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家农场有条龙 > 第四百三十六章 两位陷入癫狂的教授
    仙桃村仙女山现了大量稀世珍贵文物!

    这一消息迅轰动了国内。

    事情的经过非常简单,仙女山风景旅游区的保安在做安全检查的时候,现了一个隐蔽的山洞,并且在山洞里现了人类居住的痕迹。

    而且,还现了藏匿在两口箱子。

    率队亲自进行安保检查的仙桃村村长雷欢喜立刻上报给了镇里。

    左书记对此非常重视,亲自带队来到仙桃村,并责令雷欢喜对现场立刻进行封锁,由他上报给市里。

    云东市市委干部、云东市文物保护局局长吕世凯、国内顶尖文物专家骆高棠等一大队人马浩浩荡荡的杀到了仙桃村。

    老实说,起初无论是吕世凯还是骆高棠,都不认为在仙桃村能够有什么了不起的现,按照他们的判断,这批古籍之类应该是清朝末年或者更晚时代遗留下来的。

    而在报告中还有竹简?那古籍是清末时期的赝品。

    在骆高棠教授看来,清末时期,一大批的八旗子弟破落,连吃饭都成为了大问题,不过他们其中的大部分都有一门本事:

    作假。

    有的是自己作假,有的是聘请高手作假,集中的就是竹简这些简单易做的东西,然后再找到受害者高价脱手。

    仙桃村的十有**就是这些东西。

    到达仙桃村的时候,进入仙女山的道路已经被暂时封闭了,大批的游客这次并没有焦急,而是同样充满了好奇,想要看看仙女山又现了什么宝贝。

    当踏着泥泞的小路来到那个山洞前,两口箱子已经被搬了出来。

    骆高棠打开了箱子。只看了一眼,目光立刻凝滞在了那里。

    这?这是什么?这?这不会是真的吧?

    拿起最上面的那本用破碎绸缎包着的书籍,小心翼翼的打开,一声惊呼从他的嘴里出:

    “温泉铭?天啊,是温泉铭的拓本!”

    和他一起来的一名姓匡的教授也是一声惊呼:“什么?温泉铭?不可能,不可能!”

    吕世凯局长现骆高棠的手在不断的颤抖着。有些好奇:“匡教授,温泉铭?温泉铭不是在法国巴黎国立图书馆吗?”

    “是,是,所以在这里怎么可能现温泉铭的拓本?”匡教授觉得不可思议:“虽然在唐朝的时候温泉铭的拓本不下二十余本,但是随着岁月流逝全部遗失了啊。”

    骆高棠好不容易才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下来,他和匡教授做了一个简单的检查,然后抬起头来,神色要多激动有多激动:“吕局长,初步可以判定。这本‘温泉铭’的拓本是真本。天啊,不不可思议了,这将是国内乃至全世界文物史上的一个最重大的现!”

    他激动的话都有些说不出了,匡教授帮他说了下去:“这表明,温泉铭的拓本并不仅仅存在于法国巴黎国立图书馆,在我国国内同样也现了温泉铭的拓本,了不起,这可以说是近十年来国内文物界最了不起的现。”

    “快看这。快看这!”还没有等吕世凯进一步询问,骆高棠又打开了一个绸缎包好的书记。厚厚的好几本书,然后他狂喜的叫了出来:

    “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

    这次是一直在边上听着的雷欢喜忍不住问了出来:“三藏法师?不会是西游记里的那个唐三藏吧?”

    “就是他,就是他!”骆高棠捧在手里视若珍宝:“唐太宗贞观元年,年仅25岁的青年和尚玄奘离开京城长安,只身到天竺游学。他从长安出后,途经中亚、阿富汗、巴基斯坦。历尽艰难险阻,最后到达了印度。他在那里学习了两年多,并在一次大型佛教经学辩论会任主讲,受到了赞誉。贞观十九年玄奘回到了长安,带回佛经657部。他这次西天取经。前后十九年,行程几万里,是一次传奇式的万里长征,轰动一时。

    后来玄奘口述西行见闻,由弟子辩机辑录成‘大唐西域记’十二卷。但这部书主要讲述了路上所见各国的历史、地理及交通,没有什么故事。及到他的弟子慧立、彦琮撰写的‘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则为玄奘的经历增添了许多神话色彩,这就是我们所熟悉的小说‘西游记’最原始的版本。雷村长,你,我!”

