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完美人生 > 第一六〇章 沧海不遗珠
    “嗬嗬嗬,嗬嗬嗬,西湖美景三月天呐,春雨如酒柳如烟呐……”

    玻璃墙后,曹霑闭着眼睛,唱得很动情。

    但是……“停!”李谦按下了通话键,喊停了他的录制。

    “曹哥,声音太紧!你绷那么紧干嘛?”李谦不厌其烦地又一次解说道:“找一找你当初演这个角色时候咱们找到的那种感觉,还记得吗?老艄翁,一辈子在西湖上撑船渡人,见惯了风雨,也见惯了聚散,所以,他的声音必须发自内心的平静,绝不能有一丁点儿声嘶力竭的味道,虽然我要的就是你这个破锣嗓子,但破锣嗓子跟声嘶力竭可不是一码事儿啊!悠然自得,如话家常……ok?”

    玻璃墙后,曹霑抬手蹭了蹭鼻子,然后指着李谦身后,无奈地道:“你先把他们都赶出去,就留下我儿子跟我闺女就行了。”

    李谦愣了一下,扭头往回看,不由无奈地摇了摇头。

    因为今年要上春晚,曹家老太爷也算体谅,非但没有要求曹霑必须赶回去过年,甚至把留在济南府的儿媳妇、孙子和孙女,也都派了人一并给送到了顺天府。所以,今年很难得的,曹霑他们这一小家子,自己过了个节。

    然后,曹家老太爷默许之下,曹霑的太太提前就派人联系,都没打扰当时忙着录专辑的曹霑,就给两个孩子联系好了,在这边找学校入了学,且准备至少读完今年的这个下学期,再看曹霑的行止,来确定接下来是回济南府读书,还是干脆就留在顺天府了。

    结果呢,年后当一切步入正轨,曹霑那边给《葱花的爱情》配乐才刚起了个头儿,就被李谦叫过来录歌,是《新白娘子传奇》的片尾曲,《渡情》——当初拍戏时,就是他负责客串那个载了许仙和白娘子小青三人的老艄公,而这首歌,在戏里就是老艄公与小青合唱的。

    一开始,李谦打算让谢冰来录这个女声,后来觉得她的嗓子太甜了一点,有点过,又觉得还是何润卿合适,但当时已经定下让何润卿录主题歌《千年等一回》了,最后跟何威、何润卿他们一碰,好吧,还是把廖辽拉出来好了,最后的结果就是,廖辽负责《千年等一回》,何润卿跟曹霑合唱《渡情》。当然,电视剧里的很多属于白娘子的唱段,仍旧由何润卿负责。

    毕竟,说到唱黄梅调的东西,廖辽还真的是不如何润卿唱了更容易出味道。

    结果呢,确定了要录音了,曹霑家的两个小宝贝儿一听说老爸要去录歌,就好奇的了不得,他们那种有教养的家庭,孩子也不会哭闹不休的缠人,但两个小宝贝儿可怜巴巴地望你跟前一站,眼巴巴地瞅着你,别说曹霑这个亲爹了,李谦都是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下来。

    然后,好吧,历史上第一次,明湖文化公司最大的一间录音室里,居然给挤得满满当当。

    录音的人就俩,外加监制两个,李谦,和何威,还有一位录音师,加一起算是一共五个工作人员,但前来参观的人,却有足足十几口子。

    曹霑的太太,陪着他们家两个小家伙就不必说了,关键的是,一听说老曹要录音,呼呼啦啦,很多看热闹的人都涌过来了。

    这个也是没办法,谁让老曹的人缘一直都是那么的好呢!

    这厮近乎是个全才。

    说音乐,他不但可以写歌、填词,而且可以做出相当够水准的影视配乐,而且,他光是能上手的乐器,就有不下十种——这一点,他跟李谦差不多,仅仅只是稍逊于王怀宇这个专门的乐器大家。

    想当初四大美人乐队草创,廖辽虽然自告奋勇要打鼓,但其实她毕竟不是专业的,打鼓的水准有限,郁伯俊对打鼓一窍不通,王怀宇也是没有涉猎过,李谦上辈子混过乐队,倒是懂一点,但实话说,水平有限,最后还是曹霑负责指导廖辽打鼓,算得上是她的半个师傅了。

