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江山战图 > 第1118章 女儿心思
    杨吉儿已经隐隐猜到母亲的来意,鲜红的小嘴微微一撅,拉长声音道:“我先讲好,若又是来给我提亲什么的,我可不答应。?ranwe?n? w?w?w?.?r?a?n?w?en`org”

    “你先坐下再说!”

    杨吉儿坐了下来,也不看母亲,目光望着地板,先摆出一副拒人千里的姿态。

    这母女两人为婚事斗了两年,彼此都很了解对方的棋路了,若不是为婚姻之事,母亲不会来找自己,所以杨吉儿先摆出了准备赌气吵架的架势,希望母亲能知难而退。

    萧后没有立刻开口,而是仔细打量一眼女儿,她这才发现自己女儿竟然出落得如此美貌,尽管她从不化妆打扮,但依旧天生丽质,有沉鱼落雁之美,肌肤如玉,身材秀美高挑,尤其五官脸型极为完美,没有一丝瑕疵,萧后在杨吉儿身上忽然看到了她生母的影子。

    杨吉儿并不是萧后的亲生女儿,她的生母便是赵王杨杲的母亲小萧妃,也是萧后的族妹,生下杨吉儿后,萧后便将她过继位自己的女儿,一手抚养长大,将她视为己出。

    小萧妃因为亲眼目睹儿子被杀,受到极大的刺激而精神失常,目前也住在紫微后宫,由专人负责照顾她起居。

    但杨吉儿并不知道自己的亲母是小萧妃,她一直将萧后当做自己的亲生母亲,所以经常在母亲面前闹闹小女儿的脾气,萧后也十分宽容,并不生她的气,不过这一次非同寻常,如果杨吉儿还不肯就范,那她就要以断绝母女关系来威胁了。

    “吉儿,为娘和你好好说话,你也不要气恼,有什么话我们好好谈,总归能找到解决的办法。”

    听到母亲这样说,杨吉儿更能确定母亲就是来给自己提亲,她强忍心中的反感,冷冷道:“说吧!这次又是谁家的才俊子弟?”

    萧后叹了口气,“吉儿,这一次和以前真不一样,有好的一面,恐怕也有你难以接受的一面。”

    杨吉儿一怔,“母亲这话是什么意思?能否直接告诉我,什么叫好,什么叫不好?”

    “好的一面是以后你天天都能和武娘、致致她们在一起了,不好的一面,恐怕你不能为正妻。”

    刚说到这里,萧后心中忽然一动,这小妮子天天跑去齐王妃那里,从早到晚就不想回家,也从不避张铉嫌疑,如果她是小孩子倒也无所谓,但她已经这么大了,莫非她的心思是........

    萧后毕竟是老于世故的女人,只是她因为她自己对张铉有那种心思,便没有替女儿考虑过,但只要一念想通,她的思路便立刻豁然开朗,女儿已经十八岁了,哪有十八岁的大姑娘不想出嫁的,她推三阻四只有一种可能,她心中已经有了情郎。

    萧后立刻向女儿看去,只见她脸色绯红,低头扭捏不语,萧后心中立刻明白过来了,她不由暗骂自己糊涂,这么明显的事情自己居然没有想到,女儿还是小娘子时候便跟张铉出去逛过街,过去了两年她还一直念念不忘那件事,可见张铉从小在她心中便留下了极深的烙印。

    这时,萧后又忽然想起另一件事,几年前当吉儿面对父亲的生离死别之时,她就曾经发过誓言,谁替她报了杀父之仇,她将来就以身相许来报答,处死宇文化及兄弟之人不就是张铉吗?

    想到这,萧后心中泛起了无尽的爱怜,她走上前搂住女儿肩膀柔声道:“是娘不好,没有及时发现吉儿的心思。”

    杨吉儿心中的冰山已经融化成了春水,对母亲的抗拒之心也消失得无影无踪,她满脸羞涩,咬了一下嘴唇低声问道:“是齐王妃来求亲了吗?”

    “不是齐王妃,是苏相国和你舅父,是紫微阁的决定,吉儿,如果张铉登基为帝,更换国号,你不会介意吧?”

    杨吉儿摇摇头,“我又不是三岁的孩子,怎么会不懂,父皇死了,大隋也就亡了,我不过是个亡国公主罢了,连宫女们都知道他迟早会登基为帝,我怎么可能不知道。”

    萧后点点头,“你能这样想,为娘真的很欣慰,我就怕你想不通,苦了自己一辈子。”

    “我不会,母亲,为什么会是苏相国和舅父来提这件事?”

    “因为张铉登基需要一个身份,绝不能以臣子的身份登基,女婿身份虽然还差一点,但也勉强可以了,所以为娘便答应了,就怕苦了你。”

    杨吉儿心中略略有些失望,她还以为是张铉的意思,现在却发现不是,结局虽然是自己想要的,却不是出于男女之爱,未免有些美中不足,而且张铉本人会不会答应呢?

