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器 > 第一百四十四章 奇闻(求订阅!)
    夏意渐消,秋意渐起,这一日天朗气清,惠风和畅,周承乘着清晨的凉风,来到了他离开西秦之前最后一个大郡城“淮陵郡”。¢£燃¢£文¢£小¢£说,www.ranWen.org

    淮陵郡是西秦最为重要的几大郡城之一,是整个国家北部水路的交通枢纽,每一天都会有着大量的商运船只在这里靠岸,离去。

    留下的是大量的货物,或者巨额的金钱。

    这是一个繁华之地,也是一个烟花之地,同样也是一个极度安全的地方,天下十二世家之一的王氏就在此地传承。

    淮陵王氏算不得老牌世家,传承至今也不过三千余年,也只在一千多年前出过一位天尊,但却没有任何一个势力敢小瞧王家。

    此处水路交通方便,王家在淮陵郡,几乎已经占据了整体水运船只的八成!家中还有四位神君,其中家主还持有九阶神器,短时间内同样能够爆出堪比天尊的实力!

    这绝对是天下顶尖势力之列。

    周承闲庭信步一般地走在淮陵郡成的大街上,心里思忖着后续的计划,这一次他并不仅仅是路过这里,还是要在这里待上一段时间。

    炼制太虚归藏所需主要材料之一的“万法蕴神泉”,就是淮陵郡的特产,而且是归王家所有,周承要想办法取得一些。

    不过这“万法蕴神泉”虽然算不上稀世珍宝,但却是淮陵王家独有,同时也是王家修炼家传功法《万法凝道诀》的必备之物。

    于是周承也有些为难,他和王家并无交情,前去讨要的话,只怕会十分困难。

    其实他身上能够用来交换“万法蕴神泉”的宝物还是挺多的,无论是化骨阴神幡还是纳海容江瓶,只要他肯拿出来,王家肯定是会毫不犹豫,而且是喜滋滋地送他万法蕴神泉。

    不过这个念头也只是在周承的脑海里闪了一下,随后就被他抛弃。

    六阶神器和七阶秘宝何其珍贵,无论多少万法蕴神泉都是无法与之相比的。

    “难啊。”周承轻轻抚着额头,轻叹道:“幸亏我在谢前辈那里换了九成的材料,否则还不得麻烦死?”

    “或许,应该先打听一下王家有什么需求,最后各取所需应该也是可以的。”周承心里思量道。

    ……

    打听消息自然是要找人多的地方,淮陵郡城地域繁华,无论是港口码头还是街头巷尾,都是人头攒动,随便选个地方就就行,倒也省了周承不少功夫。

    不过还没等周承打听到什么消息,却是先碰到了之前在船上遇到的沈家三人。

    沈蝶这小丫头见到周承便蹦蹦跳跳地挥手喊道:“书生,书生!”

    沈长兴拱手说道:“袁公子,我们又见面了。”

    周承笑道:“几位也是来这里乘船去北齐?”

    淮陵郡临近沧水,有些直达北齐地船只,比起翻山越岭的6路要快上许多。

    沈长兴也笑道:“看来袁公子也是了。”

    “爹,你们不要在大街上说话了,”沈蝶拽了拽沈长兴的袖子,说道:“我们带这个书生去那个好玩的地方怎么样?

    好玩的地方?周承心里有些疑惑,按理说自己和这沈蝶还算不上熟络,她怎么这样热情?

    沈长兴拍了拍沈蝶地头,然后对周承说道:“小女刚才见到了周清远,现在心情有些激动,还请袁公子不要介意。”

    什么?见到了周清远?难道他们认出我来了,这不可能啊。周承咋了咋嘴巴,感到十分的不可思议,英华榜可没有画像,认识自己的人应该没有多少才对。

    沈蝶见了周承的表情,嘟着小嘴哼道:“怎么,书生你不信吗?嘿,现在我们就带你去看看周清远哥哥!”

    “啊?去见谁?”周承一时间都没有反应过来,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去看周清远哥哥啊,力魄期就登上英华榜的周清远啊!”沈蝶又喊了一句,似乎因为周承不尊敬“周清远”的态度而感到不快。

    我去,难道是有冒牌货?周承嘴角微微抽搐,他是明白沈蝶的意思了,这淮陵郡城里似乎是出现了一个自己之外的“周清远”……

    这居然还有冒名顶替的!周承终于是明白当初李逵遇到李鬼的感觉了,当真是十分的奇妙。

    “周清远在哪?”周承哭笑不得的向沈蝶问道。

    沈蝶拽了拽沈长兴的袖子,说道:“爹,这书生想去看看周清远哥哥呢,我们带他去吧。”

    一旁的沈文蕴笑道:“我看是你自己还想去看吧,那周清远虽然厉害,但外貌却是不如想象中的出众。”

    外貌不出众……周承暗自翻了个白眼,你假扮也考虑一下自身质量啊!

    沈蝶不满地瞥了自己哥哥一眼,说道:“哥,你不懂,周清远哥哥那叫返璞归真,内秀其中。”

    周承突然感觉自己胸口有些闷,我还返璞归真,我还内秀……他现在有一种把那个“周清远”掐死的冲动。

    沈长兴也是颇为宠溺沈蝶,便对周承说道:“袁公子可要去看看这位年轻高手。”

    沈文蕴也在一旁说道:“袁公子,这周清远的年岁比我们还要小上几年,却已经有了这般成就,定是有过人之处,去看看他,说不定还能得到些修炼经验。”

    沈蝶这个哥哥不怎么说话,一说话就是一大串,这又把“周清远”大肆追捧了一番,目的……应该是为了逗沈蝶开心。

    只是周承这次听了却是没有之前的窃喜了,他深吸了一口气,沉声说道:“好,还请几位带路,在下对这‘周清远’……也是十分好奇。”

    周承感觉自己说“周清远”三个字的时候,应该是咬牙切齿地说出来的。

    “好啊!”沈蝶顿时欢呼雀跃了起来。

    ……

    周承随着沈家三人穿过来几条街巷,来到了一处造型别致华丽的酒楼前。

    这时正见一个身穿白底蓝纹道袍,竖着紫色冠的青年从里面走了出来。

    他腰间挂着个红葫芦,走路摇摇晃晃,眼神有些迷离,嘴里嘟囔道:“哈哈哈,好酒!”

    “就是他,就是他!”沈蝶神情激动的指着那青年,说道:“他就是周清远哥哥,没想到他喝醉了也是这么潇洒!”

    潇洒个鬼啊!我从不喝酒!周承心里现在不知道蹦出多少个卧槽!

    而且眼前这货似乎连纯阳宗的门派服饰都没搞清楚,紫色道冠明明是器宗一脉的装束!

    “呦,小妹妹,是你啊,我们又见面了。”那青年突然转过身,看向沈蝶,笑眯眯地走了过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