    然后,当然,贝斯是他的本行之一,全国都数得着的好,而且他的吉他弹得也是大家水准。

    除此之外,虽然至今还没有什么足够有影响力的大作品,但他却是业内公认的编剧成手,水准至少也是介乎二线顶级和勉强一线的程度。而且,这厮有着相当强的国学功底,不但对国史颇有研究,书法和绘画,也都是自幼受到熏陶的,水准不俗,尤其是他那一笔大写意,圈内号称一绝。

    另外,他还是全国著名的影评人和乐评人,其影评和乐评文章,向来以观点独到且犀利而著称,极受业界重视。而且,他的诗歌和散文,在文学界也是颇有名气,至今已经出版过好几本文集,说他是诗人、作家,那是绝对没问题的。

    除此之外,据王怀宇和郁伯俊说,这厮还是个考古学家和金文学家,全国、全世界加一起,有能耐引经据典地推敲出某个上古“甲骨文”和“金文”字音、字义,理清这个字的来龙去脉,且能够得到学界一致认可的人,加在一起不过十几个人而已,曹霑就是其中之一。

    虽然李谦问起这事儿的时候,据曹霑自己说,那只是年轻时候闯荡顺天府做音乐失败而归,实在闲极无聊了才去做的,而且他在这上头下功夫,也就是三十来岁那四五年而已,但光是业界已经一致认可了的,属于他自己独立解析出来的甲骨文和金文,就已经多达四十多个字——就凭这一点,称他一声“甲骨文专家”、“金文专家”,就已经是实至名归了。

    可以说,只要曹霑自己愿意,他随时可以到全国任意一所大学去做教授、博导,而且直到前几年,他也的确一直都是全国历史学会的会员,是近几年才辞掉,而且,他也曾前后三次接到过华夏社会科学院的聘请书,希望他过去担任研究员。

    而这些,还只算是“正业”。

    在“不务正业”的地方,他擅长的东西就更多。

    首先他是个“茄客”,爱好藏雪茄、品雪茄,那是出了名的,然后,他还抽斗,是著名的“斗客”,甚至他自己动手做的烟斗,在他们那个圈子里评价极高,不少人主动上门,想要求他一把好斗,而且除此之外,他还是个著名的篆刻家,别管有多忙,每年,他总要抽时间做上十几方印,不图卖钱,甚至也不图出什么名,就是自己玩着高兴而已,却也依然是广受赞誉。

    当然,除此之外,他对于酒,尤其是红酒,有着相当高的研究,自己也极为喜欢藏酒、品酒。

    总之吧,他这个人的天分就是那么强大,只要去做了某件事,那就肯定是全国数一数二的好。只不过呢,因为他个性跳脱,所以几十年发展到现在,凡是跟玩沾边的东西,他基本上都还在继续做,太过枯燥的东西,一时兴致过了之后,却是往往就丢开了。

    所以,像这么一个人,才华横溢,多才又任性,为人更是洒脱风趣,手里又不缺钱,自小富贵生富贵养培养出来的一副大家气度……谁不愿意跟这样的人结交?

    他的人缘,又怎么可能不好?

    所以,一听说他要录音了,整个明湖文化几乎是倾巢出动。

    郁伯俊泡妞去了,没来,这个是情理之中,除此之外,廖辽、王怀宇、谢冰、孙若璇、庄美月、赵源、格日楞、齐洁、黄文娟,乃至于邹文槐都过来瞧热闹来了,再加上正好到公司这边找李谦有事儿的金汉……尽管这已经是一间很大的录音室了,却还是被挤得满满登登。

    但是,老曹自己发话了,李谦只好站起身来赶人。

    大家实在是太熟悉了,完全不用顾忌什么面子不面子的,于是一边走,大家还一边摇头晃脑、很没良心地吐槽——

    “哎,曹哥的水准也就那样啦!”

    “是啊,都不敢让我们听。”

    “喂,你们看见没有,刚才曹哥唱着唱着就脸红了,我还真是第一次见他那么腼腆!”

    “老曹这回真是跌份儿啊!”

    俩孩子瞪大了眼睛看着周围的叔叔阿姨们,一边看他们走出门去,一边好奇地听着他们批评自己的爸爸,满脸诧异——在他们有限的生命和阅历中,估计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说自己老爸的坏话,而且还是那么坦荡的、那么当着面说的,所以,俩孩子居然还完全不知道生气,反而是无比好奇。

    而玻璃墙后头的曹霑,则是一脸无奈。

    好不容易把无关人等都赶出去,自觉在儿女面前形象大大受损的曹霑一脸苦逼的表情,恨恨地道:“等录完了,我挨个儿找他们算账去!”

