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家农场有条龙 > 第三百七十三章 为了儿子不惜一切代价
    雷欢喜点着了一根烟,找来一块石头,用石头把烟压在了爷爷的墓碑上。

    青烟袅袅。

    打开了一瓶酒,在两只碗里倒上:“爷爷,欢喜来看你了。好烟,中华,还记得不?隔壁村的老财叔结婚的时候,人家您一根中华,您没有舍得抽,一直藏着,后来终于抽了,您一抽,说中华怎么这怪味?可是啊,那是您放的时间太长,走油了,不好抽了。现在您孙子来孝敬您了,您使着劲的抽!”

    拿起拿碗酒,朝地上泼了三分之一,自己端起另一个碗又喝了一大口:“这酒也是好酒,爷爷,别舍不得,喝完了,欢喜再给您买去。”

    他依在了墓碑上:“爷爷,我当上仙桃村的村长了。真的,您做梦都没有想到吧?仙桃村现在可好了,您要是活着,保管见谁都夸我。我还开了公司,当老板了。别怕,咱亏不了,咱能大财。到时候啊,我把您的墓给重新修一下,弄得漂漂亮亮的,就和老缪家的祖坟一样修个院子出来,您别担心,咱花的是自己赚的钱。”

    小胖觉得奇怪极了。

    欢喜哥这是在和谁说话呢?

    小胖不会懂的,它开始逐渐的了解人类,但永远也都不会明白人类的真正感情。

    “爷爷啊,我找到妈妈了。我妈妈叫梁雨丹,我爸爸叫乔关山。可是您不用担心,我还是姓雷,我还是叫雷欢喜。雷福根的孙子。将来我要是结婚了,成的孩子也一定姓雷,咱们雷家的香火断不了。您喝呀。呀,烟抽完了。”

    雷欢喜又点上一根烟给爷爷压上:“您那时候知道我是被偷来的,怎么对待我的。徐叔徐婶都和我说了,爷爷,您别自责了,这事和您没有关系,都是雷海叶那俩口子弄出来的事情。您是我爷爷,永远都是我爷爷……

    爷爷。那个时候咱们穷,可只要家里有一点好吃的,您都会拿出来给我吃。我记得,欢喜都记在心里了。欢喜每年都来看您,都给您带好吃的来,给您烧好多好多的钱。您别舍不得用,使着劲的用,想买什么就买什么……

    爷爷,我有女朋友啦。我知道您在笑。开心不?她叫朱安妮,可漂亮了。真的,欢喜不和您吹牛,真的可漂亮了。她对我很好很好。放心啦,我也会对她很好的。我不会花心的,您从小就教我做人要踏踏实实的,不能这山看着那山高。我记得,我记得。

    啊。对了,您看到它没有?”

    雷欢喜拿起了小胖。

    小胖一点都没有反抗。

    它能够感觉到欢喜哥的心情。

    这个时候的欢喜哥。有伤心、有思念、有回忆。

    人类怎么会有那么多的感情?

    “爷爷,它叫小胖,是我最好最好的朋友……”

    一句话,就把小胖的心彻底的融化了。

    它是我最好最好的朋友。

    原来欢喜哥内心是这么看待自己的。

    欢喜哥,小胖也是你最好最好的朋友……

    可是,欢喜哥的下一句话又差点让小胖吐血:

    “这个小胖很贪吃、又懒。又有点笨笨的……”

    你妹!欢喜哥,我算认识你了!

    算了,算了,谁让自己交友不淑,遇到了欢喜哥这么一个朋友呢?

    “可小胖还是我的好朋友。没办法。迁就它一点了。爷爷,您知道不,它是一条龙哎!真的,它真的是一条龙。我知道,它长得像毛毛虫……”

    小胖快要哭了。

    我不是毛毛虫,也不是蚕宝宝,我是龙!龙!明白吗?

    “爷爷,我现在一点也不寂寞,我有女朋友,有一条龙当朋友,还有那么多的好朋友,我很开心。等我找到了爸爸,我会带着爸爸妈妈一起来看您的。”

    他相信,爷爷会听到的。

    雷海叶夫妇不是他的儿子儿媳,不是!雷家没有这样的人!

    他和妈妈梁雨丹、爸爸雷海叶才是爷爷最亲的亲人。

    他点着了带来的纸钱,然后把烟全部扔到了火堆里。

    把酒撒在爷爷的坟上,喝完了自己碗里的酒,跪在地上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

    “爷爷,我走了,下次再来看你。仙桃村的村长竞选很快就要开始,您在天有灵保佑我当上正式村长,我带着大家一起财去!”

    这是雷欢喜在他爷爷坟前的誓言……

    ……

    “小弓,过来一下。”

    在那等了一会,弓自龙急匆匆的出现在了梁雨丹的办公室。

    “梁总,什么事?”

