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江山战图 > 第1192章 关中危机(四)
    关陇联军驻营在长安以西五里处的一片高地上,占地约三千余亩,分布着数千顶大帐,大营四周修建了营栅,分布着十几座哨塔。r?an w?e?n w?ww.ranwen`org

    侯莫陈家族和赵氏家族的五千军队负责镇守西北角,而司马氏家族的一千军队则部署在西南角,夜晚,一名唐军斥候混进了联军大营内,找到了侯莫陈军队的驻地。

    侯莫陈家族的军队有三千人,在所有家族中排名第三,仅次于独孤家和元家,统领这支军队的主将是侯莫陈铎的侄子,叫做侯莫陈安,也曾在隋军中出任过武勇郎将。

    不多时,他的亲兵将李世民派来的斥候领进了大帐,斥候担心跪下行礼,“奉秦王殿下之令特来送信!”

    斥候将一封信呈上,侯莫陈安接过信问道:“现在秦王殿下还在长安故城吗?“

    “已经不在了,现在就在大营数里之外。”

    侯莫陈安吃一惊,他连忙打开信细看,这才知道六万唐军已经将他们包围,即将在今晚发动总攻,他愣了半晌,连忙问道:“殿下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信中不明说?”

    “启禀将军,殿下是怕我被抓住,信落到独孤怀德手中,所以不能在信中明说,由我来口头传达殿下的计划,大军将在今晚三更时分从将军这里突破,杀进军营,希望将军能配合。”

    “那我该如何配合?”

    “很简单,在三更之前,需要将军撤掉营栅,填平壕沟,殿下说最好能把大帐撤掉,然后将军的士兵在左臂上扎一块白布,以示区别,如果将军的手下士兵能在大营内制造投降声势,殿下说会再记功一次。总之就一句话,希望将军全力配合唐军攻营,受降所有士兵。”

    侯莫陈安心中有点不解,如果要受降全部士兵,那最好的办法就是围而不攻,等十天半个月后,大家都自然投降了,似乎秦王殿下非常焦急,昨晚才偷袭了长安故城,今天就要攻克大营,既然如此,那还有什么必要去偷袭长安故城?

    侯莫陈安当然不会了解李世民的心思,他也没有商量的余地,只管回答行还是不行,侯莫陈安便点了点头,“那就一言为定,今晚三更时分,以火箭为号,我助殿下一臂之力!”

    侯莫陈安随即派士兵出去借口巡哨,将唐军斥候送了出去,侯莫陈安沉思良久,便对亲兵道:“速去请赵将军和司马将军来见我!”

    ..........

    侯莫陈安当然不知道唐军为什么一天也等不下去,今天李世民得到情报,张铉增兵十万并御驾亲征太原,这让李世民心中焦急起来。

    李世民知道从前周军对太原围而不打,是因为周军要利用太原和并州牵制唐军,现在随着巴蜀和河西战役结束,张铉御驾亲征,这实际上就是要夺取太原了,怎么能不让李世民心急如焚?

    太原能否守住李世民并不在意,但一定要把屈突通和大军撤出来,李世民这才决定当天晚上便攻打联军大营,而不再等他们粮尽后自己投降,他等不了那个时候了。

    深沉的夜色中,李世民站在距离联军大营数里外的一座山丘上远远注视着黑黝黝的大营轮廓,他神情十分严峻,对于击溃这些联军他没有任何顾虑,他深深担忧太原的境况,屈突通能否守住太原?太原城内的各路势力会不会也像关陇联军一样自谋打算?

    现在连关陇贵族也开始造反,那么还能指望并州的士族依旧心向大唐吗?显然不可能,外有二十万大军压境,内有世家们心怀叵测,紧靠屈突通一人,太原怎么可能还守得住?

    现在李世民唯一寄托的希望就是周军还没有在离石郡驻军,再利用民船、皮筏和缴获的货船,在离石郡和黄河上开辟一条通道,让太原的唐军能撤出来,尽管希望很渺茫,但李世民还是决心尽一切努力去实现它。

    “殿下,时辰到了!”一名亲兵小声提醒李世民。

    “已经三更了吗?”李世民问道。

    “已经三更了。”

    李世民扭头向唐军埋伏的树林中望去,包括秦琼、伍云召、侯君集、段志弘、刘弘基、长孙顺德等大将都已准备就绪,李世民点点头,“射火箭吧!”

    说完,他翻身上马,调转马头向山下而去,三名士兵张弓搭箭,点燃了三支火箭向天空射去,三支明亮的火箭划过夜空,连十几里外的长安城头都清晰可见。

    秦琼负责第一波进攻,他率领三千骑兵已埋伏联军大营之外,三支火箭射起,他一挥手“出击!”

