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家农场有条龙 > 第1991章 雷欢喜的奇思妙想
    四只杯子碰到了一起。火然??? ?文  w?ww.ranwena`com

    雷欢喜、老华、“赵虎”,和那个钱友海。

    “赵虎,现在可以说你的真名字了吧?”雷欢喜笑着问道。

    “我叫曲丙峰,是最早跟着师傅的。”

    “赵虎”曲丙峰笑了一下说道:

    “在师傅那么多的徒弟里,我是最笨最没用的那个,也就是入门的时间比较早,所以就厚着脸皮当上大师兄了。”

    “丙峰的资质是略微差了点。”老华接口说道:“可是做我们这行的,要那么好的资质做什么?丙峰原本是个做买卖的生意人。”

    哦,原来他以前还是正经的生意人?

    这点雷欢喜倒是没有想到。

    曲丙峰不但是个正经的生意人,而且还是个做的非常成功的生意人。

    只是后来被人骗了。

    被骗的倾家荡产。

    老婆带着孩子和他离婚了,他在外面还欠了一屁股的债。

    眼看好好的生活忽然就这么被毁了,曲炳辉痛不欲生。

    他想到了轻生结束自己的生命。

    而在他准备自杀前,正好遇到了老华。

    那时候老华还是一个独行侠,一个人独来独往。

    偶然知道了曲炳辉的事,这位“兼爱”派的当代掌门人起了侠义之心,仗义帮着曲炳辉出手了。

    他精心设计了一出骗局,反过来把那些骗子全都骗了。

    曲丙峰的钱又重新回来了。

    按理说,他可重新过上以前的正常生活了。

    可他没有。

    当亲眼目睹了老华的神乎其技之后,曲丙峰的心态一下子就变了。

    他忽然觉得自己之前都是白活了。

    原来在外面还有那么奇妙的世界。

    他把那些重新得到的钱全部都给了自己的前妻和孩子,毅然决然的想要拜师老华。

    老华那时候是单身一人,根本没有想过要收徒弟。

    曲丙峰这么一拜师,老华居然也动起了收徒的念头了。

    “兼爱”派都是两千年前的事情了,到了现代,全派上上下下就只有老华一个人了。

    其实这一派别已经名存实亡了。

    也是啊,自己想想,这都什么年代了,你好歹也是一个骗子,可好人不能骗,骗那些坏人吧,骗到手的钱绝大部分还要捐给那些穷人。

    这就是所谓的“劫富济贫”。

    这社会谁还会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傻事啊?

    所以谁愿意入什么“兼爱”派?

    老华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也就没动过收徒的心思。

    现在曲丙峰主动愿意加入,老华和他说了“兼爱”派的辛苦。

    没想到曲丙峰还是义无反顾的答应了下来。

    就这么,曲丙峰成为了老华的第一个徒弟。

    “可能就是因为丙峰的原因吧,我以后也慢慢的开始注意起了收徒,毕竟‘兼爱’派不能在我的手里给弄没了。”老华喝了一小口酒说道:

    “还别说,这么多年了,我居然也收了那么多愿意和我一起吃苦的徒弟。这还是让我比较欣慰的。”

    那个叫钱友海的笑了一下说道:

    “咱们入门前,师傅都和我们明说了,咱这一门,发财是不可能的了,可是做人顶天立地,问心无愧,这就足够了。”

    “什么顶天立地,问心无愧。”老华自嘲的笑了一下:“警察抓到我们,法院该判的还是得判,不会因为咱们顶着个‘侠骗’的名声就轻饶了咱们。”

    是啊。

    雷欢喜也在心里轻轻的叹息了一声。

    早就不是从前的社会了。

    哪怕现在是“兼爱”派的祖师爷,那位墨子大人活在现在,还继续和他那个时代那么做的话,肯定会被安个“聚众闹事破坏和谐”的罪名给抓了。

    再加上“兼爱”派的特殊性,造成成员只会越来越少。

    骗子是社会的一颗大毒瘤,而且根本没有消灭的办法。

    但是雷欢喜有一点是可以确信的:

    “侠骗”早晚都会消亡。

    “兼爱”派也早晚都会消亡的。

    “侠骗”说到底也还是骗子,而且是赚不了什么钱的骗子。

    从商业的角度来说,“兼爱”派其实也可以看成是一家公司,公司的员工有理想,有干劲,可赚不到多少工资。

    短期内没有问题,可一旦长期下去呢?

    热情会慢慢的消退的。

    你得赚钱养家糊口啊。

    自己肚子都填不饱,你还去当个屁的“侠骗”啊。

    这是再简单不过的道理了。

    反正是在喝酒,雷欢喜顺带着便提出了自己的这个疑惑。

    “欢喜,假如,咱们就是喝酒瞎聊啊。”老华在那问道:“假如‘兼爱’派交给你了,你会怎么带领他们?”

    老狐狸别给我挖坑,到时候你顺杆子上坡赖上我了怎么办?

    “华叔,咱们可说好了,是假如啊。”

    雷欢喜特别强调了“假如”两个字之后才说道:

    “我要是领导你们‘兼爱’派了,专骗那些坏人的钱,狠狠的往死里骗。骗到手的钱呢,分成三份,一份留在组织里,当成持续发展经费,一份分给有功人员,功劳大的拿多点,功劳小的自然拿小份。最后一份,咱们再拿出去做慈善。”

    老华和他的两个徒弟听的面面相觑。

    雷欢喜这可是对“兼爱”派保持了两千年的铁一般的规矩进行了挑战啊。

    不光是挑战,简直就是彻底的颠覆啊。

    这骗到的钱怎么可以一大半都留给了自己呢?

    “而且咱们这做慈善的钱也不能就这么随便的拿出去了。”

    雷欢喜却依旧在那兴致勃勃地说道:

    “给谁好?谁特别的需要钱,谁的需求不是那么的急切?咱们得做到心中有数。所以要有一个专门的调查机构,然后再由财务统一拨款。恩,财务也很重要,华叔,我是想到什么说什么,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在这里乱说啊。财务制度非常重要。

    咱们这钱啊,得有财务专门负责,就算是做慈善的钱,一时用不掉的,也不能总放在那里不管,咱们得拿出去投资,让钱再生钱,形成一个良性循环,让财务健康化,而且每过一段时间,都要向所有人公布一下财务使用情况,力争做到公平公开。”

    老华听的有些懵了。

    什么?

    这都什么啊?

    做投资?

    拿骗到手的钱去做投资?

    他什么时候听到过这样的安排啊?

    老华发现自己老了。

    可是仔细想想雷欢喜的话也未必没有道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