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系统之乡土懒人 > 第两千两百五十七章 免谈
    “把张扬的钱还她!”

    叶荣耀冷冷地看着张喜来说道。

    “钱……钱我都花完了!”

    张喜来恐惧地说道。

    眼前这男人实在是太可怕了,尤其你那个目光,真的很吓人。

    “看来你是不吃点苦头是不愿意还钱了。”

    叶荣耀说着,就在张喜来的身上点了点。

    “痒!”

    “好痒!”

    “痒死我了!”

    顿时张喜来有种浑身被几万只蚊子叮咬的感觉,难受的要死。

    张喜来不断地在地上打滚,不断地用手抓自己的身体,皮都被抓出一道道血印。

    那个样子吓得包厢里的几个女孩子都有些不敢看。

    “我……我还钱,我还钱!”

    这种瘙痒无比的感觉,让张喜来很快就奔溃了,哀求地说道。

    “愿意还钱了?”

    叶荣耀蹲下身子看着他。

    “是,是,我这就还钱。”

    张喜来急忙说道。

    这种被万千蚊蚁咬的感觉,张喜来一刻都不想要再享受了。

    叶荣耀点这张喜来真的愿意还钱了,就解开了他的痒穴。

    “舒服……”

    “真的太舒服了……”

    身体的那种极度的瘙痒感没有了,张喜来长呼了一口气。

    “张扬,你过来向他要钱。”

    叶荣耀对还傻愣愣地站在边上的张扬说道。

    剩下的事情就简单多了,现在都是信息时代,银行转账、微信转账、支付宝转账多种渠道,这张喜来把骗张扬获得的钱全部给还了,还支付了五万块钱的精神损失费给张扬。

    “我……我可以走了吗?”

    把钱都还给张扬后,张喜来紧张地看着叶荣耀问道。

    张喜来清楚,自己现在的命运就掌握在眼前这个魁梧的男人身上。

    “等警察来了,你自己去自首吧!”

    叶荣耀自然不会放走这个骗子了。

    对于骗子和小偷,叶荣耀是非常最痛恨的,对于这两类人,只要落入叶荣耀的手上,叶荣耀基本上都会送他去警局,让他接受法律的制裁。

    “你……”

    没有想到自己把骗过了的钱全部还给了这张扬,还补偿她五万元的精神损失费,眼前这个男人竟然还不放过自己。

    要知道一旦自己进了警局,面临的就是牢狱之灾。

    这可是张喜来不愿意接受的。

    “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不同意,前提是你能从我手上逃脱。”

    叶荣耀冷冷地看着张喜来说道、

    “我……我还是选择自首吧!”

    张喜来被叶荣耀的目光盯着浑身发凉,无奈地说道。

    这或许就是报应吧!

    在自己选择走上违法的这条不归路的时候,就应该知道早晚会有这么一天的。

    只是没有想到会来的这么早。

    五分钟不到,警务人员就过来了,因为这骗子张喜来很配合,什么都招供,叶荣耀他们只需要做下笔录,不用跟着去警局。

    警务人员把张喜来带走之后,王勤勤她们看叶荣耀的目光变得又敬又畏,当然更多的是崇拜。

    “大叔,谢谢你!”

    张扬紧咬着嘴唇,畏惧的看着叶荣耀,不过确是真心地感激叶荣耀。

    若不是叶荣耀,她还会傻乎乎地被这个骗子欺骗,后果真的不敢想象。

    此刻张扬的心情极为复杂,对叶荣耀感激,还有浓浓的羞愧。

    刚才进包厢的时候,自己可是对他热嘲冷讽的。

    越想,张扬越是有种钻地洞的想法。

    “要不是看着王萌的面子上,我才懒得管这破事呢!”

    叶荣耀面色冷漠地说道,对于这种贪慕虚荣的女孩子,叶荣耀是没有丝毫好感。

    顿时张扬满脸通红。

    很不好意思地走到王萌的面前对她说道:“谢谢你!”

    “算了,谁让我们曾经是一个宿舍里的好姐妹呢!”

    王萌叹了一口气说道。

    经历这事情后,自己跟张扬已经不可能再成为朋友了,过去的友谊也将要烟消云散。

    王萌不由地有些伤感。

    ……

    “大叔,对不起,本来带你出来嗨皮,没有想到遇上这样的事情。”

    从包厢里出来,王萌一脸歉意地说叶荣耀说道。

    本来王萌想要把自己的好闺蜜都叫上了,大家一起陪大叔唱歌嗨皮,结果遇上这样的事情,再在那里唱歌肯定是不可能了。

    “没事,你请大叔去吃夜宵就好了!”

    叶荣耀笑笑地说道。

    “大叔,我请你吃夜宵吧!”

    吴倩文急忙说道。

    现在吴倩文对叶荣耀崇拜的很。

    “好啊!”

    叶荣耀笑笑地说道。

    一群人就在路边的一家大排档吃夜宵。

    “大叔,你不知道你在包厢里太帅了,还会催眠术!”

    吴倩文几个女孩子的酒量都非常不错,三、五瓶啤酒下肚,吴倩文跟叶荣耀说话也不再约束了。

    “还行吧!”

    叶荣耀点点头说道。

    可能是代沟问题,叶荣耀发觉自己跟她们这群年轻人竟然没有什么共同语言了。

    “大叔,我们可不可以学这催眠术啊?”

    李雯看着叶荣耀问道。

    这催眠术实在是太牛逼了,要是自己学会了,那收入岂不是不得了。

    当然,李雯可没有想过做违法的事情。

    学会这催眠术的话,李雯想好了,自己可以去当心理医生,可以通过催眠,让失去记忆的人恢复记忆,可以帮助警察让罪犯坦白自己的罪行,反正用到正道上,也是非常非常挣钱的。

    “不行!”

    叶荣耀摇摇头说道。

    先不要说这催眠术很难学会,更重要的是这催眠术可不能乱传的,一旦被不法分子利用,可就麻烦了。

    各国都对会催眠术的医生登记在册,就是担心他们利用这催眠术来干违法的事情。

    而叶荣耀的催眠术可比当今这时代的催眠术厉害多了,这要是流传出去,后果不堪设想。

    所以叶荣耀不会轻易传授给别人的,尤其是眼前这几个女人,除了王萌外,其她几位在叶荣耀心里其实跟路人没有多大的区别。

    怎么可能把这“催眠术”传授给她们呢。

    “大叔,你就传授我们一点点催眠术吧,人家真的想要学啊……”

    李雯对叶荣耀撒娇道。

    “免谈!”

    叶荣耀态度很坚决地说道。

    因为没有什么共同语言,这顿夜宵很快就结束了。

    把王萌送回她住的公寓宿舍,叶荣耀就回酒店了。

    第二天早上。

    叶荣耀换上一身西服,就坐车去香格里拉酒店参加张万三的婚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