,最后令道:“限一个时辰内给我各营准确人数报上来,谁胆敢虚报一人,立斩不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