    李谦只好一手搂一个,揽着俩小家伙,道:“别听他们胡说,其实你们的爸爸真的是很有才华的。虽然,真的,他唱歌真的很差!”

    “喂,你……”

    …………

    嘻嘻哈哈、吵吵闹闹了接近一整天,终于录完了《渡情》。

    开玩笑归开玩笑,老曹的嗓子虽然不太好,但音乐素养却是顶级的,再加上他此前客串过那个老艄公,李谦想要的那种感觉,他曾经稳稳地抓住过,此时再找回来,不算太难。

    录音结束,李谦很满意,曹霑携妻带子,恨恨而去,何润卿负责送客,看着他们一家子都已经进了电梯了,曹霑还一副睚眦必报的模样,声称回头要过来找李谦算账,她不由得莞尔一笑。

    但是,当电梯门关上了,笑容渐渐收起,回想起那两个小家伙可爱的小脸蛋儿小胳膊,还有那稚嫩悦耳的童音,她的神情却是不知不觉就慢慢寥落下来。

    面对紧闭的电梯门,她怅然一叹,这才返身回去。

    …………

    录完了《渡情》,李谦甚至没空去看看七楼那边特效做的进度,就被金汉给抓住了,生拉硬拽地拉到李谦的音乐总监办公室里。

    然后,他把一份名单递给了李谦。

    用他的话说,“年前抓不到你,年后也抓不到你,今天你说什么也得先把我这事儿给办了。”

    李谦无奈,只好先看他递上来的名单。

    事实上,的确是,年前就不用说了,先是紧急制作专辑,随后又是春晚的排练,他也的确是忙到飞起,而年后呢,大年初一,要去老师家里拜年,一帮子师兄们,哪怕是山南海北也都会赶过去,更何况他就身在顺天府?大年初二,王家,那是李谦心里认定的岳父岳母,人又正好就在顺天府,过去拜年,自然是应当应分的。

    大年初三陪廖辽回东北,去拜见那边的两位岳父岳母,大年初六回来,当晚就是四大美人乐队的内部聚会,不但李谦和廖辽去了曹霑家里,王怀宇和郁伯俊也都是携家带口而去。

    大年初七,宿醉之后的李谦,勉强得到了一天休息,第二天,又是此前就跟华夏台那边赵一谷和冯玉民提前就约好的局,甚至赵一谷还临时把春晚的总导演冯凯歌也给叫过去了,毫无疑问,又是大喝一场。

    大年初九,李谦主动登门,给自己此前认识的几位身在顺天府的老戏骨拜年,然后就被拉住了,死活脱不了身,到最后,曾演过袁术,后来又在《新白娘子传奇》里出演金钹法王的邬少军摆酒,白娘子里演李公甫的华润生,三国里演周瑜的康小楼,《葱花的爱情》里演男二号周管家的老牌奸角冯少成,再加上当时三国演义东吴组的执行导演蒋建明,以及奇迹般正好没有演出、过去找康小楼喝酒的李谦的六师兄李知云,就这么几个人,又是一桌酒。

    然后,就这么喝一天、歇一天的日子,一口气到过了正月十五,才算是停下了。

    人脉是越来越广,酒量也跟着越来越大。

    正月十五一过,顺天电影学院开学了,老同学见面,又要小聚,不过这次还好,李谦顺手把韩顺章和朱明昱两口子给拉过去了,朱明昱女中豪杰,比较能喝,直接把一帮小师弟小师妹摆平不在话下,到最后甚至连另外一位女主豪杰孙玉婷,也不得不甘拜下风。

    然后,嗯,开学了呀,要正常上课了,同时,大家都歇了那么多天,必须要开始干活了!李谦还打算在五月底之前彻底把《新白娘子传奇》的后期给做完呢,到时候华夏台能播最好,华夏台要是不合适,就再联系其他的电视台,总之,尽量争取能在暑假期间拿到一个省级卫视以上的晚八点黄金档。所以,时间打得还是挺紧的。

    就这么一天天的,时针刷刷的跑,金汉到公司这边来了几次,都没能见到李谦,今天好不容易逮住人了,可想而知他的谢天谢地。所以,李谦忙着录音,他就在公司里眼巴巴地等着,也不肯走。

    他递过来的,是《在路上》的演职人员名单。

    这部戏,虽说是金汉一肩挑重担,身兼制片人和导演,掌握着整部戏的最高话语权,但毕竟李谦是投资人,这么些年下来,赔了不少钱,金汉早就学精了——主意可以自己拿,但一定要把尊重投资人的姿态,摆到十足!