    三千骑兵跟着他向大营西北角摸去,此时大营西北角有数百名士兵正在忙碌,他们已填平了壕沟,用绳索套住营栅奋力拉拽,营栅轰然倒下,露出了一大片空地,这里原本是数百顶帐篷,现在全部拆除,变成一片空地,侯莫陈家族的军队和赵家军队的士兵都在右臂上扎上白条,一切都按照李世民的要求准备就绪。

    独孤怀德在中午时便接到了巡哨报告,周围发现了大量唐军,独孤怀德也很紧张,命令各军加强外围斥候警戒,但独孤怀德却没有考虑唐军会立刻攻营,唐军昨晚才拿下了长安故城,不困自己十天半个月,唐军是不会轻易发动进攻。

    正是这种常规思路,所以联军大营内没有足够的准备,士兵们依然在夜间沉睡,还没有进入随时战备状态。

    半夜里,独孤怀德忽然被亲兵叫醒,他披了一件外套起身问道:“什么事情?”

    “启禀将军,内巡士兵发现大营西北的营帐都拆掉了,不知是什么缘故?”

    独孤怀德一怔,好一会儿才想起,西北角驻营军队是侯莫陈家族私军,难道他们要擅自撤军吗?

    独孤怀德急忙披上盔甲,喝令道:“牵我战马来!”他要亲自去看一看到底怎么回事?

    亲兵连忙给他牵来了战马,这时,有亲兵忽然指着北方天空大喊:“将军快看!”

    独孤怀德抬头望去,北面天空出现三个火点,这显然是射出了三支火箭,似乎是唐军在发信号,独孤怀德心中顿时有点紧张起来,唐军要有行动了,而西北角大营内又有了异常,他感到了一丝不妙。

    独孤怀德稍稍犹豫了一下,一种直觉告诉他,今晚很可能会出事,他还是下达了命令,“传我的命令,敲响警钟!”

    ‘当!当!当!’

    位于大营中心的警钟敲响了,声音格外刺耳,顿时将熟睡中的唐军士兵纷纷惊醒,士兵们慌忙起身穿戴盔甲,各个大帐内乱成一团。

    而与此同时,秦琼率领三千先锋唐军已杀进了联军大营,马蹄声如雷,骑兵狂飙突进,他们目标十分明确,向位于大营中心的主帅大帐杀去,而数万唐军也从三个方向向联军大营杀来。

    四周鼓声大作,喊杀声震天,唐军大营内也开始乱了起来,不断有士兵大喊:“十万唐军杀进大营了,各营弟兄都投降了,快快投降啊!”

    各种消息在扰乱军心,迅速瓦解着联军的抵抗意志,各大家族离心离德,开始考虑各自的退路了。

    秦琼率骑兵快速奔至中军大营前,迎面来了一支军队,正是独孤怀德率领千余士兵前来查看西北大营的情况,正好和唐军迎面相遇。

    “秦将军,那就是独孤怀德!”给唐军引路的一名联军校尉高声喊道。

    秦用一言不发,长枪一摆,向独孤怀德杀去,昨天伍云召在长安故城枪挑独孤长丰,立下了首功,秦琼早憋了一口气,今天秦王殿下让他为先锋,就是把首功的机会让给自己,无论如何,他不会再失去机会了。

    独孤怀德见一名唐军向自己杀来,他大吃一惊,举刀迎战,独孤怀德的武艺也十分骁勇,他和秦琼激战了十几个回合,终于被秦琼抓到了他刀法中的漏洞,那就是独孤怀德左臂力量较弱,两马错蹬,独孤怀德回头一刀噼来,秦琼单手持枪一拨,‘当!\'一声巨响,竟挑开力量不大的这一刀,秦琼随即从后背抽出单锏,一锏向独孤怀德背心打去。

    这时,独孤怀德刀势已尽,左臂无法再轮起大刀,只听‘啪!’一声脆响,这一锏结结实实打在独孤怀德的后背上,护心镜被打得粉碎,甲叶四散,独孤怀德一口血喷了出去,身体一晃,从马上摔了下去,他挣扎着刚要起身,秦琼的长枪已顶住了他的咽喉,“再动一动,便要你的性命!”

    后面士兵一拥而上,将独孤怀德捆绑起来,独孤怀德的千余士兵见主帅被抓,皆无心恋战,纷纷跪地投降,秦琼对独孤怀德冷冷道:“大势已去,你还要让兄弟们被屠戮杀尽吗?”

    独孤怀德长叹一声,回头对自己的亲兵道:“去传令独孤家兵,全军投降!”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