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江山战图 > 第1086章 三管齐下
    郭士衡也是王世充手下大将,被封为镇东将军,目前率一万军驻守淮安郡,郭子衡和田瓒交情深厚,张铉便有意让田瓒去说降此人。火然??? ?文  w?ww.ranwen`org

    田瓒当然明白张铉的用意,他想了想道:“郭士衡和卑职一样,原本也是张镇周手下大将,张镇周死后,我们都被解除兵权调到洛阳赋闲,王世充最初是令杨公卿来接手张镇周的军队,但此人是河北盗贼出身,将士都不服他,杨公卿指挥不动这支军队,王世充只好让郭士衡替代他,此人军纪严明,和王仁则大不相同。”

    张铉便笑道:“目前唐军已攻打到南阳郡,正围攻穰县,我见郭子衡的军队迟迟没有救援南阳郡的意思,我估计他已有想法,我想让将军替我去劝他归降,另外我再给你一封信,你把信交给他,如果他愿意投降,你可立刻派人来禀报我。”

    田瓒起身道:“卑职愿为大帅劝降郭将军。”

    张铉当即写了一封信,让田瓒立刻赶往淮安郡,他是担心唐军抢先说降郭子衡,他张铉都看出郭子衡迟迟不肯援助南阳,李世民又怎能看不出?郭子衡手下的一万军队是张镇周训练的精锐之军,若被唐军得到,实在太可惜了。

    所以张铉在路上一直在考虑说降郭子衡的人选,当他听说田瓒射杀了王仁则投降隋军之时,他立刻决定让田瓒去说降郭士衡。

    田瓒没有耽误,回帐收拾一下,便带着十几名随从赶往淮安郡。

    张铉屯重兵八万于襄阳郡可不是为了观望唐军攻灭王世充,夺取洛阳,他和唐军达成的协议只限于荆州,李渊以土地换军队,放弃荆州全境,而张铉放唐军回朝,除此之外,双方的协议只字未提到洛阳或者王世充。

    这就意味着唐军在全力攻打王世充,并不代表隋军就不能攻打。

    洛阳都、河南郡、荥阳郡、弘农郡、襄城郡、淯阳郡、南阳郡、淅阳郡和淮安郡,八郡一都,占据了整个中原西部,正如罗成所言,王世充的灭亡,意味着隋唐两朝将不再有缓冲,最后的争霸之战将渐渐来临。

    这时,一名亲卫在帐门口禀报道:“启禀殿下,刘将军到了。”

    “让他立刻进来见我。”

    不多时,内卫将军刘兰成快步走进了大帐,在摧毁夷道县的唐军战船后,刘兰成积功升为了将军,成为隋军升迁最快的将军,他的两名副将张厉和李客师也从虎牙郎将升为虎贲将领,其余有功将领皆得到封赏。

    刘兰成单膝跪下行礼,“卑职参见大帅!”

    “刘将军请起!”

    “谢大帅!”

    刘兰成站起身,垂手而立等待大帅的军令,张铉负手走了几步,回头问道:“刘将军熟悉淮安郡吗?”

    “卑职在前年偷袭均阳县时曾经路过淮安郡,谈不上很熟悉,但也略知一二。”

    张铉这才缓缓道:“田瓒奉我的军令前去劝降淮安郡守将郭士衡,如果他没有被唐军招揽的话,投降我们的可能性很大,这是我在东路牵制唐军主力的手段,但西路淅阳郡也必须放一支军队,夺取淅阳郡,截断南襄道,断唐军的后勤运输,将彻底牵制住唐军主力。

    但有一点,必须等田瓒那边出击唐军后,你再正式在淅阳郡出现,总而言之,你是最后一步,明白我的意思吗?”

    “卑职完全明白!”

    张铉点点头又道:“我估计李世民会派李孝恭军队前来剿灭你们,你们不要迎战,直接叩打武关,如果能突入上洛郡最好,可以直接威胁长安,待李孝恭军队北上后,再杀回淅阳郡,我想那时李渊就不会再让李孝恭军队回淅阳郡了,总而言之就是八个字,灵活机动、敲山震虎。”

    “请大帅放心,卑职一定会牢牢记住这八个字。”

    张铉又交代他几句,刘兰成这才躬身行礼走了。

    此时张铉还并不想和唐军翻脸,尤其夷陵郡和清江郡两路唐军还没有全部撤离荆州之前,他还需要和唐军维持表面上的和平,但王世充的八郡一都,他必须要拿走属于自己的一份。

    想到这,张铉当即令道:“请岑先生来见我!”

