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江山战图 > 第1184章 天下大战(四十二)
    骑兵校尉返回到台车前高声禀报,“启禀陛下,屈突通不愿意和陛下通话,他说身负皇恩,既为太原主将,当有守土之责,若能战死沙场,是他的荣耀。燃?文小说  ??? w w?w?.?r?a?n?w?e?n?`org”

    张铉点点头,当即令道:“传我的命令,大军驻营!”

    ‘咚咚咚!’

    驻营的战鼓声敲响,二十万大军开始慢慢后退,迅速向两边拉长,尉迟恭早已进行了部署,每个虎贲卫都有自己的驻军之地,周朝大军在距离太原城三里外扎下了围城大营,一共四座大营,分别位于东西南北四座城门对面,四座大营并没有完全连为一条,但大营和大营之间修建了来回马道,以最快的方式传递消息。

    随着一座座营帐如蘑菇般地在旷野里出现,气势壮观的周军大营很快便形成了对太原城的包围,夜幕刚刚降临,裴行俨率领三万骑兵终于抵达了周军大营,周军大营内变得格外热闹,大营内点满了火把,将营内照如白昼,从城头望下去,就俨如一条火龙盘围在太原城外。

    唐军士兵刚刚遭受三个消息的沉重打击,现在大周皇帝张铉御驾亲征所带来的巨大冲击,士气再一次遭到沉重打击,士兵们的战斗意志明显开始降低,城头上的士兵变得无精打采,主要主帅屈突通不在,士兵们便三三两两聚在一起,交流战斗中的保命之策。

    虽然从长安过来的军队能勉强能保持军心稳定,但本地招募士兵的军心开始走向瓦解,原本当初裴寂招募军队之时,就是用突厥将再次南侵来欺骗太原民众,才会有数万子弟踊跃报名,当他们发现了真相,发现自己上当受骗后,很多士兵都愤怒不已,要求退伍,不过屈突通安抚得当,加大了钱粮拨付,才终于将士兵们的情绪渐渐稳定下来。

    如果没有今天的士气冲击,或许士兵们还勉强能在军中呆下去,可今天大周帝国皇帝在城外出现了,在太原人心中,张铉就是一个神一样的人物,尤其他率领军队全歼了数十万突厥大军,更是让绝大部分太原人都对他感恩戴德,所以张铉的出现,使太原甚至并州籍贯的士兵出现了初步军心瓦解,逃兵现象终于出现了。

    时间已经到了五更时分,唐军大营帅帐内依旧灯火通明,屈突通负手来回踱步,脸上的怒气难以掩饰,在他下首,兵曹参军赵景年正在向他汇报逃兵情况。

    “截止四更时分,各城未回营士兵已汇总到八百四十五人,其中最多是东城,有三百七十七人交岗后未归,这八百多人中九成以上都是太原本地人,目前尚不清楚他们是否已成为逃兵,等天亮后将再次确认。”

    站在一旁的东南大营主将潘唯胜不断擦着额头上的汗水,这样的第一名实在令他无地自容,他连忙上前表态道:“天一亮,卑职就派人将这些逃兵抓回来,一个都不会放过。”

    屈突通倒不关心东城逃兵最多,他知道张铉是在东城外亮相,当然对东城的冲击最大,东城逃兵最多一点也不奇怪。

    如果说逃兵只是八百多名逃兵只是冰山露在水面上的一角,那么屈突通更关心隐藏在水面下的冰山,三万多名太原籍士兵,他们现在是什么心态,一旦周军开始大规模攻城,这些士兵会不会临阵倒戈,这才是唐军真正的危机。

    屈突通沉思良久,对十几名大将道:“人可以去抓,但要记住,此事绝不能声张。”

    另一名大将不解道:“大帅,杀一儆百,不是更好一点吗?”

    “杀一儆百只能让士兵不敢逃跑,但并不能制止他们内心的厌战情绪,而且还会平添他们的愤恨,一旦周军开始攻城,很可能会发生临阵哗变,所以不能图一时之快。”

    “但如果不制止,逃兵会越来越多,就怕会出现开城的投降的严重后果。”

    旁边王君廓的眼皮勐地一跳,脸色略略有些不自然,正好此时,屈突通的目光转到他的脸上,“王将军,你的想法呢?”

    王君廓低头半晌道:“当初他们应募从军时可都是拿了钱粮,如果他们要退出军营,那必须把钱粮交回来。”

    “不妥!”

