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家农场有条龙 > 2018章 雷欢喜给了老牛一个机会
    花学朗和赵美枝认识朱晋岩的过程也是很有一些戏剧性的。?  ?火然文 ?? w w?w?. r?a?n?w?e?na`com

    这对男女曾经在君诚集团所属的一家工地上打过工。

    那个时候的他们已经不用那么小心谨慎了。

    漫长的时间,加上艰苦的生活,早已让他们容貌大变。

    就算他们站在贺建军和老牛的面前,他们也都认不出来了。

    那次,是江胜利带人去君诚集团水处理工地捣乱时候的事情了。

    当时的朱晋岩又气又急,和林洋在那商量着应该怎么办才好。

    而正好路过工地办公室的花学朗偷听了他们的谈话。

    在说到江胜利的时候,朱晋岩也说到了贺建军。

    花学朗决定抓住这个机会改变自己的人生。

    他敲开了办公室的门,然后告诉朱晋岩自己有办法对付贺建军。

    那就是把自己和贺建军以及老牛的往事全部合盘托了出来。

    朱晋岩一瞬间就感兴趣了。

    于是就有了后来的一系列事情。

    “朱晋岩根本就是个骗子。”

    花学朗恨恨地说道:“他答应给我们一大笔钱的,结果就第一次给了我们3000块钱,就再也没有消息了,我们还是在工地上做着小工。而且他答应不出卖我们的,可是现在。”

    雷欢喜、贺建军、老牛三个人互相看了看。

    难道花学朗和赵美枝还指望着朱晋岩能够信守承诺吗?

    “军哥,我们能说的全都说了。”花学朗想到了目前自己的处境,在那苦苦哀求着说道:“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你放过我这次吧,我求求你,放过我这次吧。”

    “你背叛我,我可以原谅你。”贺建军淡淡地说道:“可是你勾引朋友的妻子,我处理不了这样的事情。”

    花学朗和赵美枝哀求的目光落到了老牛的身上。

    “老牛,我们好歹夫妻一场”

    “你给我闭嘴。”

    赵美枝刚一开口,便被老牛怒斥回去:“当年我进大牢,如果你提出和我离婚,我老牛绝对没有二话,也绝对不会拖累你的,可你弄了这么大顶绿帽子给我带?我是男人,这样的屈辱谁能够忍受?”

    说到这里,他在那里沉默了很久:

    “我本来已经想好了,一抓到你们这对狗男女,我就切下花学朗的那玩意,然后再给你毁容。可是现在看看你的样子,和毁容又有什么区别?”

    对于女人来说没有比这更加让人觉得羞辱的话了。

    赵美枝整个人都快要崩溃了。

    如果当年自己能够恪守妇道,那么现在也熬到老牛出狱了。

    自己的好日子也可以开始了。

    又何必再弄到现在这幅狼狈样子呢?

    可是这个世上永远没有“如果”。

    “你背叛我我可以原谅你,这10年来你已经接受了惩罚了。”老牛忽然轻轻叹息了一声:

    “和你的情人回到工地上去吧,从此后我们两不相欠,不要再来找我了。”

    的确,花学朗和赵美枝这10年来的惩罚已经够多了。

    已经不再需要老牛出手了。

    “谢谢,谢谢。”

    花学朗和赵美枝不断的说着“谢谢。”

    可就在这个时候老牛又慢吞吞的补上了几句话:

    “‘花狼’,你好歹也是在道上混过的,勾引大嫂是什么罪?出卖兄弟是什么罪?你总要有个交代才能走吧?”

    花学朗一瞬间面色再度变得惨白起来。

    没错,勾引大嫂要给老牛一个交代、

    把贺建军和老牛之间的恩怨卖给了朱晋岩也同样要给军哥一个交代。

    贺建军拔出一把匕首仍在了花学朗的面前。

    那是他曾经为了给老牛一个交代刺伤过自己的匕首。

    花学朗的身子在那不断的颤抖着。

    当年跟着军哥的时候,他也曾经是一个血性汉子。

    生死关头他从来都不会皱一下眉头。

    可是这10年来的艰苦生活已经把他的锐气全部都磨光了。

    他怕死,他现在比任何人都怕死。

    可是今天如果不给军哥和老牛一个交代,他就算能够离开这里,以后的噩梦也会不断的纠缠着他的。

    花学朗颤抖着手拿起了匕首……

    ……

    花学朗留下了三根手指头带着赵美枝一起走了。

    在切下自己手指头的时候,他疼的和杀猪一样。

    “变了,真的变了。”贺建军摇了摇头说道:“我记得以前他在我手下的时候,有次我们去打架,他被别人砍了好几刀,可是就是一声不吭,是条硬汉子啊,怎么现在变成这样了?”

    “10年啊,军哥,整整的10年啊。”

    雷欢喜在一边接口说道:“这10年来,他唯一想的就是怎么活下去,当年跟着你的样子他早就已经忘记了。他现在怕死,怕疼,他早已经习惯了现在的生活了。”

    “老贺。”

    这个时候老牛开口说道:“我最后的一点心事也已经了结了。你的伤,和我也有关系,我也没有办法补偿你,我欠你的,将来有朝一日你要来问我讨的话,只要一个电话就行。”

    “老牛,你现在准备到哪去?”

    雷欢喜忽然开口问道。

    “还能去哪?回衡阳呗。”老牛苦笑了一下。

    “老牛,你回衡阳做什么?留下吧。”

    老牛一怔:“什么,留下?”

    “留下,留在云东,留在方寸大酒店里。”雷欢喜淡淡的笑着说道:“你说你回去还能做什么?继续混社会吗?你都多大年纪了啊?”

    老牛迟疑着说道:“可是我留在你这里,我也不会做什么啊?”

    “老牛,我以前也是什么都不会做的。”贺建军接口说道:“不会做,咱们就慢慢的学,总是能够学会的。酒店里的保安经理因为年纪和身体的原因准备辞职了,你正好接任他的这张位置。”

    说到这里,生怕老牛误会似的急忙补充了几句:

    “哎,老牛,做保安经理可不是让你去打架啊,这点你一定要记得了。”

    “我、我能成吗?”

    老牛看起来还是不太确定的样子。

    “能成,一定能成。”

    这是雷欢喜和贺建军同时的回答。

    这一瞬间老牛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真的。

    他本来以为自己这一辈子就这样了。

    混社会的,还进过大牢呆了10年。

    谁会要自己呢?

    可是现在那么好的一个机会就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自己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

    老牛已经在心里做出了最郑重的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