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家农场有条龙 > 第2791章 给我纹两条带鱼去
    大炮仗来的时候,满头是汗,看起来这家伙也别吓坏了。

    这些该死的家伙啊,招惹谁不好,怎么招惹到了这两个杀星啊?

    江胜利是谁啊?

    前溪海集团的老总,后来贺建军的接班人。

    你去得罪他?

    这还算了,雷欢喜是谁啊?

    当年贺建军都和他称兄道弟的啊。、

    你现在居然把这两个人一起给得罪了?

    你让我这里怎么收场啊?

    “啪!”

    他对着刘秃子就是一个大嘴巴。

    刘秃子被打得脸上立刻冒出五个手指印,可还是站在那里一动都不敢动。

    “雷总,江总。”

    大炮仗讨好地说道:“是我不好,我没管教好他们。”

    “打人了。”雷欢喜指了一下身边的于明华:“进来就打,这是我们电子厂未来的总经理,现在我的总经理被打了,怎么算这笔账?”

    “啪!”

    大炮仗对着刘秃子又是一个巴掌。

    结结实实的一巴掌啊。

    然后大炮仗立刻说道:“是我的错,全都是我的错,你们想怎么处罚,都是一句话的事情,我大炮仗绝对没有二话。”

    “刘秃子啊,刚才道理呢,江总都和你说过了。”雷欢喜慢条斯理地说道:“现在,我也来和你说说道理。你喜欢打架?好啊,我陪你打,我能够立刻拿出一百万来陪你玩。你呢?你可以召集多少小弟?一百万,能买你身上的多少零部件?”

    冷汗,不断的顺着刘秃子的脑门上流下。

    “别以为自己身上有纹身,就是社会人了,你那纹的是什么?”

    “龙,是龙。”

    你妹,居然还纹龙?

    你也配?

    雷欢喜心里大是不满,真正的龙可正在自己的家里呢。

    “你老大说了,这件事怎么处理?行啊,我也不打你,也不骂你,我给你一个机会。”

    “雷总,您说,您说。”

    “把这个纹身洗了。”

    “是,是。”

    刘秃子和大炮仗都是一头雾水。

    这算什么惩罚?把纹身个洗了?

    可他们谁也不敢多问。

    “还有,给我重新纹上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

    “带鱼!”

    “啊!”

    刘秃子和大炮仗一起叫了起来。

    带鱼?

    在身上纹带鱼?

    老天啊,刘秃子简直都无法想象了。、

    自己把龙的纹身给洗了,纹上两条带鱼,这让自己将来怎么出去混啊?

    大夏天吃宵夜的时候,大家都脱了上衣赤膊,人家纹的不是龙就是虎,自己呢?

    带鱼?

    江胜利也是哭笑不得。

    小师兄这招可太损了啊,刘秃子将来别想在社会上混了啊。

    雷欢喜斜着眼睛看着他:“怎么,不愿意?”

    “愿意,愿意。”

    刘秃子总算也是个聪明人,知道自己这次祸闯的大了,赶紧的,对方让自己怎么做自己就怎么去做吧。

    “成了,这事就到此为止了。”雷欢喜也不愿意过分纠缠在这事上:“说说看,到底是谁让你们来的?是利亚电子商行的赵亚?”

    “不是。”刘秃子赶紧回答道:“是红姐。”

    “红姐?哪个红姐?”

    “戴曼红,红姐。”刘秃子一丝一毫也都不敢隐瞒:“红姐和我们早就认识了,那天,她请我们吃饭,说于明华欠了利亚电子商行一笔钱,一直要不回来。利亚的老板赵亚是她朋友,因此就找她帮忙,所以让我们去要,要回来了,她给我们百分之三十的回扣,我们一听这很不错,所以今天就来了。”

    雷欢喜的目光落到了于明华的身上:“老于,这是怎么回事?”

    一说起这事于明华就是愤愤不已:“是这么一回事,整个电子街,利亚电子商行进的货都是最便宜的,别人根本拿不到这个价,所以电子街上的很多商家,都是直接问他们拿货的,我也一样不例外,商行老板赵亚这个人吧,其实为人还可以。

    我们做过几次生意,一点问题都没有,所以之前我是非常信任他们的。

    上次,我又进了一批货,货到的很快,我还在外地和客户见面,所以就让他们直接放到了仓库里。

    我们这些商户的仓库都在一个地方,只要给管理员打个电话,直接就能放进去了。

    等我从外地回来,去仓库一看货,傻眼了,这根本不是我要的货啊,全部都是市场上的淘汰产品,根本卖不出去,而且,其实很多还是残次品。

    我赶紧打赵亚的电话,问他是不是发错货了,开始的时候,赵亚还是支支吾吾的,后来,他和我说我订的就是这批货,不可能会出错的,而且收货单都有了。

    我坏就坏在这里,因为当时我不在,所以就电话里委托管理员帮我签一下单子,那意思就是货进仓库了,但不意味着这就是我要的那批货啊。

    我到了利亚电子商行找他们理论,但是赵亚就是一口咬死了,我要的货已经发了,现在该我付剩余的款项了。

    我当然不肯了,和他争执了半天也都没有结果。后来,赵亚几乎每天都是几个电话来催款,我在电话里直截了当的告诉他,这批货我是不会认的,而且准备走法律途径来解决此事,之后几天他都一直没有电话,我还以为他理亏,没想到他居然会来这么一手。”

    雷欢喜听到这里也算是完全的明白了,这根本就是一个陷阱,就等着于明华往里跳呢。

    而且对方知道他什么时候不在,什么时候送货,最后再干脆来个霸王硬上弓。

    “董腾把自己保护的很好,利亚电子商行是他老婆的,但是法人代表是他家的一个远房亲戚,而且在商行里经营的,也不是董腾老婆本人,他知道,这事情一旦泄露了可就大了,所以他一直都很谨慎小心,基本不让他老婆出面,主要负责每个月盘账就行。

    负责利亚电子商行经营的,叫赵亚,早年也是电子厂的工人,后来辞职出去自己单干了。我也是很偶然的情况下才知道的,董腾对这个赵亚有恩,所以赵亚一直都在报答他,帮他经营这个电子商行,同时,赵亚也占着利亚电子商行百分之三十的股份。”

    电子厂财务经理马胜宝的话在雷欢喜的脑海里响起。

    那个叫戴曼红的,一定就是董腾的老婆。利亚电子商行真正的老板。

    而所有的这一切,都是戴曼红,或者是董腾本人直接策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