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一世倾歌 > 355 利用
    宋朝阳心中一惊,忙问道:“你告诉哥哥,为什么你一定要让顾小姐死?”

    “他们都不相信我。火然?文 ??? w?w?w?.ranwen`org”宋清霜像是溺水的人一般紧紧的拉住宋朝阳的袖子,哭泣道:“哥哥,他们都不相信我,你相不相信我?”

    “我信。”宋朝阳道:“所以你说给我听听好不好?”

    宋清霜忙不迭的点头,将事情的原委都说了出来。

    原来,当知道顾倾歌不舒服的时候,宋清霜便生出了一个恶毒的念头,那便是,毁了顾倾歌的清白,也只有这样,顾倾歌才不会和自己争秦景文。

    当然,这个念头不是凭空而来的,而是她刚刚认识的顾汐华一句无心之言引出来的。

    顾汐华当时看着虚弱无力准备去休息的顾倾歌,忽然低声道:“大小姐这么美好,也不知道将来谁有福气能娶到她,我想,以大小姐的眼光,这人不是王孙贵族,也是民门子弟吧。”

    顾汐华顿了顿,又道:“也是,像大小姐这般清清白白、家世又好的女子,谁不想娶回家呢?一般人也只有羡慕的份了!”

    就是这样的一句话,勾起了宋清霜心底无限的恶念。

    她的心底隐隐的冒出这样一个念头,那就是:如果顾倾歌不清白了,被家族遗弃了,那样,就不会有人想要娶她,她也就不能勾引秦景文了!

    于是,宋清霜便找了个借口离开。

    她先是让浣纱去打听顾倾歌去的是哪一间客房,之后又找来了乞丐,想要用最卑微为肮脏的人去毁顾倾歌的清白,却不想顾倾歌没毁成,她自己莫名其妙的成了失去清白的那一个。

    宋朝阳听完了整件事情的经过之后,心中不由得暗暗震惊。

    他虽然不屑于阴谋诡计,但是并不代表他不知道!

    他比宋清霜年长几岁,性格也比她稳重,所以从宋清霜的话里他得知,第一,这件事情是顾汐华在推动怂恿的;第二,那便是顾倾歌将计就计。

    想到第一次见顾倾歌的场景,宋朝阳心中有些不是滋味,那样美好的一个人,甚至在那一次见面之后他无数次想起来的那样一个人,会是设计自己妹妹的人么?

    宋朝阳不想相信,但是又没有理由去说服自己不去相信。

    除了这些之外,还让宋朝阳想不明白的是,方通又为何出现在现场。

    宋清霜既然说找了乞丐,就不会想到要去找方通,再说,以她的阅历也不知道方通这个人。

    宋朝阳只知道,乞丐和方通一口咬定,自己都是宋清霜找来的,方通更是说自己和宋清霜已经私定终生,却不想,这里面大有文章!

    方通到底是自己阴错阳差的参与进去了,还是说,这是另外一个阴谋?

    有另外的人想要利用方通对付顾倾歌,但是不巧的是宋清霜好死不死的遇上了,于是这才有了那样的一幕?

    宋朝阳越想越觉得这个可能性很高,但是现在乞丐已死,浣纱也被父亲秘密处理了,这件事情的当事人,除了宋清霜,便只剩下顾倾歌和方通了。

    顾倾歌身为女子,在忠勇侯府里面,宋朝阳自然是不好上门寻找的,但是整个方通......

    想到他对自己妹妹做的一切,宋朝阳便满怀怒火!

    方通自从被送回方侯爷那里之后,便一直被严加看管起来,外人都不被允许探视,这让实在让有些无奈。

    宋清霜已经等不了那么长的时间就会被送去家庙,既然明的来不了,那么,只能来暗的了!

    想到父亲刚刚说的话,宋朝阳不禁无奈的苦笑一声。

    这个世界,的确不会只有黑白啊。

    宋朝阳安慰了宋清霜几句,便匆匆离去了,但是他却没有注意到,在他起身离开的时候,宋清霜眼中飞快的闪过一丝怨毒和恨意。

    顾倾歌,虽然我身陷囹圄,但是都不需要我出手,就有人能够将你置之死地!

    确认宋朝阳已经离开了,宋清霜的嘴角才勾起一丝冷笑,她缓慢的站起身,拍了拍膝盖上的灰尘,冷笑道:“顾倾歌,我在地狱里,等着你!”

    宋朝阳离开之后便让自己贴身的随从赵炎准备一下,夜探方府。

    赵炎虽然惊讶,但是什么都没有说,转身下去准备晚上需要的夜行衣之类的东西。

    夜幕降临的时候,宋朝阳和赵炎便飞身前往方府。

    自从方侯爷用自己的所有换的方通的一条性命之后,原先的侯爵府便变成了方府,里面巡夜的人数也减少了不少。

    赵炎事先已经查探过方府的地形,因此宋朝阳很容易的便找到了方通的住处。

    两人蒙着面,避开了夜巡的人,飞身上了屋顶,从屋顶上揭下一片瓦片,就见方通正趴在床上呼呼大睡。

    宋朝阳心中又是一阵怒火!

    自己的妹妹还在那里受着苦,可是这个罪魁祸首却是一点事情都没有,还在这里享福!

    宋朝阳飞身而下,大大方方的从正门走入,将还在睡的正香的方通的杯子一掀开,拿着剑柄便是对着方通的伤口一通乱打。

    因为白天宋宏在鞭打方通的时候宋朝阳也在,因而他十分清楚方通什么地方受了伤,下手也是一次比一次准,一次比一次狠。

    “啊!”方通痛叫出声,刚一出声便被人捂住了口鼻,只嗯呢该发出“唔唔”的闷哼。

    宋朝阳直到打的过瘾了,这才将剑架在方通的脖子上,刻意压低了声音,让自己的声音变得粗糙许多,“我问你,你是受了何人指使,去陷害顾倾歌的!”

    方通又是一阵“唔唔”的声音,示意宋朝阳先放开他的嘴巴他才能说话。

    宋朝阳凑到他耳边,低声道:“你给我放聪明一点,要是叫出声,我手里的剑可是不长眼睛的,要是你真想试试看是你的人来的快还是我的剑快的话,我也不介意。”

    方通又是一阵“唔唔”声,一边“唔唔”叫着一边连连点头,像是怕宋朝阳不相信自己,他又举起了自己的右手做对天发誓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