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异度 > 第四零九节 心机
    要真说起来,梵天这个神灵非常悲剧。??? ?燃文小说 ?  w?w?w?.?ranwena`com他本是主物质界印度教三大主神之一,还是个创世神,和盘古大爷一个地位。只是因为太过好色且作风卑劣而被唾弃,最终混的信徒还没他老婆多。不过在这个世界,梵天因为主物质界的地位而空前强大,虽然平常并不出现,但在遥远的过去,却曾经以一己之力掀起了莫大的浩劫。

    他想在异界内再创造一个新世界,结果失败,直接影响了数以万计的界域。最终导致这些界域彻底消逝。界域的残骸布满了虚空,生灵灭绝。

    而眼前的萨拉斯瓦蒂,就是梵天自己创造出的女神,只是创造后看其美貌,强行占有了她。萨拉斯瓦蒂在印度教中以多才多艺出名,并且在佛教中也占据了一席之地,也就是弁财天。

    这样一个优美,善良,多才多艺的女神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还似乎与这个界域的灾难有关?

    天空中,陈岩默默的望着这位优雅的女神,目光深邃。

    他仿佛又看到了那遥远之前的某天,某个女神来到他面前,说出的那个要求。

    “你是来,要我履行承诺的吗?”

    “无数年的等待,我当然会要一个答案。”连绵不绝的琴音戛然而止。只有旋律还缓缓蔓延。萨拉斯瓦蒂终于停止了弹奏,缓缓抬起头。

    那是一张几如梦幻的脸庞,朦胧,优美,神秘。充满了男性对女性所有的幻想……除了魅惑。

    也难怪梵天会在创造出萨拉斯瓦蒂后又占有她。实在他创造的太完美了。都说焚天是用梦来创造世界,维持世界。所以这萨拉斯瓦蒂也就带有了梦的元素。梦境,自然是美好的。所以萨拉斯瓦蒂也是美好的。

    当然,这种美好,也只限于远观。她是梵天的女神,任何人,任何恶魔,都不能觊觎她。

    “那个承诺……”陈岩眯起了眼睛。仿佛又回到了从前。前世的记忆在他的脑海中掠过,也带来了有关那个承诺的事。不过他却没有说出来,也没有答应的意思。反而转过头,看了一眼这个岩浆蔓延,天降陨石的破碎界域。

    “就是为了得到那个答案,你将灾难带来了这里?”

    “你知道,我并非掌管灾难的神。”萨拉斯瓦蒂摇摇头。“我也没有将怒火发泄在无辜生灵上的习惯。只是,我没有办法。”

    萨拉斯瓦蒂是梵天的女神,她的行踪自然会被梵天掌控。而梵天的手段哪怕在主物质界印度教的传说中也是好说不好听的。事实上,如果梵天不是印度教中的创世神,恐怕早就被群殴了。

    所以,萨拉斯瓦蒂并没有说谎。她并非想将灾难带来到这里,可她只要走到哪里,哪里就会有灾难。梵天是绝对不会让萨拉斯瓦蒂离开自己身边太久的。而一切让他看不过眼的地方,都只有一个下场,毁灭。也许这对于梵天来说只是打个哈欠的行为,但对于生活在这个界域的生灵与文明。却是无解的绝望。

    那达克族拼命挣扎的痛苦,为了希望而跳进绝境的无助,都是如此。

    只可惜这些对于梵天并没什么意义,他是永远看不到低级生命的苦痛。在他看来一切都是他创造的,他喜欢怎样就怎样,哪怕这个界域并非是主物质界也是一样。不幸的是,他具有那个能力。

    “你的痛苦,我非常了解。”陈岩点点头。“但这不是你将痛苦蔓延到更多的理由。既然你背负了这种痛苦,为什么不一直背负下去?你不是号称善与美的女神吗?”

    “这个世界,哪有什么善与美。”萨拉斯瓦蒂一声苦笑。“就算我有再多的理想,不还是要屈服在力量之下吗?”

    “当初,我带着那个疑问找到了你,想得到一个答案,你说让我等待。”

    “于是我等了,等到了你的死去,等到了你的转生。”

    “就这样,你还要我等待下去吗?”

    “我就连听到那个答案,都不行?”

    萨拉斯瓦蒂的神色越发凄苦。她缓缓站起身,张开双臂,露出无限美好的身材与朦胧。

    “看看,看看这个世界。多么的悲惨,多么的凄凉。但你我都知道这根本算不得什么,每分每秒,都有无数个这样的界域在毁灭。同样的故事在上演。也同样有无数个界域在诞生,在重复这个过程。”

    “界域。就是异界中的细胞。只要你们这些强权还在,它就会不断更替。”

    说到这里萨拉斯瓦蒂的声音低沉下来。她低着头,紧紧的抱住怀中的琵琶。

    “你……其实和他一样……”

    “我也……一样没有选择。”

    “说的好。”陈岩突然抬起手,轻轻的鼓起掌来。脸上也出现了淡淡的笑容。在他身后,莉亚目光怜悯的望着萨拉斯瓦蒂,走过来轻轻的抱住陈岩的手臂。

    “如果可以,帮帮他吧,就好像你帮我一样。”

    “莉亚,亲爱的,你永远和当初一样善良。”陈岩低下头,轻轻捧起莉亚的脸,目光专注的仿佛在看着一块瑰宝。“但你并不清楚异界的险恶,尤其是,恶魔的险恶。”

    “萨拉斯瓦蒂确实有着悲惨的命运,也有着愤怒与抗争的理由。但如果你认为什么都可以拯救就错了。”

    “啊?”莉亚瞪大了眼睛。“难道还有什么别的隐情?”

    “隐情到是没有。萨拉斯瓦蒂说的一切都是真的。”陈岩伸出手摸了摸莉亚的头顶,顺便捋顺了她的发丝。“但你不要忘记了,萨拉斯瓦蒂可是一个神啊,而且是一个在主物质界,信徒比梵天还要多的神灵。你认为她真的会弱小到眼前这般吗?”

    “一个强大的恶魔,会可怜到祈求怜悯?”

    “而且还成功的让你产生了怜悯?”

    “你是说………”莉亚也不是傻子,虽然同情心泛滥且非常单纯,但她和米索莉莉姆混了这么长时间,又怎么会什么都不懂?

    而这时对面的萨拉斯瓦蒂也看出不对,突然扔下了手中的琵琶。只听一声传遍界域的巨响,整个界域的岩浆都升上了天空,向着陈岩等人扑头盖脸的扑了过来!!

    “萨拉斯瓦蒂,这么多年你仍然在我面前耍心机。我如何能让你逃出我的手掌?”

    陈岩冷笑着说道。接着左肩上就突然裂开了一道口子,出现了一只眼睛。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