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明1617 > 第一千五百六十五章 韬晦
    “你们就翻白眼吧。”张瀚扯开话题,说道:“小心把鱼尾纹翻出来。”

    翻白眼是女人特技,不过担心皱纹更是女人的天性,尽管眼前这几个都只二十左右的妙龄,在后世还是小女孩,在现在虽是一个个当了娘了,爱美之心却是和后世的小姑娘没有什么区别,当下果然没有人再给张瀚翻白眼,玉娘先说道:“不和他说,我们进去看看打扫的怎样了。”

    张瀚一个个将三个老婆扶下来,在他心里对这几个一视同仁,不过有外人在场的情形下,还是选择先扶下常宁来。

    张瀚怀里抱着老三,先后扶下妇人,四周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看,一时间不少男子看的呆征了,万万没有想到,传说中的大英雄大豪杰,智深如海,算无遗策的令人感觉无比敬畏的当世奇男子,居然是这般的作派,实在令人万万难以想象。

    待两个小男孩一蹦一跳的走进府邸大门,张瀚带着妻妾们也进了宅邸,四周犹有数千人在街道上恋恋不舍的围观着。

    当然除了高兴和自豪感之外,新平堡人最大的感觉就是替张瀚担心。

    由不得他们不悬心,张瀚身边只有几十个护卫,府邸里最多也就几十人。

    朝廷在新平堡的驻军就有过千人,要是皇帝和大臣们真的起了什么坏心,到时候张瀚可真是插翅难逃。

    人群中传来嗡嗡的议论声,人们也知道应该避讳谈论这事,可是不管怎样还是忍不住。

    也有人坚称当今天子圣明,追谥张瀚先祖就是天子对张瀚功绩的肯定,只是张瀚自己立下这功劳,天子却也不便大张旗鼓的封赏,否则朝廷脸面上有些难看。

    就算张瀚辞官,归隐,回新平堡,还是有很多人愿意把事情往好处想。

    人们都是这样,只有真的发生了最坏的事情时他们才会醒悟过来,并且万分痛恨,但那时候普通人的义愤毫无用处,根本于事无补。

    不远处王汝槐和王点等人也看到了张府门前的这一幕,两个文官都是一脸的不可思议的神色,似乎万万没有想到,张瀚居然是这样的做法。

    半响过后,两个文官先后把手中的望远镜放下来,王点摇头不语,王汝槐面露讥嘲之色,说道:“就算是要韬光养晦,这么做也是太过份了一些。”

    王点赞同,说道:“大庭广众之下,如此扶着自家妻妾下车,一同进门,实在是太没有规矩了一些。”

    “张家也是名臣之后,就这么没有家教?”

    “听说张瀚从祖父辈就迁移到新平堡,自此成为普通的商家,可能也确实是没有了凤磐公的家风培育。”

    王汝槐冷笑道:“就算是商人之家也没有这样的规矩,那些大商家也可算是诗书传家,哪有这样不讲体统面子的,这么多人看着,也亏他做的出来。”

    张瀚的行为,在后世很正常,在当世可算是有点离经叛道,其扶下妻子的一幕,并不会有人说暖心,而多半会认为是狎昵不雅之举,将闺房之态,呈现于大庭广众之下。

    “此人真是为了韬晦不计其它了。”王点有些感慨,忍不住又点评了一句。

    “他如此害怕,不如……”王汝槐话说了半截,意思却是相当的明显了。

    王汝槐知道的消息更多,但也没有确定下来,他和王点都算是过来监视,更多的事还轮不到他们做。

    但王汝槐的心理已经变得相当的热切,现在他和王点掌握着几百马步兵,都是王点这个兵备道从左卫那边带过来的,栽培多年,应该靠的住。

    就算赖同心的人不肯合作,凭眼下的这几百马步,是不是能冲进张瀚府邸内抓人?

    王点看到了王汝槐眼中的热切之色,他初始也有些动心,不过后来还是对着王汝槐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会跟着一起做这件冒险的事。

    大同镇除了巡抚和总兵之外,尚有左卫兵备道和阳和兵备道,左卫距离很远,王点是阳和道缺人的时间被临时抓差派过来的,卢象升已经上任,王点即将回任。同时还有翼北分巡道和分守道,这两个分守道的权力远不及兵备,所以不必放在心上。

    从职权范围和接到的命令来看,王点都不打算冒险。

    张瀚表面上带的护卫不多,但和记在新平堡经营的时间太久,王点还注意到适才最少有过千名和记的伙计在北门迎接,都是体格相当健壮的汉子,赖同心的部下明显不会动手,叫他们检查一下张瀚的车队,那帮人从武官到士卒都是死了亲娘老子一样的嘴脸,看起来相当的不可靠。

    关键是没有名义,哪什么名义抓人?

    张瀚是立了大功回来的,说他有不轨不臣之心也是有意泼脏水,张瀚不回来算是能落实了不臣之心的罪名,可是人家就带着一家老小回新平堡了,整个人心都站在张瀚一边,这还怎么动手?

