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完美人生 > 第七十五章 就是这样打动你!
    歌曲《上海滩》的原唱叶丽仪,是李谦曾经经历过的那个时空粤语歌坛著名的唱将之一,她的嗓音高亢明亮,在她的演绎之下,一曲“浪奔浪流”,成为最为知名的粤语经典作品之一,并随着电视剧《上海滩》在大6的播出,红遍大江南北。∏∈燃∏∈文∏∈小∏∈说,www.ranwen.org

    而《夜来香》,作为旧上海滩时代最著名的情歌之一,一度被认为是靡靡之音的代表作,先后曾出现过七八十种翻唱版本,但以李香兰的原唱版本和邓丽君的翻唱,最为经典。

    而经典之所以称之为经典,往往是因为一歌的词、曲、唱,三者合一,在听众的感觉中,达到了近乎完美的巅峰,从而让人们感觉几乎没有缺憾、保留下来的只有美好,甚至会让人感觉根本无可复制、更无法颠覆。

    但作为一个音乐行业的从业者,李谦却从来都不认为一歌就必须配一种声音。

    这就好比说是,田震版本的《野花》和《执着》,都是绝对的经典,但李谦却丝毫都不觉得廖辽的版本会比她差。而事实上来说,在这个时空的人心中,廖辽版本的《野花》和《执着》也已经成为不可替易的经典了。

    所以,调整何润卿和廖辽心中的思路是一个,他也是真的很想听听廖辽版本的《夜来香》,和何润卿版本的《上海滩》到底能唱到什么程度——当然,在这个时空,已经不会有《上海滩》这歌了,现在,它的名字叫做《大江东去》。

    结果,是有惊喜,也有无奈。

    廖辽版本的《大江东去》浩浩荡荡,大气无双,但不得不说,考虑到叶丽仪版本的经典程度,廖辽的版本还是略显得有些暗淡。当然,因为她的嗓音更加的宽,更有厚度,所以。她能把这歌里婉转多情的部分,唱得更加叫人黯然神伤——前后相和,颇有些荡气回肠的感觉,让李谦也是不得不佩服她的唱功,和她对这歌的整体把握。

    而何润卿版本的《大江东去》。清亮有余,却总时给李谦一种缺乏力度的感觉——这应该还是定式思维的关系,导致何润卿尽管努力的按照自己的要求把嗓音往高亢了去靠,但她唱出来的感觉,还是偏近于甜软清丽一派的路子——好好的一《上海滩》,让她唱出来,似乎只剩下了儿女情长!

    所以,毫无疑问,等到两人都唱完了,就连李谦都不得不承认。至少就目前阶段对歌曲的把握、理解和表达演唱的能力而言,廖辽更加适合这《大江东去》。

    至于《夜来香》……应该说,对于李谦来说,简直是两个版本都完美无瑕!

    《夜来香》是一情歌,一另外那个时空四十年代的流行歌,这歌让何润卿来唱,那简直是信手拈来、自成妙韵。在这方面,李谦简直是不服都不行,唱了十年甜歌的何润卿,对付这一个路数的作品。那简直是张嘴就来,只需要一两遍,就唱到让人感觉无可挑剔,让人感觉似乎这歌简直就是为她量体打造的。

    甜软妩媚中带着那么一抹淡淡的伤感……应该说。她直接就抓住了这歌所需要的所有东西!

    而廖辽的版本,却是让李谦惊叹,让何润卿敬佩!

    是的,这就是廖辽。

    明明就是一旧时代的情歌,但是让廖辽唱来,却是百转千回、一唱三叹。硬生生让听者不知不觉就坠入到某种情绪之中……这简直就是叫人苦笑低徊的老境!

    如果说《大江东去》,考虑到歌曲本身路数的关系,在何润卿看来,廖辽比自己唱得好,那当然就是应该的,因为那歌本来就更加的适合她,但《夜来香》……听完了廖辽的版本,何润卿一下子就清楚地意识到了彼此之间的差距。

    当然,这种差距并不是唱功,又或者嗓音上的差距,这种差距,来自于对歌曲的综合把握能力——何润卿唱了十年、红了十年,但正因如此,她的思维早就已经被固定住了,一歌交给她,她下意识地就会往柔情、深情的方向去构思、去表达,而廖辽,则是跳脱的,她会针对每歌的不同,然后用她的声音、用她对这歌的理解,去构筑一个情景,这就使得每歌到了她的手中,总是能诠释出别人还没有咂摸出来的那股味道!

