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家农场有条龙 > 第1896章 巴恩斯先生的如意算盘
    亨利先生已经离开了。火然??? ?文  w?ww.ranwena`com

    屋子里安静的有些可怕。

    那些亨利留下的图纸就放在那里。

    可是雷欢喜看都没有去看一眼。

    不用看。

    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逃跑。

    或许在哈特曼的安排下,亨利的协助下,自己和哈里都能够成功的逃跑。

    可是以后呢?

    以后难道自己一直过着逃亡的生活吗?

    甚至还要牵连到自己的朋友?

    这绝不是雷欢喜想要看到的生活。

    自己既然敢来到这里,那就已经做好了了全部的心理准备。

    要么彻底的解决这个麻烦。

    要么就把自己的命留在这里吧……

    ……

    iai的全部成员都已经提前到达了。

    听证会将由钻石联盟iai的四位高层和元老院的8大元老们共同组成。

    以及钻石联盟的最终裁决官哈特曼先生。

    雷欢喜是否有罪,将完全由他们来进行定夺。

    也就是说命运就掌握在了他们手里。

    巴恩斯先生这个时候是意气风发的。

    尽管雷欢喜拒绝了他的合作要求,但是巴恩斯先生无所谓。

    胜券在握,任何人都无法改变这一结果了。

    他的同伴们也是这么想的。

    在他们看来,这一次是iai恢复光荣的最绝佳的时机了。

    没有人可以阻挡他们。

    没有人!

    “霍奇森夫人到!”

    随着埃尔顿管家的这个声音,在钻石联盟元老院内很具有一些传奇色彩的霍奇森夫人出现了。

    “霍奇森夫人,欢迎光临。”

    巴恩斯先生站起来迎接了霍奇森夫人的到来。

    说老实话,他是很看不起这个女人的。

    钻石联盟的高层完全应当全部由男人组成。

    为什么会让一个女人当上了元老院的元老?

    难道不知道最适合女人的位置就是厨房吗?

    巴恩斯先生历来都是大男子主义的狂热拥护者。

    当然,这次的情况有些特殊,他需要得到绝大多数人的支持。

    所以即便是在演戏,他也必须装得非常热情。

    “巴恩斯先生,你好。”霍奇森夫人淡淡的打了一声招呼。

    在此之前她甚至都不知道在钻石联盟内部还有一个什么iai。

    更加不认识巴恩斯这个人。

    她毕竟还是太年轻了,对钻石联盟的一些传统不是特别清楚。

    不过她已经和哈特曼先生通过电话了,也知道了这次事件的急迫性。

    雷欢喜居然惹上了这么大的麻烦!

    如果说钻石联盟内部谁最不希望雷欢喜出事,排在第一位的绝对是这位霍奇森夫人了。

    “关于这次事件。”巴恩斯先生很快把话题转到了这方面:“事态非常严重,我们希望得到你的全力支持。”

    “不就是一对小情侣逃跑了?”霍奇森夫人却一点都不在意地说道:“这点小事有什么大不了的呢?”

    巴恩斯先生的脸色略略变了一下。

    女人毕竟是女人啊。

    可是巴恩斯先生还是耐着性子说道:“这事情并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的。是谁指使雷欢喜策划了整起事件?还有格拉顿先生的神秘死亡到底是怎么回事?都需要我们去把这些谜团一一解开。”

    霍奇森夫人却忽然“咯咯”笑了起来:“亲爱的巴恩斯先生,我向您一定是在您的庄园里那些侦探小说看多了。啊,我建议您去投拍一部电影吧,电影的名字我都帮您想好了,就叫‘谁杀死了格拉顿’。”

    巴恩斯先生被气到了。

    这一次他是真正的被气到了。

    自己在很严肃认真的和霍奇森夫人说这件那么重要的事,可是你再看看霍奇森夫人的样子?根本就不在乎。

    这算什么?

    “好了,所有的事情都等到听证会开始后再说吧。”霍奇森夫人也不再笑了:“现在我准备去看看我的那位小情人雷欢喜。”

    什么?

    小情人?

    关于雷欢喜是霍奇森夫人小情人的这个典故,巴恩斯先生和他的同伴们当然是不知道的。

    可是看雷欢喜?那绝对的不可能。

    巴恩斯先生清了一下嗓子说道:

    “尊敬的霍奇森夫人,现在雷欢喜先生是本次事件的重大嫌疑人,在听证会开始前他不能够接触到任何人。”

    “我是钻石联盟元老院的元老。”对于自己的权利霍奇森夫人可是再清楚不过了:

    “按照组织的章程,对于任何听证会的人员,元老院的元老都可以在任何时候任何地点安排询问,以在听证会上做出自己最正确的判断。巴恩斯先生,我现在正在行使我的权利,难道你准备破坏组织的章程吗?”

    一顶大帽子就这么扣了下来。

    巴恩斯先生甚至想不到任何拒绝的理由。

    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霍奇森夫人离开了。

    谁也不能阻拦。

    这可是钻石联盟元老院的元老啊。

    “什么东西,什么东西!”巴恩斯先生有些气急败坏了:“女人,女人!我们的组织最高层怎么可以允许一个女人加入?我们的组织怎么可以允许一个女人来决定组织的命运?”

    “这个女人可不简单。”他的同伴切斯特先生苦笑了一声说道:“她很有一些传奇的色彩,她在元老院里不属于任何一个派别,但所有的元老们都对她很尊敬。即便连邓思坦这样的元老对这个女人也一样很头疼。”

    “那么在听证会的时候她会站在我们这一方吗?”巴恩斯先生冷静了一下自己的情绪,问出了自己最关心的这个问题。

    “这个问题那就很难说清楚了!”

    切斯特非常不确定地说道:“据说这个女人做任何事情都是凭借自己的好恶来做的,很情绪化的一个元老,完全凭借自己当时的一瞬间转念来做事的。”

    “那就暂时不管她了。”

    巴恩斯先生对这点也并不是特别的在乎:“罗斯克里夫家族和格莱格瑞家族很确定将站在我们这一方,毕竟是我们发现了他们诈死的家人,然后让肇事者得到了惩罚。他们会对我们感恩零涕的。”

    然后在巴恩斯先生的设想中,只要能把整件事件的黑手引导哈特曼先生的身上,在对哈特曼先生进行弹劾的时候罗斯克里夫家族和格莱格瑞家族一定会站在自己这一方的。

    报恩,恩这是一种报恩的行为。

    这也是全世界任何一个人类最正常的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