    他实在说不出话了。

    匡教授觉得自己的眼眶湿漉漉的,说话的时候声音也变得哽咽起来:“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的原本早就已经失传了,所以后世一直争论不休,这本书到底是玄奘法师的徒弟写的,还是后来者托名写的。而现在这原本的现可以彻底的打消这样的争论了。”

    骆高棠终于从震惊狂喜的情绪中平静下来:“吕局长,这口箱子里的书籍实在是太珍贵了,但是年代太久远,必须立刻进行妥善保存。我和匡教授会呆在这里,请你立刻调派大量的仪器和助手来协助我们。非同小可,非同小可,这里的任何一册书籍遭到损毁我们都将变成历史的罪人,谁也承担不了这样的责任啊!”

    吕世凯点了点头,立刻吩咐自己的手下赶紧办理。

    第一口箱子已经带给了他们无比的震撼,而当第二口箱子打开来的时候,骆高棠和匡教授完全不知道此时此刻该用什么语言来形容自己的心情了。

    是一些旁人看起来很普通的竹简。

    可是这些竹简在这些专家教授的眼里那又意味着什么?

    号称“法家先驱、圣人之师、华夏文明的保护着、华夏第一相”的管仲所著的“管子”一书里的“牧民”、“七法”、“宙合”等三篇。

    统率燕国等五国联军,连下齐国七十余城,不世的军事奇才乐毅的“上国君书”。

    太多了,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用骆教授和匡教授的话来说,这些珍贵竹简的价值丝毫不逊色于那些珍本,甚至更有价值。

    比如乐毅的“上国君书”,可以很好的填补一项空白,即乐毅受到燕惠王的猜忌投奔赵国之间他的心理活动,以及当时的军事态势。

    历史届争论不休的一些东西也可以随着这批竹简的面世而有了最终的答案。

    骆教授和匡教授两个人,一边握住了雷欢喜的一只手,连连晃动,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雷欢喜哭笑不得,这算什么意思?再看看两个都已经七十多岁的老教授,眼眶泛红,嘴唇哆嗦的样子,又有一些感动。

    看来自己这次真的是做了一件天大的好事了。

    还是吕世凯帮着说道:“雷欢喜同志,谢谢,谢谢你啊。我在文物局干了那么多年,和骆教授、匡教授也打了那么多年的交道了。全国各地我们去了不少地方,也见过许多珍贵的文物,可像他们今天这样,老实说我也是第一次见到啊。我代表云东市文物局,代表全国文物保护者,谢谢你,谢谢你!”

    雷欢喜笑了笑,什么也没有说。

    左书记有些奇怪:“这些那么珍贵的东西怎么会放在这个山洞里?这么多年了,这个山洞居然一直都没有被现。”

    这些疑问雷欢喜早就想好该怎么回答了:“左书记,仙桃村里一直流传着一个关于宰相后人的传说呢。”

    他把这个传说说了出来,很快得到了前任村长徐大格的证实:“是啊,村子里上了年纪的老人都知道这个传说,听说早几百年前,还有一伙强盗冲进了仙桃村,到处要找老宰相留下的宝藏,雷欢喜他们家的老祖先还被杀了两个,但强盗却什么都没有找到。”

    “啊?”雷欢喜叫了出来:“这和我们雷家又有什么关系了?”

    “你们雷家原本姓王啊。”徐大格不在意地说道:“这事都过去多少年了,也没人说起了。不过你们雷家有本家谱在呢,你爷爷过辈那会放在我那了,一直忘了给你,一会我去拿给你。”

    原来那个叫王舆的宰相后人,起兵勤王的时候,为了给王家留下后代,把自己最小的儿子留在了仙桃村,而且为了避祸,吩咐他改成了自己妻子的姓“雷”。

    这就是仙桃村雷家的由来。

    到了后来,雷家的人口越来越凋零,到了这一代就剩下了雷欢喜一个人。

    这次轮到我们的欢喜哥目瞪口呆了。

    合着弄了半天,自己居然是宰相的“后代”?

    自己虽然不算正经姓雷的,可到底也是雷家唯一的后人了。

    雷海叶?他可不算,他可无法活着从那个神秘的基地里出来了。

    那这么说来,自己可是那批书画唯一的,也是最名正言顺的继承者了?

    “那批强盗不会明白的。”骆高棠大是感慨:“这才是真正的财富啊,可是这批财富落到那些强盗的手里,对他们根本没有任何用处,反而会遭到无情的损毁。小雷同志,你的祖先为我们做了大好事,你也同样为我们做了大好事啊。不是你的祖先精心保存,不是你偶然的现,这批珍贵的文物恐怕很难重见天日了。”

    我们的欢喜哥可没有在乎这些。

    他唯一想的就是那些珍贵无比的字画该怎么好好的处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