    所以,何润卿的《夜来香》,是小女儿式的,是柔婉的,带着一抹小女子的淡淡伤情,而廖辽的《夜来香》,却是深沉的,是历经沧桑之后对世间一切美好的察觉,是历尽劫难之后对爱情的执着,是悲中的淡淡乐观——两者一对比,高下立判!

    当然,对于绝大多数普通歌迷,也或者说是针对《乱世情缘》这部电视剧的插曲来说,毫无疑问,何润卿的版本会符合更多数人的听觉习惯,和对这歌的理解。

    所以,尽管在听廖辽唱完《夜来香》之后,何润卿不由得摇着头感慨,“听完你唱的这歌,我突然觉得,或许我真的该退休了!”但是最终,李谦还是按照自己最初的规划,把《大江东去》给了廖辽,而《夜来香》,则给了何润卿。

    …… ……

    以李谦工作室现在的设备,要录制小样,简直是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事情。而以廖辽和何润卿各自的实力,再加上有了此前两人对比着的演唱,几乎是一下子就让两个人对这两歌的理解达到了一个很深入的层次,所以,这两歌的小样,在第二天就被录制了出来。

    而小样刚一出来,齐洁就迫不及待地拿着去了华夏电视台。

    毕竟这部《乱世情缘》是华夏电视台的一部大戏,争着抢着想要拿到这部戏配乐的唱片公司,没有十家也有五家,人家之所以答应齐洁让李谦工作室也试试,只是一时之间没有得到相对比较满意的插曲,所以才看在工作室有着李谦和廖辽这对歌坛黄金搭档的情况下,给了一个机会而已,双方既没有合约,人家也并没有真的答应什么。

    所以,手快有。手慢无,指不定什么时候,人家遇到了一满意的作品,就把配乐签给别家唱片公司了呢!

    而对于齐洁来说。李谦都已经拿出作品了,自己要是还拿不回来这个单子,那简直就是自己最大的失败了!

    …… ……

    华夏电视台,第十五层,电视剧制作中心。副主任办公室。

    路若樱正低头看着文件,外面再次响起敲门声。

    她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但最后,她还是无奈地道:“进来!”

    一个小姑娘推门进来,道:“路主任,那位齐总又来了。”

    听到不是索尼唱片的那位公关经理,路若樱竟是下意识地有松了口气的感觉——那个小妮子,真的是太能磨人了!

    但是旋即,她想了想,不由讶然道:“齐总?那个工作室的女孩子?”

    小姑娘点点头。说:“没错,是她。”

    路若樱闻言愣了一下,然后脸上微微有些不悦,忍不住道:“不是答应了可以让他们试试?剧情大纲不是也给了?她还来做什么?”

    小姑娘闻言应声回答道:“齐总说他们工作室已经把小样做好了,想让您听听看。”

    路若樱闻言不由得立刻愣住,片刻之后,她蹙着眉头,吃惊地道:“做好了?”说着,她扭头看向办公桌上的日历本,有些拿不准。就问:“她好像是昨天才刚把剧情大纲拿走?今天就做出小样来了?”

    小姑娘点点头,显然心中也是很狐疑不解的,就回答道:“没错,昨天还是我亲手把剧情大纲给她的。但是……她就是说她们已经做好了!”

    路若樱皱了皱眉头。心中微有不悦。

    应该说,她本来对齐洁那个小姑娘还是挺有好感的——跟索尼呀、信达那边的几个老油子不一样,那个小姑娘虽然一看就很稚嫩,但她总是能轻易地就让人感知到她的诚意和努力。

    所以,在一连毙掉了好几家公司送过来的小样之后,路若樱一时心软。就答应了可以让她试着做做看——天可怜见,看见那个小姑娘,路若樱不知不觉就回想起十几年前自己也在她那个年龄的时候,是怎样的努力和刻苦,这才在不到四十岁的这个年纪,就坐上华夏电视台电视剧制作中心副主任这个位子的。

    只是……第二天就拿出了小样?

    如果不是他们那个什么李谦工作室正好有风格近似的作品,他们觉得拿过来合适,所以就挪过来用了,那就肯定是为了跟别个公司抢时间而在仓促之下拿出来的作品了——这两点无论哪一种可能,都让路若樱心里很不高兴!

    她希望听到的,是那些水准高的音乐人为自己的电视剧量身打造的精品!既不是跟电视剧无关的作品拉过来硬配,更不是敷衍之作!