    不光是这个原因,朝廷没有旨意,自己等人擅自下手,成功了也未必能落得好处,恐怕会被天下人骂死,朝廷肯定推出来背黑锅,有自己等人主动把这迫害天下人眼里大英雄的黑锅给背了,朝廷里的大佬们怕是要把嘴巴笑歪。

    王点又看了一眼王汝槐,心中把对方归结到二楞子的行列里去。

    立功的心是要有,但哪有这么急切的,简直是傻子。

    王汝槐也不是笨蛋,现在已经醒悟过来,也叫王点的眼光看的有些脸色发红。他发了发狠,低声道:“学生这就去大同府城,当面去见巡抚军门,看看朝廷到底是什么章程。这里就劳兵备大人盯着,等学生回来之后再说。”

    王点淡淡一笑,点头道:“阳和道已经上任,学生在这里呆不了多久,拾遗要早些回来才是,不要叫学生久候。”

    “这是自然。”王汝槐一心要做好这件大事好名留青史,他感觉张瀚的好名声只是一时,天下人受了哄骗而已,待抓住此人不妨将他所做之事都宣扬开来,时间久了,清者自清,自己会成为拨乱反正,为大明消除掉一个大奸大恶的隐患的功臣,未来千年之后,都会称赞自己的临机决断。

    只要巡抚首肯,并且派兵配合,就算是一口黑锅,王汝槐也打算背下来,文官了不起被贬斥,有这样的大功劳在身上,不愁将来翻不了身。

    ……

    张瀚一路把妻小送到后宅去才折身返回前院。

    新平堡的宅子当然不会不打扫,平常就有不少人留在这里看家,洒扫庭院和清洁室内分别由一群仆人和丫鬟婆子们分头做,真不需要常宁再操什么心。

    这里一草一木张瀚都很熟悉,书房里的笔墨纸砚也照原本的摆放顺序摆放着。

    书角一处还有一道明显的斩痕,那是张瀚第一次考秀才落第之后愤怒之下用剑砍的,当时十来岁的少年心气比天还高,一心想连捷中式,从秀才举人到进士一路考上去。当初那个张瀚因为父、祖死的早,生意上的事插不上手,其实相当的不自信和有些自卑,想在科举上走条路子出来也不能说错,毕竟做买卖要经验,人脉,能力,还有时运,缺一不可。而科举主要还是靠自己在书房里苦读,是最省事也最风光的路子。

    不过张瀚不知道的就是科举也有很多关键之处,也一样要经营人脉,也需要一定的财力。名师,人脉,缺一不可,有人脉可以在中举的路上少走弯路,要花钱请名师,研读墨卷才能事半功倍,当年那少年张瀚啥都不懂,就知道埋头苦读,童生是叫他中了,县试就落榜了,要是继续考下去,三十来岁能中秀才就算不错了。

    还好走了另外一条道路……

    抚着书桌上的缺角,张瀚脸上浮现出笑容来。

    外间传来脚步声,张瀚听了无数次了,知道是蒋义过来,他将桌前的窗子推开,说道:“蒋义,是不是杨秋过来了?”

    “正是杨大人他们过来了。”

    “哦,叫他们进来吧。”张瀚说道:“我有些饿,叫厨房给我下一碗混沌来吃。”

    蒋义应了一声就走了,这边改造过,主要是防止人从附近的高处看到张瀚来偷袭,书窗外头并不是庭院,而是加筑的游廊,把人的视角给限制住了,四周都又加了院墙,除了正门外还有一个月洞门,从夹墙里可以直接去后院。

    府里每一处都有侍从司的护卫,这些护卫都是从军多年的老手,经过重重审核,身家和经历还有品性性格都毫无瑕疵的才够资格调入侍从司当护兵。待遇上护兵和炮兵和枪骑兵等同,都是月俸四两五到五两五不等,这已经是高俸,辽西马兵一个月的月俸不过一两八,这边已经高出一倍还多。

    不过考虑到大明将领身边全是内丁,内丁不光是高俸,家主还会划给田亩和佃农,算成内丁收入的一部份。

    用后来吴襄的话说就是养三万营兵的银子拿出来养三千内丁,都是广置良田美宅,平日细酒肥羊的供养,这可是大明总兵在朝廷奏对时说的话,可信度相当的高。

    也就是说一个普通内丁的收入最少是营兵的十倍以上,一年一二百两银子的收入相当平常。这也就怪不得将领们只重内丁,花大价钱养出来的好手,战场上要指望他们立功或是保命,不把这帮内丁当大爷养着,怎么能叫他们在战场上拼命?

    侍从护兵虽不等同内丁,张瀚也绝不允许自己或任何人蓄养内丁,不过待遇上还是要从优一些,入选之后,除了拿等同铁骑兵的饷俸之外,又额外在年尾加给一个大红包,最少都有百两左右。

    用来酬谢身边的护卫,这样也就差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