    “仙桃村的鱼类收购开始没有?”

    “新的一批会在月底。梁总,有什么问题吗?”

    梁雨丹想了一下:“这次的收购前,全部提高三成。”

    “啊?”弓自龙一下就急了:“梁总,虽然雷欢喜的鱼确实不错,市场上也很难买到,但一下提高三成的收购价,对于我们出货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他这么说是冒着风险的。

    在环海集团,梁雨丹的决定就是最终的决定,公开质疑梁雨丹的决定,一般都会遭到她严厉的训斥,甚至直接让你卷铺盖走人。

    原以为梁总肯定会怒骂自己,但没有想到的是,梁雨丹却微笑着说道:“我知道,的确是有压力,但从运输、保鲜方面想想办法,降低成本。我们钱赚得少一些,甚至不赚钱都不要紧。”

    弓自龙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这是梁总说的话?那个确保集团利益最大化的梁总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当然,这一措施只针对雷欢喜的鱼塘。对了,老孙和雷欢喜是好朋友,我看也可以照顾一下,提高一些收购价。”梁雨丹在那想了一下:“还有,要做得巧妙,巧妙的意思你懂吗?就是又要提高收购价,又不能让雷欢喜察觉是我们故意提高的。”

    梁总今天到底是怎么啦?

    弓自龙在那迟疑了一下:“梁总,您的决定我无条件的服从。但是您可不可以告诉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甜蜜的笑容在梁雨丹脸上露出,而且——居然——甚至——

    弓自龙誓自己没有看错:

    他在梁总的笑容里除了看到甜蜜,甚至还看到了一丝不好意思,然后他听梁总说道:“欢喜是我的儿子。”

    “啊?”弓自龙张大了嘴,半晌都说不出话来。

    雷欢喜是梁总的儿子?

    他们刚认识的时候,可是斗得死去活来的,也就在不久前关系才改善了一些。可谁想到世事居然如此变幻,雷欢喜一转身竟然成了梁总的儿子!

    怪不得呢!

    弓自龙年纪轻轻就能够得到梁雨丹的赏识,靠的就是反应快:“明白了,梁总,雷欢喜这个人我打过几次交道,看起来做人做事漫不经心的,其实好胜心自尊心特别强,我保证悄悄的不让他知道真相。”

    “对,对,就这样。”梁雨丹笑靥如花:“这事办好了,我们收购天航公司的事情由你主管。”

    弓自龙几乎挥了一下拳头。

    环海集团正在走多元化的道路,收购天航公司是其非常重要的一步。

    只要当上了主要负责人,漂亮的把收购事宜办好,将来进入集团中层、高层,甚至进入董事会都不是梦想。

    这件事也可以看得出来,梁总是得有多宝贝她的儿子雷欢喜啊。

    得了,以后专心拍好那位被称为“欢喜哥”人的马屁就行了。

    “小弓,你最近一个阶段和仙桃村来往的比较密切,那里有什么新鲜的事情没有?”梁雨丹委婉地问道。

    其实不就是想问自己儿子的事情吗?

    弓自龙在那想了一下:“有一件事情不算有趣,不过和雷欢喜有很大的关系。他有一个好朋友叫郭宇康,人家为了他大老远的来到了仙桃村。郭宇康的女朋友在一场火灾中被毁容了。”

    梁雨丹惊呼了一声。

    大家都是女性,都清楚毁容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意味着什么。

    “现在怎么样了?”梁雨丹急切地问道。

    “明天就可以出院了,不过后续的治疗费用很大。那次她出事后,因为我们和方寸公司是合作单位,所以我以环海的名义去看望过。那个叫贾婷轩的女孩子我以前也看到过,挺漂亮的一个女孩子,现在可惜了。毁容的程度非常严重。在未来的一生里,她要接受无数次的植皮,可也无法恢复到原来的容貌了。而且手术费用是个天文数字,不过雷欢喜已经承诺过全部费用由他和方寸公司来承担了。”

    “他?他一孩子能有多少钱?”梁雨丹一听就心疼起了儿子千辛万苦赚到的那些钱:“从公司账户上拨1oo万,当做贾婷轩的专门治疗费用。你再亲自去一趟医院,告诉医生,无论未来需要多少治疗费用,都由我们来出了。还有,帮我找找最好的整形医院,联系一下,看有没有希望最大限度的帮助贾婷轩恢复容貌,不要怕花钱多。”

    欢喜哥,你的命真是好啊,有一个那么疼爱你的妈妈。

    弓自龙心里连连叹息。

    不光是你,就算你的朋友,你妈妈听到了也不惜一切代价要帮你,为的只是让你开心。嘿嘿,梁总开心了,公司里的职员将来日子也都好过了吧。

    我们的欢喜哥苦尽甘来的生活终于开始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