    潘唯胜坚决反对道:“他们拿到钱粮并不多,很多人家都负担得起,打仗是要丢掉性命,和一点点钱粮没法比,如果我们准许交出钱粮走人,那会造成大规模的离职潮,至少有一万人以上会走,更重要是会引起长安士兵的不满,他们也要求退钱粮离职怎么办?”

    众人一时僵住了,杀也不妥,不杀更不行,半晌,屈突通对众人道:“还是按照我的办法来做吧!先把人抓回来,该怎么处置看看情况再说,实在不行就重打一百军棍,关押起来。”

    众人都答应了,屈突通随即令众人回去盘查逃兵情况,让他们自己率军队去将逃兵抓回来。

    天刚刚亮,王君廓带着一队士兵来到了王寿府宅附近,他看了看手中的名单,对身后的偏将道:“你们继续去抓捕其他逃兵,王家的两个逃兵我来和他们家主谈谈,不能随便进府抓人。”

    “那卑职留一队弟兄给将军。”

    王君廓把名单递给他,“不用了,我带几名亲兵便可,你去吧!”

    偏将一挥手,“我们走!”

    他带着数百名士兵向另一条街道走去,王君廓则调转马头向王寿府宅而来,这时,他若有所感,抬头向天上望去,只见一只鸽子在府宅上方盘旋两圈,径直飞入了府中。

    王君廓顿时精神一振,外面有消息来了,他连忙催马上前,在台阶前翻身下马,管家跑了出来,抱拳陪笑道:“将军这么早来,有事吗?”

    王君廓微微一笑,“我有事找家主。”

    “将军先请进府稍等,我这就去禀报。”

    王君廓把缰绳扔给亲兵,快步进府去了,不多时,管家跑回来笑道:“真是巧了,家主正好要派人去通知将军,将军就来了。”

    王君廓心中暗喜,他知道信鸽送来的信一定和自己有关,他便跟着管家快步向书房走去。

    在书房里坐了片刻,王寿便坐在舆台上被抬进了书房,两名侍女扶主人坐好,便和抬舆健妇一起退了下去,房间里只剩下王寿和王君廓两人。

    王君廓行一礼,笑问道:“刚才在府外看见有信鸽入府,可有什么消息?”

    “不急,先坐下喝口茶再说!”

    王寿请他坐下,又让人上了热茶,两人喝了茶,王寿这才低声道:“刚才接到两封信,其中一封是给君廓的,出人意料啊!”

    “什么出人意料?”王君廓不解地问道。

    王寿取出一份信卷给他,“你自己看看就知道了。”

    王君廓接过细细的信卷,慢慢展开,是一封很短的信,只有一句话,‘王君廓抗击突厥有功,特封王君廓为虎贲郎将、忠武将军,加爵石艾县公,钦此!’下面的落款竟然是张铉的私印。

    王君廓的手开始颤抖起来,这是天子手谕啊!虎贲郎将、忠武将军,这是正四品官职,还有县公爵位,王君廓的泪水涌了出来,天子没有忘记他曾经和突厥作战的功劳,早就给他准备好了官职。

    “恭喜君廓了!”

    王寿也同样也喜气洋洋,他得到了太原郡公的爵位,并加封银青光禄大夫,虽然李渊也给了他这个爵位,但周王朝的爵位才能留给子孙,他并不太在意官爵,但天子的慷慨赐爵代表承认他有功于社稷。

    王君廓抹去了眼角泪水,按耐不住内心的激动道:“我真的没有想到,天子还记得当年之事,抗击突厥有功,我在唐朝却因此被罢免,世态炎凉,令人不胜唏嘘。”

    “我就说了,大周军队赏罚分明,以军功换取升官发财,这种制度才适合君廓这种官场上比较单纯的人,不过我们也不能辜负了天子的信任,君廓觉得呢?”

    王君廓点点头,“请家主转告天子,君廓随时待命!”

    王寿大喜,连忙道:“我今天傍晚就把信送出去。”

    “家主要当心,上次谣言之事,屈突通已经怀疑城内有鸽信和外面往来,他开始在城中盘查了,王宅也是重点盘查对象之一,刚才我看到了信鸽,别人也会看到,以后我由来派亲兵下城好了。”

    王寿点点头,“你说得有道理,不过今天是最后一次通信,我不会被他抓住任何把柄。”

    王君廓小心翼翼地将天子手谕贴身放好,这才笑道:“另外还有一事,也是我来王宅的借口,有两名王宅家丁当了逃兵,希望家主能劝他们自己返回军营,这样就免去了被抓捕到的皮肉之苦,最多关两天,以示警告。”

    王寿想了想便答应了,“好吧!我会让他们自己回军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