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一世倾歌 > 025 怒火
    顾倾歌回到倾城居,坐在镜前仔细打量着铜镜中的自己。⊥燃文小說,www.ranwen.org

    早上因着要去赵氏那里,顾倾歌并没有过多留意自己的容貌,而是任由暖苏随意梳了一个髻,簪上一直普通的玉簪只扫了一眼就出了门。

    前世顾倾歌我行我素,可以不用管赵氏或者其他人的想法,但是既然重新开始,那么她必定是要做做样子的。

    毕竟人言可畏,前世的覆辙她可不会再重蹈一次。

    而眼前,在微微泛黄的铜镜中,印着一张美人面,只见美人双眉修长,若画中缥缈远山,一双潋滟的桃花眼一眨不眨的盯着镜中的人,眼底弥漫起层层雾霭,让人窥不到她真实的思绪,琼鼻绛唇,当真是翩若惊鸿、耀如春华。

    顾倾歌抬起左手轻抚左脸,前世的顾汐华因为嫉恨她的容貌,生生挖去了她左边脸颊上的肉皮,如今见到完好的脸,她竟生出一种破茧成蝶之感。

    暖苏在一旁轻笑,“小姐可是被自己的美貌惊住了?”

    顾倾歌回神嗔了她一眼,看到自己身上的衣服忍不住蹙眉,想了想还是吩咐道:“暖苏,你将我的衣服都整理下,那些颜色过于鲜艳的收起来,让锦绣阁的人来帮重新做些素雅的。”

    “啊?”暖苏不禁大吃一惊,“小姐您说的可是真的?这里面可是有老爷和夫人重金给您做的呢,真的全部收起来?”

    “收起来吧。”顾倾歌转眸看向镜中的自己,淡淡道,“可能以后再也不会用得上了。”

    暖苏望了望辛嬷嬷,在辛嬷嬷暗示性的眼神下应道:“是,奴婢这就去收拾。”

    暖苏去收拾衣服,辛嬷嬷上前,将顾倾歌髻的簪子扶了扶,“小姐真是变了很多。”

    顾倾歌微微勾了唇,“嬷嬷,府中情况你应该知道一些,若是还是以前的顾倾歌,只怕被啃的连骨头都不会留下来一块的。”

    辛嬷嬷叹了口气,“这样却是要辛苦小姐了。”

    “我不苦。”顾倾歌转眸看向辛嬷嬷,眼中光华璀璨,唇边一点笑容如曦光一般温暖而真实,“只要你们都好好的,我便不苦。”

    辛嬷嬷没有说话,却是握住了顾倾歌的手,紧紧的。

    门帘忽的被掀开,只见许氏带着初春的寒意快步走了进来,髻上的珠钗晃动的“叮铃”直响。

    许氏乃是许国公府的幼女,平日里一派大家闺秀的作风,鲜少有这么失态的时候。

    想必定是知道了赵氏让她习女红的事情了。

    顾倾歌暗暗叹了一口气,起身相迎,到了许氏面前微微俯身行礼:“娘亲。”

    许氏忙扶起她,“快起来,这哪里还需要你行礼的?”

    “礼不可废。”顾倾歌浅笑,“娘亲这么急着来可是为了女红之事?”

    “自然。”许氏拉着顾倾歌的手坐下,眉头蹙的紧紧的,“这赵氏当真是好毒的心思,你还在病中她便要如此苛待,也不怕传了出去被唾沫星子淹死。”

    许氏说话一直是温声细语,很少这么急促直白,这里面有可能受了顾建文性格长年累月的影响,更多的便应该是被赵氏被气的狠了。

    要不然平时都叫太夫人的她今日怎会直接喊赵氏呢?

    其实也不怪许氏恼怒,一方面顾倾歌还在病中却要修习这么劳心劳力的事情,的确于身体无利,另外一方面便是赵氏狠狠的打了许氏的脸面,因为顾倾歌的女红都是许氏教的,重新请女红师傅明着是指导顾倾歌,暗里不就是说许氏的女红平平,无力教导顾倾歌么?

    不过面对许氏这样的态度顾倾歌还是满意的,她可不希望许氏还和上辈子一样压着自己的性子迁就赵氏。

    “娘亲莫急,话虽是这么说了,但具体何时习女红还不是我说了算?况且今日下床走了走,感觉身子已大好,欧阳御医不也说了三日后便可换方子么,可见我并无大碍。”

    “话是这么说没错。”许氏神色稍缓,但还是忍不住蹙眉道:“但是你在水下那么久,身子虚空,这还未从病中出来便要习女红,你是想心疼死娘亲么?”

    顾倾歌闻言浅浅一笑,“娘亲是不是担心歌儿的女红?”

    许氏顿了顿,嗔了一眼巧笑倩兮的顾倾歌,“你的性格娘亲还不了解么,宁愿挥刀也不愿拿针的,这女红摆明了就是故意为难你。”

    是啊,上辈子的顾倾歌的确就是许氏说的这样,可是后来看到别的女子都绣荷包给心爱的男子,她便为了秦景文硬生生的磨了自己的性子,练习了许久的女红,直到绣出一个像模像样的荷包送给他之后才作罢。

    她仍然记得当时秦景文收到她亲手绣的荷包之后的惊喜,那眼中的光亮足以照亮一方天空,何况是她小小的心呢?

    呵,秦景文果然是演戏高手,恐怕连他自己都被自己骗了过去吧。

    顾倾歌也不多说,毕竟说了许氏也是将信将疑的,倒不如到时候让许氏亲眼见证,便道:“娘亲不必担心,歌儿心中有数,到了那日娘亲便会知道了。”

    许氏看着顾倾歌自信的样子,心中骄傲却又有些失落。

    她环顾了四周,这才现顾倾歌的身边只有辛嬷嬷,便问道:“暖苏呢?”

    “我让她帮我收拾衣物去了。”

    许氏一愣,还以为顾倾歌是要将冬装收起来换春装,想到她的身体便有些不赞同,“你的身体还虚,若是冬装都收起来的话怎么保暖?”

    “不是的娘亲。”顾倾歌解释道,“我是看着以往的衣物太过于鲜艳,便想着换些素雅的,这才让暖苏去收拾的。”

    许氏颇为诧异的看了看顾倾歌,“你不是一向喜欢红色么?”

    顾倾歌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大红色的锦服,仿若自言自语道:“过于华丽了,再者以往该舍弃的便要全部舍弃。”

    许氏心中有些疑惑,却没有相问,只是道:“也好,那等下我让素芸派人去请锦绣阁的锦娘过来,帮你重新做些衣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