    岑先生就是原萧铣的相国岑文本,江陵被攻灭时,他混在难民中逃出了江陵城,又在江陵乡间躲了半个月,待局势平定,他才乘船北上去中都投奔相国萧瑀。

    岑文本的家族也是南郡望族,祖父岑善方曾出任西梁吏部尚书,和萧氏关系十分密切。

    萧瑀便将他推荐给张铉,张铉久闻其名,任命他为齐王府咨议祭酒,参赞军务,这次南征,岑文本也随军南下。

    不多时,岑文本匆匆走进大帐,躬身行礼道:“参见殿下!”

    “先生不必多礼,请坐!”

    张铉请岑文本坐下,又让亲兵上了茶,张铉笑道:“没有让先生回南郡,先生心中应该很遗憾吧!”

    目前南郡太守是由原张铉的上司大将军周法尚之弟周法明出任,张铉便有意让岑文本出任郡丞,但房玄龄却劝张铉,南郡远离中都,太守为本土乡党,那么郡丞最好从北方委派,这样才便于互相制约,防止南郡被南郡本土宗派把持,日久天长,便会渐渐脱离朝廷而自成体系,而且不利于打破世家把持地方的格局。

    张铉接受了房玄龄的劝告,便决定将岑文本留在军中,不再派去南郡,可以放他在北方为太守。

    岑文本心中确实有点遗憾,但这既然是齐王决定,他也没有办法,他只得躬身道:“卑职愿服从殿下一切安排。”

    张铉点点头道:“先生是天下大才,萧铣也劝我重用先生,放在南郡虽是归乡,却也埋没了人才,我打算拿下洛阳后,任命先生为洛阳令,替我重新恢复洛阳民生。”

    洛阳令表面上只是县令,但因为洛阳的特殊地位,洛阳令实际上相当于太守,为正五品,这对只有二十七岁的岑文本而言,确实是破格重用了。

    岑文本连忙起身行礼,“多谢殿下栽培,属下一定尽心竭力,绝不辜负殿下的期待。”

    张铉笑着摆摆手,让岑文本坐下,他又道:“现在的局势想必先生也看得清楚,先生觉得拿下洛阳的最佳策略是什么?我想听听先生的意见。”

    拿下洛阳的局势已经渐渐明朗化,几乎每个军师幕僚都有自己的想法,包括张铉也不例外,当然,每个人的立场和出发点不同,所以各自的最佳策略也会不同,比如房玄龄比较偏向于先解决唐军,然后以势逼王世充投降,但张铉则偏向于双管齐下,必须在唐军北上之前先夺取洛阳,和房玄龄略有不同。

    岑文本也有自己的想法,他沉吟一下道:“属下建议从两个方向着手,一个是荥阳郡,一个是淅阳郡,占荥阳郡,破虎牢关,便可兵临洛阳城下,而夺淅阳郡则截断了唐军主力退路,李世民腹背受敌,除了走弘农郡北上外,他没有第三条路。”

    张铉连连点头,岑文本的想法和自己竟然不谋而合,他不由欣然问道:“那么夺取洛阳的具体之策又是什么?”

    岑文本微微笑道:“王世充最大的软肋就在于他谋国篡位,名不正,言不顺,利用他谋一时富贵者多,真正效忠他的人却很少,王世充自己也明白,所以他尽量重用兄弟子侄,但王世充出身西域蛮夷,兄弟子侄大多不务正业,能大用者寥寥无几,殿下便可利用这一点,在王世充内部分而化之,尤其那些手握重权,王世充不得不倚重之人,殿下一定要拉过来,即使过去有些过节,殿下也尽量宽容,这样一来,王世充的政权便从内部攻破,殿下便可以最小的损失夺取洛阳。”

    张铉沉吟一下道:“先生是指崔文象吗?”

    岑文本摇摇头,“崔文象品德卑劣,杀兄求荣,这样的人百死不足以赎其罪,再说此人只是有一点朝权,属下说的是军权。”

    岑文本蘸茶水在桌上写了一个名字,“属下说的是此人,只要殿下把他拉过来,属下相信,郑王朝必将最后葬送在此人手中。”

    张铉点了点头,取出一支金令箭递给岑文本,笑道:“我利用王世充搬运粮食的机会,已派一千洛阳籍士兵潜入洛阳,先生凭此令箭可以指挥这支军队,我再写封亲笔信,这件事我就拜托先生了。”

    岑文本起身道:“殿下放心,属下必不辱使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