    她心中又是欢喜,又是失落,更有一分担心,萧后很明白女儿的心思,便起身笑道:“我下午就去和王妃谈,相信问题不大,你就等着听好消息吧!”

    萧后起身向外走去,这时,杨吉儿喊道:“母亲——”

    “又怎么了?”萧后回头笑问道。

    杨吉儿满脸绯红,半晌才道:“女儿之所以答应,是因为他替女儿报了杀父之仇。”

    萧后莞尔一笑,“我知道,你这两天就暂时别去找王妃了。”

    杨吉儿轻轻点了点头,她见母亲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心中不由大羞,立刻扭过头去,刚才自己还冷冷冰冰不肯嫁,一转眼就投降了,自己简直是......

    杨吉儿越想越羞,满脸窘迫,就恨不得地上裂个洞,自己钻进去才好。

    .........

    夜晚,张铉和妻子卢清一番恩爱后,疲惫地仰面躺了下来,卢清依偎在他怀中幽幽道:“没有那个女人愿意把自己丈夫和别的女人分享,我也不例外。”

    张铉轻轻抚摸她的秀发笑道:“可武娘是你留下的,新羽也是你收下的,当然致致是我的问题,可现在大家孩子都有了,你却反悔了,让我怎么处理呢?”

    卢清白了他一眼,“说起来好像都是我的责任,是我强加给你,你们男人都是很委屈地接受,对吧!”

    “我没有委屈,很愉快地接受了。”

    卢清又好气又好笑,伸出雪白的胳膊在他脸上轻轻拧了一下,“没脸没皮的,把它割下来炒来吃算了。”

    “太厚了,我怕你咬不动。”

    “让我咬咬看!”

    卢清嫣然一笑,搂住丈夫脖子,在他脸上轻轻咬了一口,“嗯!确实又硬又厚,刀枪不入,连明光铠都自愧不如!”

    张铉哈哈大笑,在妻子唇上狠狠亲了一下,“两个孩子的母亲了,还这么调皮。”

    “怎么?嫌我老了。”

    “哪里!娘子永远国色天香,貌美年轻,我喜欢都来不及,哪里会嫌弃。”

    张铉的甜言蜜语使卢清十分欢喜,她笑道:“说真的,我今天替你答应了一门婚事,又有一个小美娇娘要钻进你的怀抱了。”

    “我怎么不知道,是哪家的姑娘?”

    “你认识,而且还很熟悉,几乎天天见到她。”

    张铉一怔,“你是说.....吉儿?”

    “难道她不合适?”

    张铉一下子坐了起来,“这是真的吗?”

    卢清望着丈夫似笑非笑道:“为伊消得人憔悴,衣带渐宽终不悔,这是你给我说的两句诗,用在吉儿身上最合适不过,人家喜欢你已经快十年了。”

    “胡说!十年前她还是个黄毛小丫头。”张铉又好气又好笑道。

    “还把你整得好惨,让你下水塘去捞鱼对不对?”

    “这也是她告诉你的?”

    卢清笑道:“我们几个女人在一起说笑,她把你当侍卫时的情形都说给我们听了,笑得我们前仰后合。”

    说到这,卢清也坐起身披上轻纱,很认真对张铉道:“夫君,我说得是真的,相国们也早就有这个想法了,张杨联姻,免去了你登基时以臣代君的尴尬,不过我没有答应相国们的要求,这是你的事情,我不会干涉,我只是答应了太后,同意你娶吉儿,吉儿这小妮子我很喜欢,我早就看出她喜欢你了,只要她母亲同意,那我也愿意把她当做妹妹。”

    “可你们谁也不问问我的想法?”

    张铉冷冷道:“难道我就是个木偶,可以任人摆布吗?”

    卢清坐在丈夫身旁,歉然道:“我知道应该先问夫君的态度,如果是别人,我一定不敢擅自答应,可是吉儿对我有恩,当年若不是她帮忙,恐怕也不会有我卢清的今天了,夫君,就这一次,让我接受她为妹妹,好吗?”

    妻子的恳求使张铉的心又软了,他伸手搂住妻子的香肩道:“其实我不是生你的气,我是生这些相国的气,背着我偷偷摸摸替我安排,就是为了逼我登基,连婚姻都替我安排好了,简直有点荒唐。”

    “是有点荒唐,不过他们也是一番好意,夫君想想看,连韦长史都没有反对他们的行为,还参与其中,难道夫君连韦长史都信不过吗?”

    说到韦云起,张铉心中的不满便稍微和缓了一点,韦云起是他最信任之人,或许苏威有私心,但韦云起不会有私心,妻子说得对,如果他连韦云起都不相信,他以后又怎么信任紫微阁的相国。

    “好吧!这件事就当我不知道,看他们怎么来对我说。”

    “那夫君可以接受吉儿了?”

    张铉笑了起来,“她每天在我们家混饭吃,好像还吃上瘾了,想一辈子吃下去,遇到这么个吃霸王餐的小娘,我不答应又能拿她怎么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