    因为这是明湖文化的戏,所以韩顺章顺理成章的被金汉给拉过去做了制片主任,成了这部戏的大管家,而且,有了在《新白娘子传奇》里的合作经历,金汉对朱明昱的美术功底和创意能力,也是相当赞赏,所以,也就顺势打包了他们这对夫妻档。

    在这一点上,不得不承认,只要是合作过的人,对于韩顺章做事的严谨和周到,以及朱明昱在做美术这一块儿上的能力,就都是有口皆碑。

    然后,副导演刘明和陆双平,李谦虽然没见过,但知道都是金汉的老朋友,他既然敢用,那自然没问题,至于摄影,以及在工作人员名单最下边列出来的制片助理……这一点不得不说,金汉这个人,除了在艺术创作上有点固执己见之外,在做人上,他真可以称得上是人情练达了。

    看他这份剧组名单,基本上就是能用明湖文化自己人的,就绝不用外人,便可以明白,他真的是把准了李谦和明湖文化这边脉。

    《新白娘子传奇》结束了,明湖文化这边暂时没有别的新戏投拍,已经签进来的人,就是公司员工了,且不说什么活儿都没有,月月白发着工资合不合适,就算李谦愿意花钱养着,人家整天没戏可拍,估计还不乐意呢——对于这个圈子来讲,拍戏,才能继续活泛,不至于被周围的人落下。

    再说了,就算是签约了,那也只是一份死工资而已,接活儿是要另外给薪酬的,只拿一份死工资,才能有几个钱?谁愿意耗下去?说不得公司不给安排新戏,人家就要出去挣钱了。

    而现在,金汉身为明湖文化的影像总监,又是在给明湖文化拍戏,顺理成章的就把公司里目前已经签约的这些人都给划拉了过去——要知道,考虑到尊重金汉的创作自由,李谦此前就承诺过,怎么拍、找谁拍,权力都在金汉自己手上,李谦是绝不会插手的。

    而现在,金汉这么一弄,一来人都是熟人、熟手,用起来省心,二来又顺手帮李谦解决了一个大问题,自然是一举两得。

    摄影组,杜玉淳、杨杰,另外居然还有一个李谦宿舍里的老五傅学隆……这基本上就是《新白娘子传奇》摄影组的全班人马。

    除此之外,孙玉婷、路斌、刘学义、宋玉品、薛长龙这些人,都是李谦的同学,也都参加过《新白娘子传奇》的拍摄,现在也被他纷纷拉了过去,给安排了制片助理和剧务等差事。

    李谦的目光久久地停留在第一页上,看着这一个个熟悉的名字,过了好大一阵子,他才抬头笑笑,道:“你倒是真会省钱呀,他们虽然都是我的同学,但我可不保证他们的水准都足够高哈,这些人选,你自己拿捏好了,别半路出岔子!”

    金汉闻言笑笑,“怎么会!一起合作了那么长时间,这几位师弟师妹的水平,我心里有数。就是……”顿了顿,他笑道:“知道他们都还有课呢,所以,我也不知道人家方便不方便,要不,你跟他们几个打个招呼?我怕我喊人家不来!”

    他们怎么可能不来!

    虽说都不是什么高等的职位,但对于摄影系、导演系的学生来说,能在读书期间就不断地得到进剧组实习的机会,可不是那么容易的,毕竟技术类工种,跟表演系那边是不太有可比性的。

    再说了,金汉可也是顺天电影学院毕业的,那是师兄,师兄打招呼,要关照几个学弟学妹,那还不得嗷嗷的抢着上?

    说白了,金汉只是要把这个做好人的机会留给自己而已,毕竟嘛,自己跟孙玉婷、宋玉品他们都是同一届的同学,关系又那么好,把这个人情留给自己,在他看来显然比他自己给出去,要更好!

    但是,李谦却笑了笑,伸手翻开下一页,笑道:“咱们之间不用弄这个,你想用谁,就用谁,你想用谁,就自己去找!不用把人情留给我!还是那句话,金哥,咱们之间,用不着这样!”

