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器 > 第九百六十六章 离别与陪伴
    轮回广场依旧是那副万古不变的模样,周承等人轻车熟路地兑换起自己需要的一些东西。火然??? ?文  w?ww.ranwen`org

    这次的轮回任务收获颇丰,每个人都至少获得了十万善功,斩杀敌对轮回者的人获得的善功更多,这是一笔巨大的财富,能够兑换很多东西了。

    不过,周承和叶珺钰都是兴致缺缺,仅是随便兑换了一些东西就作罢。

    两人都是在宗门之中备受重视的弟子,无论是功法、神器、丹药全都是应有尽有,什么都不缺,诸天轮回界主这里能够给他们提供的帮助实在不多。

    就在此时诸天轮回界主的声音突然响起:“天庭成员‘九霄雷主’、‘神将重玄’兑换离别符。”

    离别符?

    周承和叶珺钰顿时愣住了,随即诧异地看向了钟钦元和杜广,疑惑道:“钟师兄,杜兄,你们这是……”

    离别符:使用之后可以脱离当前轮回队伍。售价:三万善功。

    队伍中一旦有人兑换了离别符,即便没有使用,整个队伍也都会得到提示,这也算是给了询问的机会。

    杜广要上前将解释,但是却被钟钦元拦住,他看了看周承和叶珺钰,正色说道:“周师弟,叶师妹,多谢你们这些时间的关照。如你们所见,我和杜兄打算离开了。”

    “钟师兄,这是为什么?”叶珺钰柳眉微皱,问道:“是不是有什么不得已的原因?”

    “叶师妹多虑了。这是我和杜兄商量的结果,并没有社么不得已的原因。”钟钦元摇了摇头,微微叹息道:“我们离开其实是一件好事,无论是对你们,还是对我和杜兄来说,都是一件好事。”

    钟钦元的态度很坚决,可以看出他早就已经做出了决定,周承见状若有所思,先前他就绝对钟钦元在薪圣世界的时候,比以前更有锋芒了一些,看来那个时候他就已经做好打算。

    “唉。”周承长叹了一口气,说道:“钟师兄,我能问问原因吗?是和九幽有关,还是有别的原因?你我出生入死这么多次,我想我在钟师兄心中,应该还算信得过吧。”

    钟钦元闻言犹豫了片刻,然后他神色一正,沉声说道:“的确有九幽的缘故,我和杜兄将来必定要走另外一条道路,甚至有可能会和你们的道路产生冲突,所以还是现在就离开为好。

    不过,还有另外的一层原因……你们,你们进步的太快了,相对于大多数的炼器士来说,你们的修炼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如果说我们是在赤脚学走路,你们就已经开始御器飞天,瞬息万里了,这一点,想必周师弟你也感觉出来了吧。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之间的实力差距会越来越大,这已经不是任何所谓努力和机缘能够弥补的了,这样的差距在轮回任务之中会造成极大的不便,就如同这次一般。

    所以,我和杜兄商议之后,决定脱离队伍,对不起,周师弟,叶师妹,我们跟不上你们前进的步伐,我们……不想成为累赘。”

    累赘……

    是的,虽然周承和叶珺钰都不想承认,但不却不得不认清现实,相对于他们两人的实力和轮回任务的难度,钟钦元和杜广的确是累赘了。

    或许,让他们离开,对他们来说要更好一些。

    周承闭上了眼睛,沉默良久,说道:“钟师兄,我们以后会为敌吗?”

    九幽的道路注定与正常的大道不同,甚至可能会产生剧烈的冲突,极有可能相互为敌。

    钟钦元微微一笑,摇了摇头,说道:“冲突的话,应该会有吧,但我们永远都是战友,不会为敌。周师弟,以后你就会知道,其实九幽之道未必就是完全负面的。”

    “是这样吗?”周承闻言睁开了双眼,目光无比的明亮,他看了看钟钦元,有看了看杜广,正色说道:“钟师兄,杜兄,祝此去大道坦途!”

    叶珺钰也点头正色说道:“钟师兄,杜兄,祝此去大道坦途。”

    钟钦元和杜广皆是拱手一拜,异口同声道:“那就承两位吉言了,我们告辞了。”

    说罢,钟钦元和杜广就催动了离别符,然后就见两道金光将他们笼罩,待金光消失,他们就消失在了轮回广场之上,随即诸天轮回界主的声音响起:

    “天庭成员‘九霄雷主’、‘神将重玄’使用离别符,脱离‘天庭’。”

    “九霄雷主和神将重玄各转移九万善功给玄穹道人。”

    第一条提示让周承和叶珺钰感悲伤,第二条信息也令他们两人神情复杂起来。

    钟钦元和杜广不想当累赘,那么此次作为“累赘”而得来的善功,他们也没打算要,那一万善功则是他们打探消息暗中行动应得的。

    周承看着自己凭空多出来来的十八万善功,默然不语,半晌后才叹息道:“钟师兄,杜兄,你们这又是何必。”

    叶珺钰也听到了提示,说道:“尊重他们的决定吧。”

    “是啊,尊重他们的决定。”周承点了点头,然后神识一动,将其中的九万善功转给了叶珺钰,说道:“此次任务你也是功不可没,钟师兄和杜兄估计是不好直接转给你,就由我代转吧。”

    叶珺钰顿时感觉有些哭笑不得,嗔怪了一句:“你啊。”

    周承笑了笑,然后看向空荡荡的轮回广场,此时这偌大的广场上只有他和叶珺钰两人,显得分外萧瑟。

    “珺钰。”周承的目光变得有些飘渺,他看向虚空中闪烁的金色流光,说道:“正如钟师兄所说的那样,我们走的的确太快了,远远超过了和我们同代的人。

    昔年英华榜上与我等争锋的天之骄子,如今又能有几人能与我们相争?便是那对于我们来说大多都是前辈的人榜宗师,又有人能与我们相争?

    话虽狂妄,但事实就是如此,今天钟师兄和杜兄的离开恐怕只是开始,以你我的脚步,在以后还会将更多的人甩在身后。

    这其中不仅仅有和我们同代的人,肯定还会有许多曾指点帮助过我们的前辈,我们会越走越前,终将超越他们。”

    说着,周承的目光收了回来,变得专注,专注地看向了叶珺钰,然后轻轻牵起了她的玉手,柔声说道:“道途漫漫,能陪我走到最后的,恐怕只有你了。”

    叶珺钰的身子轻颤,随即柔柔一笑,目光专注地看向周承,也拉起了周承的手掌,笑道:“道途漫漫,能陪我走到最后的,恐怕只有你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