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器 > 第四百九十五章 来到十年后了?
    玉兔东升,星光闪烁,已是夜晚时分。∏∈燃∏∈文∏∈小∏∈说,www.ranwen.org

    林间的小木屋孤零零地立在那里,昏黄的灯光微微摇曳,显出几分凄凉,看那床中的影子,应是有一名女子独居在此。

    通常而言,周承和道荣这两个男子不应该在这个时候拜访一名女子的,但此时此地在这里出现一座小木屋,无论如何都是透着几分诡异,或许这里就是山中迷阵的中枢也说不定。

    分开地上的杂草与树枝,周承与道荣来到了门前,见道荣有些局促,周承便敲了敲门,轻声问道:“请问有人在家吗?”

    话音刚落,就见着这小屋之内的灯火骤然熄灭,原本扮演的房门也紧闭了起来,天上月华隐去,星光藏在云后,周围竟是再也不见半点光亮。

    就连这木屋也像是被施加了隔绝神识的禁制一般,根本就无法将神识渗透其中。

    就在此时,缕缕白色雾气在地面升起,就像是一层层烟雾越来越浓,明明是盛夏时分,在这些雾气中却是传来了阵阵寒意。

    这不是通常意义上的寒冷,这是来自于神识感知的寒意,这雾气中的寒意直面神魂!

    周承对于这种种诡异变化置若罔闻,就像是完全没有放在心上似的,甚至注意力都没有放在那些变化上面,而是饶有兴味地看着那座木屋,他有夜视之能,神识感应又强,自然能够穿透黑暗和禁制看透屋内的情形。

    “道友小心!莫要离开我三尺之内!”道荣神情严肃,手持浮尘,法力暗运,同时将神识扩散而出,探查着周围情形,一有异动他就会立刻起攻击!

    嗡嗡嗡!

    白色的雾气中突然传来震颤声,就像是有木板在颤动一般,道道黑影在其中摇晃,好似有什么东西要形成了。

    道荣目光一凝,手里的浮尘泛起来青光。他在那黑影上感受到了不亚于英魄期圆满的气息。

    呼!

    忽的一阵冷风吹过,吹过散了雾气,吹走了天上的云朵,月华重现。星光再次闪烁起来,在看地上依旧是只有树木和藤蔓,方才那股强大的气息也消失不见。

    吱呀!

    木门再次开了一道缝隙,昏黄的灯光也亮了起来,这一切就如同是他们敲门之前。没有丝毫的变化。

    有趣,周承的嘴角微微扬起,这木屋里的人的确是做了些有趣的事情,如果不是有自己在,说不定道荣还真有可能载在这里了。

    这翻不知当真是十分的有趣,看来上清道和邯都李氏当真是下了一番苦功了,杀人不用刀啊。

    “夜晚风寒,两位道长为何要外面站着?”木屋内传来了一个轻柔甜腻的女声,听起来十分的顺耳,令人感到十分的舒服。

    道荣听到这个声音微微一愣。身躯明显颤抖了一下,脸上露出了疑惑之色。

    周承凑过来,说道:“道友,既然里面的这位姑娘邀请,那么我们就进去吧。”

    “也好。”道荣点了点头,就与周承一同推门走了进去。

    木屋不大,只分成了两件,外面的一间灯光较暗,有些锅碗之类生活用品,转进里屋。只见一桌一床和三张椅子。

    床边上正坐着一名白衣女子,她看起来二十许岁,面容绝美,杏眼明眸。眉如远山,肌肤略显苍白,但却更添几分弱柳扶风之感,令人心生怜惜。

    那只温寒兔此时正安详地趴在白衣女子的图上,闭着眼睛出呼呼的声音,看起来似乎已经睡着了。

    “你。你是什么人!?”道荣见到这女子后竟是失去了一贯的冷静,死死地盯着对方,就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周承则是满脸的疑惑,似乎是完全不清楚生了什么事情。

    白衣女子的目光也是凝固在了道荣的身上,然后就见两串泪珠躺下,她竟是哭了,“师兄,我终于见到你了。”

    铮!

    金铁交鸣之声响起,道荣手里的白玉拂尘突然扬起,青芒爆,如同万千剑光飞洒,穿透虚空,斩断气流,竟是直接向那白衣女子刺去。

    “你是何方妖孽,为何要变作我师妹的样子!?”

    白衣女子不闪不避,她的眼神里甚至看不到丝毫恐惧,就这么面对这万千青芒,静静地坐在那里。

    铮铮铮!

    万千青芒在距离白衣女子三寸的时候戛然而止,随即就化作道道流光飘散。

    道荣终究还是下不了手,他深吸了一口气,神识凝聚道最大的程度,将白衣女子完全笼罩,试图揭露对方的伪装。

    然而随着神识感知的增强,道荣的脸色却是越来越古怪,最后叹息道:“程师妹,你怎么来这里了,而且你的样子怎么……”

    “程师妹……”白衣女子喃喃自语,反复念叨了好些遍,忽的又抽泣了起来,泪如雨下,看的道荣又是一阵慌乱。

    “师妹,你这是怎么了?”道荣直感觉现在自己一个都两个大,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见到程师妹,都会觉得自己的思维运转有点困难。

    白衣女子止住了抽泣,目光如水地看着道荣,就像是在看一个多年未见的爱人一般,半晌后,他柔声道:“师兄,你可知道,我已经十年没有见你了。”

    “什么?十,十年?”道荣不可置信地说道,自己离山的时间满打满算也就半个月的样子,怎么会十年没见?

    一旁的周承也瞪大了眼睛,似乎也感到十分的惊奇,此时正愕然不已地看向了那白衣女子。

    白衣女子有仔细打量了道荣一番,似是想到了什么,叹息道:“原来真如师尊所言,师兄你与清远道友途经此山时,误入上古时光迷雾,从十年前一下子踏入了现在的时光。”

    道荣闻言更是惊愕,上前一步问道:“师妹,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我这是来到了十年后?”

    白衣女子认真地点了点头,正色说道:“十年前,师兄误入时光迷雾消失在了世间,师尊曾言十年后你会在此山中出现,所以我就在这里建了个木屋居住,等待着师兄的出现。”

    说着,她顿了顿,望着道荣甜甜一笑,说道:“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我终于是等到师兄了。”

    “这,这,怎么可能?我来到十年后?我真的来到了十年后?”道荣向后倒退了几步,靠在了墙上,脸色有些白。

    他不想承认这种近乎荒谬的事情,理智也在告诉他,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但师妹不会骗他,师妹从来都不会说谎的……

    百般无奈之下,道荣终于是把目光放到了周承的身上,似是求助一般的问道:“清远道友,我们……来到十年后了?我们真的来到十年后了?”

    “或许吧。”周承不置可否地笑了笑,然后法力涌动,背后亮起了一道金色光圈,抬手就从里面拔出了一柄墨色长剑。

    古剑干将!

    浓郁至极的杀机与杀气瞬间就充满了整个木屋,然后在道荣呆滞的眼神里,在那白衣女子愕然的表情中,周承挥动了剑锋。

    铮!

    只在顷刻之间,整座木屋就被搅成了一大片散碎木屑,代表着毁灭与杀伐的剑光毫不留情地斩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