    要知道,华夏电视台这个国内电视台圈子里的老大,可不光是政策上决定的,至少就电视剧拍摄的水准来说,那也是绝对顶级的——尤其是制作中心的几位主任和副主任,几乎个顶个的都是电视圈子里著名的制作人,他们手底下出来的电视剧,虽然不好说是部部精品,但至少,精品率非常的高!尤其是路若樱,对于华夏电视台出品的电视剧来说,第一看冯玉民,第二看路若樱!她的名字,几乎就是质量的保证!

    而作为一个资深的制作人,路若樱深知对于一部制作精良的电视剧来说,剧情、故事、表演,固然重要,但恰如其分的配乐,以及一到两好听的主题曲,对于电视剧的走红,也是有着极大帮助的——好的配乐,能最大限度的把剧情冲突给烘托出来,而好的主题歌,往往在若干年之后,会成为一部电视剧的符号!

    所以,对于自己负责的电视剧配乐,她向来都是挑剔异常!

    也正因此,尽管从《乱世情缘》正式立项开始,国内的几家大型唱片公司就开始纷纷上门,比如索尼的那位公关部经理,就更是几乎每个星期都要过来转悠两次,但是,听过她们制作的小样之后,路若樱还是第一时间把她们给毙掉了——有老熟人冯飞飞也不行,歌不好,就是不好!只要作品不好,谁唱都不行!谁说话都没用!

    而原本,对于最近两年红透大江南北的廖辽,以及站在她背后的那个据说还是少年的天才音乐人,路若樱还是怀有一丝期待的,毕竟,事实上她本人也是廖辽的歌迷,而且跟其他的普通歌迷不一样,作为一个电视剧的幕后制作人,她对自己喜欢的专辑中那些歌曲的作词、作曲,也都有一定的关注,所以,李谦这个名字对她来说,也并不陌生。

    但让她没想到的是,对方为了赶时间,居然如此草率的对待——不得不说,就冲这一点,路若樱心里仅有的那一点对齐洁的欣赏,也随之化为乌有。

    甚至在她的心里,已经下意识地给对方送来的小样画下了一个大大的叉号!

    不过么,当初是自己亲口答应可以让他们试着做一做的,现在人家已经把小样送来了,她尽管对对方的态度心内有所不喜,却还不至于吝啬耽误几分钟的时间听一听。

    于是,她缓缓地叹口气,对小姑娘道:“把人请过来吧,我听听。”

    小姑娘答应一声,转身就走,过了一分钟,就已经带着齐洁走了进来。

    路若樱面带笑容地站起来,跟齐洁握了握手——路若樱虽然年近四十,但从早年间就是华夏电视台著名的美女,现在看去也是丝毫都不显老,而齐洁正当芳华,更是姿色上佳的美人,此时两人都穿着西装制服套裙,一个雍容大气、一个端庄清秀,不得不说,至少从长相、从气质上来说,两人还真的是颇有几分投契的感觉。

    齐洁,更像是年轻时候的路若樱。

    等到齐洁坐下,出于内心的不悦,路若樱甚至连寒暄都没有,就直接问:“一天的功夫,小样就做出来了?”

    齐洁笑着点头称是,然后拿出一盒空白磁带和一盘netbsp;   路若樱房间里就有录音机,于是她那位年轻的小秘书把齐洁递过来的东西接过去,然后就走过去接通电源,把磁带放了进去,然后扭头看向路若樱。

    路若樱虽然面带微笑,但心内却几乎不抱任何希望,只是微微点头,道:“放吧,我听听!”然后似乎隐含深意地扭头对齐洁道:“我可是廖辽的歌迷,李谦这个名字,也是如雷贯耳,对他们俩的作品,我可是期待的很啊!”

    她的话说完,小秘书按下了播放键。

    一阵细微到以录音机的播放质量不注意听根本就无从查觉的小小杂音响起,然后,就在路若樱脸上的笑容已经收起,英挺的面容几乎没有丝毫表情的时候,两声钢琴重音突然响起,听得路若樱下意识地就是眉头一挑。

    然后,一道熟悉的声音特别大气地唱到:“浪奔,浪流……”

    刷的一下,恍若被一道电流给击中了,本就正襟危坐的路若樱,在那一刻顿时就又不知不觉地挺了挺腰板,眼睛瞬间亮起!

    ***

    昨天更新的时候忘了喊一句月票,结果月票好少啊!今天已经二号了,不知道大家手里的保底月票还有没有?给几张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