    金汉闻言嘿嘿一笑,情知心意已经送到,既然李谦明白自己的意思了,具体谁去做,反倒不那么重要了,于是他当即就爽快地道:“那成,我给他们电话。”

    说话间,李谦已经翻到了下一页,演员表。

    然而,看到第一个名字,他就愣住了。

    抬起头来,他看着金汉,弹弹手里的演员表,脸上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老金,金哥,你是真的假的?她能行吗?”

    金汉闻言一脸正色,认真地道:“当然了!不管是从个人形象上,还是从表演功底上,我都很欣赏她,而且,我已经找她谈过好几次了,她自己也挺感兴趣的!怎么,她没跟你说?”

    李谦笑笑,张口欲言,却又很快露出一抹尴尬颜色,无奈地耸了耸肩,道:“还没有,最近老是忙着到处跑,跟人喝酒,我们俩……得有七八天没功夫聊天了,我回去了也是倒头就睡。”

    金汉闻言愣了一下,旋即挑挑眉毛,似笑非笑。

    演员表的第一行,写着——小花(女主角,名字暂定):王靖露。

    …………

    滚过床单之后,关系相比以前单纯的相恋,自然是又进一步,自那之后,即便不是周六周日,只要李谦回来住,王靖露就也会回来。

    晚上一起吃过饭,王靖露冲上一壶茶,两人悠闲地坐在沙发上喝茶看电视时,李谦主动问起了这件事——听李谦主动提起来,王靖露竟是一副松了口气的模样。

    她说:“金大哥找过我好几次了,我看完剧本之后,也跟他讨论过好几次,对这部戏,我倒是挺感兴趣的,尤其是小花这个角色,单纯,固执,既好演又没那么好演,金大哥给我解说了很多,我觉得眼界都跟着开阔起来,所以,既然他觉得我适合这个角色,那我就想试试。”

    他们两个人之间的熟悉,是已经达到了很多话都不用明说的程度的,很多时候,一个眼神儿、一个动作,就已经足够心领神会了。

    于是,等她说完,李谦没说话,只是继续看着她。

    然后,她果然就微微有些作难地继续道:“就是,前几天你老是喝醉嘛,我还没来得及跟你说,就先跟我爸妈说了,我妈好像……不太支持我去演这个角色。”

    李谦挑挑眉毛,点了点头,问:“然后呢?”

    顿了顿,他又道:“然后,你怎么想?想演,还是不想演?”

    王靖露犹豫了一下,道:“我当然想演,但是我妈说……我妈说……”

    李谦笑笑,见她吞吞吐吐,直接就开口道:“我不管你妈怎么说,我只关心你想怎么样。”顿了顿,不等王靖露开口,他又深吸一口气,缓缓地、略带着些苦恼地道:“回头吧,回头找个时间,我想跟你妈聊一聊,年前齐老师就跟我说过,你妈请她吃了顿饭,她的意思是……嗨,回头找机会,我跟她聊聊吧,别让她为难齐老师了。”

    说到这里,他拍拍王靖露的大腿,笑道:“你妈是个聪明人,我想,只要我把意思说明白了,她会知道该怎么做的。有些事情……我不希望她搅和进来太深。比如,你和你姐的工作,再比如,公司那边的事情,她是我的岳母,但这些事情,我不希望她插手。”

    顿了顿,他见王靖露要开口说话,就打断她,笑道:“不过你放心,那是你妈妈嘛,我知道的,我会掌握好分寸的。只是最近太忙了,我实在是抽不出功夫来。但是这些话,一定要我去说,你跟你姐,都不要提,毕竟,那是你们的妈妈,在她面前,你们天生就不是对手。”

    王靖露想了想,抿嘴笑笑,似乎有了李谦的这番话,她的心里一下子就安定下来了,于是,那眼神儿如水波般挑过来,她问:“那……我就偷偷接了?”

    李谦笑笑,道:“随你。我支持你去做自己爱做的一切事情。”

    …………

    美国,洛杉矶,詹姆斯·卡梅隆的个人工作室内。

    音乐舒缓,乔治·西蒙斯正悠闲地看着文件,开门声一响,哐当一声,吓了西蒙斯一跳,抬起头来时,见是老板到了,他赶紧站起身来,“hi,boss!”

