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妃常霸道 > 第九百二十七章
    第九百二十七章

    风吹过,二人无语。r?anw  en w?w?w?.?r?a?n?w?e?n?a`c?o m?

    看着这个备受惊吓,却又跟以前一样倔强的女子,苏南歌是拿她一点儿办法没有,记忆是没了,性格却没有变,还是那么的固执,别人想要说服她,首先要有说服她的证据。

    这个女人在现代参加辩论的时候,那可是主辩方的主辩,这个人几乎是打遍天下无敌手,答辩的时候那是有理有据,可以说是能够怼到对方怀疑人生的。

    他对她还是那么了解,可是他在她的心目中却是无知,失去记忆后的她,对他一点儿都没有印象,更不要说了解,只是现在因为被他救了两次,对他产生了信任而已。

    “我不想跟他们回去,我就算是皇妃,可是我失忆了啊。都不知道什么隐藏着多少杀机,或许以前我还知道谁要害我。可是现在我都不知道,我若是回了皇宫,那不是自己往火坑里跳吗?”

    她可怜巴巴的看了看苏南歌,一双剪水眸子,双瞳如墨深不见底,可是此时却泛着凄楚可怜,“我相信我记忆没有丢失的时候,也是想要离开皇宫的,不然就不会逃到这荒郊野岭来。”

    “如果非要回去,也要等我的记忆回来再说。”

    欧阳何月主意已定,而且她看得出来,身边的这个人,这个恩人,他不会赶她走的,“我以后就跟在你身边吧,等我记忆恢复了,肯定不会忘记您的大恩大德的。”

    这些话欧阳何月迟早是要说的,因为她此时实在是太过于迷茫,苏南歌来到她的身边,对于她来说就好像是一棵救命稻草一样,也像是她的朋友,她的伙伴,她只想要暂时像浮萍一样,随水流而聚散。

    许久不见他说话,他只是默默的给马儿喂了一些草,然后到河边去取了水,默默的储备着路上的干粮,这期间他一句话都没有说。

    此时天已经开始放亮了,她能够清楚的看到他的长相,看起来一个人喜欢一个人,似乎都是上天注定的一样,不管是她失忆还是没有失忆,意中人的样子始终是那个样子。

    他眉宇之间带着不凡,高挺的鼻梁看起来好像是刀雕一般,好看的下巴微微翘着。他不笑的时候有些严肃,笑起来却又十分阳光,欧阳何月喜欢阳光型的男子,笑起来温暖的男子。

    对于苏南歌她自然是十分欢喜的。

    “可是,我不能带你走。”

    苏南歌拍了拍马鞍,抬起头来看着她,他的目光是那么的平静,不带丝毫的闪躲,足以见得这个人,问心无愧。

    “因为我们不是同一类人。”

    苏南歌的声音是那么不疾不徐,听起起来没有任何的恶意,“你是皇妃,可是我和你不是为同一个朝廷效力。如果我带你回去,会对你的带来危险。”

    他已经失去了兵权,此时自身难保,如果再带上她,不知道还能不能够顺利的将十四救出来了,如果他师妹能够和对方的皇子谈妥当,来一场假意较量,那么他是不是就可以得到皇上重新重用呢?

    但是他更清楚没有谁无缘无故的为了别人,而和别的国家为敌。

    师妹如果和对方谈妥了,不知道要许下怎样的条件,但是为了救十四,他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我反正也失忆了,随便起个名字,谁也不认识我,怕什么?怕我知道你们的秘密,以后会对你们不利?”

    欧阳和月瞪着大眼睛看着他,这个男人不是小肚鸡肠的人,如果那样的话,他也不用救她了,直接让她被狼吃了,他还立功了,直接回去请赏就可以了,还费那么多的功夫干什么。

    “只有一匹马!”

    苏南歌其实还没有想好要不要带她回去,所以有一句没有句的搪塞着,事实上也是给自己一点儿时间考虑这个问题。

    十四那边似乎已经变得没有那么着急了,疫情的源头找到了,只要得到控制,哪里还有什么好顾忌的,只要人还在,只要人活着,就没有做不了的事儿,今天不行明天,明天不行,后天,后天不行,大后天,大大后天,总有一天是可以的。

    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大概就是这样的道理,不放弃才会有希望。

    “没关系,我们可以同骑一匹马,我看你也不是那么太拘谨的人,我就吃点儿亏了,和你坐一起。”欧阳和月既然已经知道自己是皇妃了,她就猜想皇妃的地位很高,所以她此时和一个普通的侍卫说话,还面带笑容,这样一来不管她做错了什么大事儿,都不会有人管的。

    “哼!”

    苏南歌了冷笑一声,这个女人到底是女人。

    “你吃点儿亏?”

    苏南歌看着她,她此时失忆了还是那么好强,这都要表现出她的大度啊,明明是她占了便宜,“你可以下马自己走。”

    他话音刚落,欧阳和月突然拍着手跳了起来,她走到苏南歌的面前,看着他的眼睛,“这么说你答应带我一起走了。”

    “我什么时候答应的?”

    苏南歌突然意识到自己刚才说错话了,但是那无意中的话是不是就是说他内心也是那么想的,他想要带着她走。

    “你刚才说我可以自己下马走啊,这不是已经答应我带我一起走了嘛。谢谢了。”欧阳和月偷偷的笑着,然后纵身一跃上了马背,“我们那就早点儿赶路吧。”

    苏南歌拿她一点儿办法都没有,大家都知道她是最特别的哪一个,而且别的嫔妃学都学不来的,所以皇妃还是幸福的,有些人在这个世界上白走一遭,除了他的父母别已经没有人关心他了。

    “好。”

    欧阳和月抿着嘴,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感受着他抱着她,他那温暖的怀抱,就好像是情侣一般。

    女孩子都是喜欢幻想的,这个时候她都开始脑补以后和苏南歌在一起生活的场景了一样,她高兴的合不拢嘴,每一句话都是她经过安排的,所以她只希望这次成功能够留住他的心,她希望他不要漂泊了流浪了,这里才是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