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仙界赢家 > 第1907章 静悟,强援
    七天七夜过去。

    周舒剑下,倒下了数以千计的炼尸。

    在城墙上站了好一会,举目四顾,再没有炼尸出现,似是已经被杀光了。

    周舒微松口气,放开域境,让里面的采盈和青雀出来,随即摆上阵法,安坐下来。

    这七天七夜,历经百战,紧张激烈,消耗巨大,可以确定的说,这是周舒经历的强度最大的一战,哪怕是异族攻城那次也比不上,但结果可能也是最好的,光是从战斗中得到的体悟就数不清了,毕竟那些炼尸全都是悟了道的修士,使用的道之力对周舒有很大的指导意义,如果都扩充到自己的舒之道里……简直是妙到巅峰。

    更不要说得到的法宝,以及许多其他的宝物。

    即使就这样回去,这一趟也不算亏了。

    必须一提的是,周舒也可以确定,之前那酷似袁的老者,绝对不会是袁。

    因为那样形貌的老者炼尸,他又遇到了五个。

    五个老者都长得一模一样,使用的法诀差不多,好像五个分身一般。

    周舒基本可以确定,那形貌应是后天变化而成,并非天生如此,只是不知道生成这变化的原因是什么,会是那邪魂,还是别的?

    老者们都带着那怪力,也都对周舒用了,当然,周舒也再没有中招。

    怪力等阶很高,不是周舒能抗衡的,但周舒也不必去抗衡,只让它们失去目标就好,适当的躲避不是问题,而且看得出来,那些老者对怪力的控制也非常不够,就像飞镖暗器一样在使用,无法很好的控制准度,而且施放以后就无法收回去,这样的使用方法,对周舒可构不成威胁。

    也是,这等力量,他们不太可能控制,更不可能拥有。

    大多数情况下,再好再强的力量,没有合适的法诀相配合,也没有太大用处。

    但他们能携带这怪力,并使用出来,也是颇有蹊跷,是谁给他们的,还是别的什么?

    很多问题,但周舒迟早会知道答案,只是不是现在,现在必须要静心凝思,寻那顿悟突破的机会。

    炼妖壶故作抱怨,“这几天,我快被你榨干了。”

    周舒淡淡的笑,“说反了,你得到的,比我用掉的,多出很多。”

    炼妖壶得意的道,“嘿嘿嘿,我知道瞒不过你,但我就是想说出来,太爽了。”

    壶身上下摇晃着,金光四射,那巨大的兴奋,看一眼就能感受出来。

    是的,炼妖壶为周舒提供了很多,维持域境,帮助恢复等等,但得到的更多,炼力诀无时无刻不在使用,那些修士炼尸施放的大多数力量,都被炼妖壶悄然转化,收入了炼妖界,归为己有。

    尤其是在炼尸们化作齑粉的时候,邪魂魂念消散,身体里积存的力量则全都落到了炼妖壶手里。

    上千炼尸的力量,除去周舒在战斗中消磨掉的,其余的几乎全都被炼妖壶炼化了。

    从这方面说,炼妖壶才是收获最大的,不仅炼妖界扩展了不少,自身也恢复了更多元气,怕是有巅峰时期的一成半了,这已是一个很大的突破。

    “多谢你,周舒。”

    炼妖壶很是诚挚,“跟着你,比我以前一个人要好太多了,不用多想心思,就能获得想要的力量……如果没有你,我不可能有这样的机会,更不可能炼化的那么容易,其实我知道,很多都是你故意让给我的,为此你多花了不少力气。”

    周舒平静的道,“不用谢我,这是你自己的选择,得到的也是你该得到的。”

    炼妖壶肯定的道,“你放心,我永远会遵守自己的承诺。”

    周舒缓声道,“看好周围,有情况随时通知我。”

    “是,我保证。”

    炼妖壶信誓旦旦。

    他早已折服于周舒,而现在又得到了如此好处,已是不可能生出二心,他想的,只是尽量避免过去造下的灾劫,一直追随着周舒。

    周舒似有所思,“让相如也出来吧,他的烙印消磨干净了,应该没问题。”

    话音未落,相如已经出现在周舒身边,平静的拱了拱手,“周兄,唤我有事?”

    周舒微笑还礼,“这里有些危险,我需要静悟一段时间,劳烦相如兄帮我守护。”

    消除了烙印的相如,修为不再被烙印压制,也就没有了两百息的限制,随时都能以最强姿态出现,而进入炼妖界后的他,也早已臣服周舒,算得上是一个强援。

    在修仙者多的地方,周舒不会让他出来,毕竟是攻击了玄黄界的帝江族,人类看到以后诸多不便,在这里却是没有关系。

    “可。”

    相如点头。

    周舒对采盈和青雀微笑示意,闭目不语,很快进了入定状态。

    采盈愣了愣,看了眼相如,小声道,“咦,他是谁啊,怎么从来没见过的?青,你见过么?”

    “没有。”

    青雀也有些愣,摇着头,带着一丝惊讶,“不过,我知道他是谁……他怎么会在这里的?”看向周舒,欲言又止,后半句没有出口,心中颇多疑惑,难道,周舒一直都带着他么?他可不是剑灵啊。

    “两位姑娘,在下相如,你们不必在意我,当我不存在就好。”

    相如拱手行礼,也不说话,立在原地,举目朝远处看去。

    青雀跟着还礼,不再多说,只采盈还在看,小声嘀咕道,“他的修为……好像比周还要高一点?”

    青雀点了点头,小声道,“如果按修仙者的境界算,他的修为已是九重天的顶峰,没有比他更高的了。”

    采盈惊了下,“啊,那本宫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青雀看了周舒一眼,传音道,“你见过的啊,他就是之前围攻玲玉城的那个帝江族,虽然化作了人形,气息也完全掩盖住了,但自身的气质无法隐藏,能看出帝王之相。”

    魂修大多都修炼过望气之道,她也是,当初能看出周舒的王道,现在也能看出帝江族。

    “就是那个帝江族啊!”

    采盈恍然而悟,惊道,“本宫知道他没死,但没想到居然变成这样子了,还对周这么遵从,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既然是他,总会有办法吧。”

    看着周舒,青雀不自觉的带出一丝微笑,这个人,无时无刻不让人意外,她都习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