    詹姆斯·卡梅隆满脸暴风雨即将到来的节奏,神情有些狰狞。

    呼的一下坐在沙发上,沙发随即发出“嘎吱”一声——拍了一年多的戏,他瘦了七磅,但拍完了回到洛杉矶,尽管后期的工作依旧繁重,但他的体重却神奇地迅速反弹回去了。

    西蒙斯不敢问、也不敢说话,乖乖地起身给老大接了一杯咖啡,小心翼翼地放到茶几上。

    片刻之后,开门声再次响起,又是哐当一声。

    这一次进来的,是约翰·戴斯,同为《泰坦尼克号》的制片人之一,毫无疑问,也是西蒙斯的顶头上司。

    而且,他的脸色似乎也不太好。

    于是,西蒙斯乖乖地滚去又接了一杯咖啡端过来。

    约翰连看都没看西蒙斯,进门之后“嘎吱”一声坐到卡梅隆身边,拍拍他的肩膀,“e-on,body!他就是这个脾气……你知道的,他真的就是最合适的那个人了!两次奥斯卡提名,一次得奖,他是最顶级的音乐人!而且应对这种爱情题材,他才是内行,对不对?”

    顿了顿,见卡梅隆的表情连点变化都没有,他又道:“其实我觉得,这首歌非常好了,我们可以找一位顶级歌手来演唱,效果肯定会非常好的!”

    卡梅隆突然扭头,盯着他,声音不高,但气势慑人,“no!”

    顿了顿,他做出一个标志性的动作——挥舞起自己的手臂,就好像是在面对着数万人演讲一样,大声地道:“这是我的电影,我说不行,就是不行!我一再跟他说,我希望主题歌能够更有力量一些,我不要那么软塌塌的爱情歌曲,oh,你听听那首歌,no!绝对不行!他会毁掉这部电影的!”

    约翰摊摊手,虽然也已经很烦躁,却还是耐下性子劝说,“ok!ok!这是你的电影,这是你的电影!没问题,我们让他重写,ok?”

    卡梅隆闻言,越发愤怒,“重写?ok!可以重写!但是你听到了的,他坚持他的想法,他认为他那首屎一样的作品,是跟我这部电影最搭的!但这是我的电影,只有我才有资格判断他那****一样的作品是不是能够配得上我的电影!”

    面对片场暴君的怒吼,约翰下意识地身子后仰,被他吼得无法直视。

    然而,其实他也已经压了一肚子的怒火了。

    好不容易等到卡梅隆吼完了,他一扭头看到傻乎乎地站在那里的乔治西蒙斯,不由得心里的那股邪火就窜出来了,“oh,e-on,乔治,关掉这该死的音乐!它难听死了!”

    乔治·西蒙斯已经完全被两位大佬的怒火给惊住了,因为此前一段时间,他们手上的这部电影,虽然进度不快,但一直都在有序的前进,两位大佬的心情也都在水准线以上,比起拍摄期的表演来说,已经算是和风细雨了,谁知道,今天居然突然就雷霆大怒起来。

    被约翰这么一吼,西蒙斯愣了一下,然后才赶紧道:“好的,boss!马上!”

    然而此时,另外一个boss却突然道:“等等!”

    恰在此时,房间里正在播放的这一段音乐已经结束了刚才那一段优雅而婉转的旋律,迎来了自己的高.潮段落。没人说话了,西蒙斯的脚步也迟迟疑疑地停下,房间内突然很安静,于是,大家都清楚地听到那个高亢而极富力量的女声在高歌——

    “you\'re–here,there\'s-nothing-i-fear(只要你在,我将无所畏惧)

    and-i-know-that-my-heart-will-go-on(我知我心永恒)

    we\'ll–stay-forever-this-way(我们将相爱至地老天荒)

    you-are-safe–in-my-heart(你安全地往在我的心里)

    and–my-heart-will-go-on-and-on(我心永恒不移)

    ……”

    简单的钢琴伴奏,让这首歌听上去更像是一首歌曲小样,而不是一首制作成熟的音乐作品,但那华丽而高亢、极富力量感的女高音,却让这首歌变得一点都不简单。

    “oh,s.h.i.t!”卡梅隆眼神儿已经直了,喃喃地道。

    歌曲很快结束,卡梅隆眼睛一亮,道:“再放一遍!”

