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江山战图 > 第1181章 天下大战(三十九)
    两人分宾主落座,王寿摆摆手,让府堂上的丫鬟仆妇都下去。??火然文  w?w?w?.?r?a?n?w?e?n?`org

    王寿笑道:“我很高兴屈突将军终于结束了鼓声大战,说实话,那几晚睡得真不好,做梦都在敲鼓。”

    王君廓歉然道:“我们也意识到鼓声很军民都带来很大的惊扰,所以大家都建议停止敲鼓,现在改为模拟演练,应该好一点吧!”

    “夜深人静时虽然会有一点鼓声和喊杀声,不过相对于鼓声大战却又好得多,毕竟是战时,也不能苛求太多。”

    “感谢家主理解,不知四公子科举考得怎么样?”

    王寿笑了笑,“当然没有考中,进中都太学了,不过也在我的意料之中,那小子整天足不出户却妄议天下事,整个儿闭门造车,他能考上才是怪事,他后来给我写了一封信,说是遇到了天子微服私访,天子评价他的策论太浅,从来没有去过井陉,却对井陉评头论足。”

    “四公子居然遇到天子微服私访,这倒真巧了。”

    王寿看了王君廓一眼,淡淡道:“确实是在酒楼巧遇,不是刻意召见。”

    王君廓脸一红,连忙道:“晚辈没有别的意思......”

    王寿摆摆手笑道:“不用解释,我王寿看好周王朝太原人皆知,我的四个儿子都在周朝,我压根就没有想过把儿子送去长安,押唐朝的宝,最后只会害了儿子。”

    王寿这句话如一根针戳在王君廓心中,他一时沉默不语,王寿又缓缓道:“君廓或许还不知道,李神符已经撤出巴蜀,退到汉中了。”

    王君廓浑身一震,惊讶地望着王寿,“这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是我兄弟王善写信告诉我,我今天上午才知道。”

    王君廓心中顿时乱了起来,巨大的震惊使他一时顾不上去追究王寿和王善是怎么进行暗中联系,其实他也知道徐世绩率十万大军攻入巴蜀之事,他也知道李神符这种无用之人是守不住巴蜀,巴蜀迟早会丢掉,可当巴蜀失守的消息真的传来之时,他还是被震惊到了,巴蜀丢失对唐朝意味着什么?每个人心里都很清楚。

    “如果让君廓守巴蜀,只有两万五千军队,君廓能守得住吗?”王寿笑问道。

    王君廓半晌才从震惊中平静下来,他想了想道:“两万五千军队确实不多,如果是我守巴蜀,我会将所有军队戍守在三峡道和清江道的险关要隘上,本来失去了夷陵郡,就应该立刻在三峡道上修筑险关,加强水上拦截,宁可断了航运也不能给敌军战船可乘之机,其中最大的忌讳就是分散兵力,偏偏李神符却把最后一点点兵力都分散掉了,我真不懂只派五千人守巴县和成都又有什么意义?”

    “君廓说得很好,我也相信君廓的才能要远远强过李神符之流,但为什么唐朝天子宁可用李神符这种平庸之人,却不肯用君廓这种有真才实学的大将?”

    王君廓苦笑一声,“当今天子只相信宗室,我不是,太子殿下也曾经指出这是唐朝屡战不胜的根源之一,相信太子登基后,他一定任人唯才,而不再任人唯亲。”

    王寿摇了摇头,“或许太子会好一点,但我要提醒君廓,不要对太子抱的希望太大。”

    王君廓愕然,“这是为什么?”

    王寿从身旁箱子里取出一封信,递给王君廓,“这是太子建成一个月前写给我信,你看看就明白了。”

    王君廓接过信,他不敢细看,只是略略看了一遍,但他越看越困惑,李建成在信中说了很多堪用的大将,诸如王伯当、刘甚农、张年、赵无病等等。这些都是当初和跟随李建成离开瓦岗的大将,没有提到谢映登,是因为谢映登已经投降了周军,可为什么没有提到自己?