    乔治·西蒙斯早就被彻底吓呆了,闻言他甚至没有说话,跑过去按了重新播放,很快,那个熟悉的钢琴声又响了起来。

    就是这个旋律!

    就是这个声音!

    “oh,s.h.i.t!”卡梅隆忍不住又爆了粗口。

    一遍放完,他毫不犹豫地抬头,“再放一遍。”

    于是,又来一遍。

    这一次,卡梅隆再次没忍住,喜动颜色地摇晃着脑袋,“oh,s.h.i.t!”

    第三遍放完了,卡梅隆终于没有要求再放一遍,他扭头看了约翰一眼,然后转头,目光炯炯地逼视着乔治·西蒙斯,“告诉我,这是谁的歌?这个美丽的声音是谁?”

    西蒙斯扭头看看约翰,一脸的胆怯和尴尬,犹豫片刻之后,才硬着头皮道:“这是……呃,这是去年我去中国,负责签下了一对中国的歌星,等咱们的电影在中国上映的时候,他们会负责创作并演唱一首宣传歌曲,然后,我回来之前,对方托我把这张cd带回来,说是送给两位boss的礼物,卡梅隆先生的那一份,我已经交给了您的助理,这一份是戴斯先生的,完成拍摄之后,我负责整理办公室,就把这张cd也带了回来,前些天偶尔听了一下,我自己很喜欢,就……就……对不起,戴斯先生,我不该碰你的私人物品,我……”

    “no!no!no!”卡梅隆兴奋地站起身来,“这不是你的失误,小伙子,我要感谢你帮我发现了这首歌!oh,god!这简直就是上天的恩赐!”

    说完了,他忍不住继续兴奋地道:“我要把大卫炒掉,他失职了!因为我没有得到我的礼物!”说完了又是忍不住连连感慨,“god!”

    扭头看着沙发上的约翰·戴斯,他近乎一字一顿地道:“约翰,我要和这首歌的作者见面,我必须要和这个作者见面,越快越好!”

    约翰·戴斯张开手臂,摊摊手,“ok!……中国人?”

    詹姆斯卡梅隆毫不犹豫地回答道:“我不管他是中国人还是日本人,或者泰国人,我要这首作品!”

    顿了顿,他道:“我爱死它了!”

    他站起身来,双臂张开,这一刻,犹如拥抱了整个世界的世界之王一般,他兴奋地道:“强烈的,但是克制的,克制的,但是强壮的……爱情!这就是我的电影!这就是我的主题歌!”

    约翰·戴斯耸耸肩,皱着眉,撇着嘴,显然是至今都没有回过神来,只是下意识地回应,“er……ok?”

    卡梅隆不再理他,只是扭头看着乔治西蒙斯。

    西蒙斯愣了一下,随后立刻反应过来,“ok,我马上联系!如果需要,我会订最早的一班飞机飞过去!一定会联系上他,把他请来这里跟您见面!”

    “good!”卡梅隆大加赞赏。

    这个时候,约翰站起身来,无奈地耸肩,“詹姆斯……詹姆斯……冷静一下!简那里怎么办?难道你要找一个中国人来配乐,把简踢走么?e-on,body!这不合规矩!而且简是拿过奥斯卡的大师级音乐人,他才是最合适的那个人,你不能因为一首作品就选择换人!”

    卡梅隆扭头看着他,怒吼道:“但是他.妈.的我喜欢这首歌,我知道这才是我的电影里需要出现的音乐,让他.妈.的奥斯卡最佳配乐去死吧!”

    约翰耸耸肩、摊手,无奈地道:“詹姆斯,别这样,听我说,伙计……”

    “呃……boss?打扰一下,据我所知,这首歌的作者,昨天刚刚登上《纽约时报》!”

    两个人闻言一愣,齐齐地扭头看向他。

    乔治西蒙斯,转身,很快从报纸架上找出一份报纸来,递给两位大佬,同时还指着《纽约时报》第一版下方的那张照片上站在五个人中间的那个年轻人,道:“我见过他的,相信我,他叫李!”

    两位大佬联手接过报纸,标题入目,两人都是眼前一亮——

    《上市十二天全球销量七百万张,遥远的东方有一支神奇的乐队!》

    ***

    怒更万字,求一切票票!

    然后,嗯,要推一本书,是本书的读者写的,叫《文青是不是种病》,作者:零度风楼。书荒的可以去看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