    “君廓想过吗?为什么太子殿下在信中没有提到君廓?”

    王君廓摇摇头,“我真不明白,他为什么不提到我,难道我不是他的人?”

    王寿淡淡道:“或许君廓自己没有感觉,但我们都认为已经君廓背叛了太子,投靠了秦王殿下,太子殿下也是这样认为。”

    “什么!”

    王君廓腾地站起身,惊怒交集道:“我哪里背叛太子了?我是被秦王调去上郡作战,又被秦王推荐到太原跟随屈突通,我根本身不由己,怎么能把‘背叛’两个字安在我头上?”

    王寿同情地看着他,摇了摇头道:“听说当年君廓就是不懂得让翟弘一刀才一直在瓦岗军不得志,今天又出现这个局面,只能说君廓真不懂官场,当初秦王也是调王伯当去上郡,王伯当说自己有病在身,怎么也不肯去,谢映登也是一样,秦王也写信让他去上郡,他问我要不要去,我说你若去了,太子就不会再用你了,君廓真的不懂秦王为什么要调你去上郡吗?”

    王君廓心中乱成一团,他呆呆地望王寿,什么话都说不出来,王寿叹了口气道:“秦王和太子之间的暗斗已经很久了,他调君廓去上郡并不是看中了君廓的才华,而是他在挖掉太子殿下在军中的根基,若他是欣赏你的才华,那为什么不给你官复原职,难道一个将军之职对他这个堂堂的秦王很难吗?

    他挖走你,却又不信任你,而太子殿下也认为你背叛了他,你最终将一无所有,我的儿子也是一样,我把四个儿子都送去周朝,一个也不去唐朝,这就是站队,在王朝交替的关键之时,走错一步就毁了孩子的前途。”

    “那我该怎么办?”王君廓颓然坐下,他心中快要绝望了。

    王寿感觉到时机已经成熟了,他示意王君廓平静下来,这才语重心长对他道:“你得罪了太子殿下,又未能取信于秦王殿下,只能说你在唐朝的前途已经完了,但并不是说你在别处就没有机会了。”

    王君廓默默点头,他明白王寿的意思,是劝自己投降周朝,其实当谢映登投降周朝的消息传来后,他也曾动过心,只是他没有勇气走出这一步。

    王寿又缓缓道:“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作为旁观者,我很清楚你的处境,你在唐朝得不到重用,是因为你曾落草太行山为寇,唐朝天子不喜欢这样的人,但在周朝你就不会遇到这样的歧视,我说三个人,一个是长安情报署头子吕平,跟随杜伏威的乱贼,现在他已升职为虎贲郎将,还有一个单雄信,现在是东郡太守,他被歧视了吗?再有一人你更熟悉,雄阔海,还记得此人吗?”

    王君廓点点头,“我和他争夺地盘打过不止一次。”

    “他抓住卢明月献给张铉,现在也升为虎贲郎将,当初在打突厥时,张铉是多么欣赏你,不止一次暗示你留在北隋,如果你当时答应了,我相信你现在应该是周王朝的将军,而不是一个小小唐朝中郎将。”

    王寿的话句句诛心,王君廓慨然长叹,“当年我也是不想背叛太子殿下啊!我的忠诚却换来今天这个下场,我王君廓已经寒心了。”

    “现在是你最后一次机会,君廓愿意抓住它吗?”

    王君廓叹口气道:“我心里很乱,家主给我一点时间,让我再考虑一下。”

    王寿点点头,“我给时间考虑,不过让我再说最后一句,你现在明白我为什么不肯接受你为王氏族人了吧?因为你是唐将,我不想站错队,可如果你愿意效忠大周,那么我答应把你父亲和祖父的灵位放在王氏宗祠的正堂。”

    王君廓心神剧震,正堂可是王氏嫡系的灵位才有资格摆放,这个条件简直让他无法抗拒,他努力平静一下内心的激动,缓缓道:“明天晚上之前,我一定会给家主一个明确答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