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隐身侍卫 > 第146章知恩图报
    “沈雪去我家给她父母买家具,不过她给了我一张名片,现在也在京城混生活呢,是个老板娘。∮燃∮文∮小∮说,www.ranwen.org怎么样?你想不想要她名片?再勾搭一下?她现在应该还没走。”老徐一脸的坏笑,沈雪高中时就缀学了,然后跟着一个社会小青年跑了,没想到在外混了几年,竟然混成了老板娘。

    “滚草,你认为我会吃回头草?”张易骂道:“我怕得病!”

    “哈哈,看来你是真无爱了!”老徐哈哈大笑道。

    “那个时候,就是玩玩而已,什么事都透着新奇和刺激以及幻想,什么事不能干,但却偏偏想干什么事,沈雪算是我的试验品吧?当然,我也是她的试验品!”张易耸了耸肩膀道。

    “咱们男人有骚的、色的,女的也同样有啊,她就是一个。”老徐嘿嘿的怪笑道。

    “滚滚滚,越说越不正经,喝完这瓶滚去睡觉!”张易又骂了一声,和老徐也碰了一瓶后,瓶中酒一饮而尽。

    老徐把方便袋、酒瓶之类全部收好搬走,晕呼呼下楼。

    不过他没走几步时,也突然转身问道:“要不要去看小鸡?”

    “不看了,反正他没几天就出来了。”张易摇摇头,田鸡明年三月就出来了,还有不到半年时间而已,而且现在这个时间,他真走不开。

    老徐点点头,脚步声渐渐远去。

    一夜无事,第二天天亮之后,张国亮的精神状态明显大好,而且早上醒来后就和张易墨迹,他要酒喝,不喝酒他要死了。

    张易懒得理他,帮他弄了稀粥鸡蛋后,就跑到了护士站,向护士长打听可不可以租用医院的救护车。

    他要把张国亮带到京城的,所以就算是七天之后,张国亮也不可能坐着,而需要躺着,也所以,救护车是最好的运输工具。

    “以前可以,现在不行了。”护士长小声道:“前几天网络上刚有个新闻报道,一个外省的救护车跑到三亚景区去了,所以现在医院用车方面非常严格,你给多少钱也不会去!当然,你要是转院之类的,那就没问题了。”

    “如果你条件允许的话,可以租一辆类似依维克的厢式车啊,里面放上一张床就可以了,病人可以躺在上面。”护士长提议道。

    “哦,我想问一下,像我父亲这种情况,需要住院多少天?七天后可以出院吗?”张易想了想又问道。

    “七天绝对不能,病人伤得很重,需要后续观察伤口会不会感染,再造尿道插管之类的,所以至少要一个月以上。”

    “要一个月以上?”张易就大吃一惊,如果是几天的话,他没有问题,但要是一个月一上,那就太耽误事了。

    张易想了想后,又问道:“那我办理转院手续怎么办?”

    “咱们医院给你出转院的手续,不过你转到其他医院,医保报销的比例可能会少。”护士长提醒道。

    “嗯,那我父亲这种情况,是现在转院好,还是等稳定下来转院要好呢?”

    “如果你转到省城医大的话,那里有更权威的专家,所以当然是越早转越好,省城大医院怎么也要比咱们县城的医院要强得多。”

    “我想把我父亲转到京城,你知道京城哪个医院比较好一些吗?”

    “京城?”护士长楞了一下,然后突然笑道:“京城好医院就太多了,军医院,协和医院等,随便一家也比咱们这里强啊。”

    “那就转院吧,我要办理转院手续。”张易有些迫不急待道。

    “不急,你听我说。”护士长摇摇头道:“咱们医院可以给你办理转院手续,但是你在京城那边找好医院了吗?”

    “如果没找好的情况下,你贸然把病人拉过去,恐怕连床位都不会有,还有就是,就算有了床位,但那里干什么都需要排队的。”

    “你爸可以住进京城的医院,但不托关系的话,很可能会耽误后续的治疗,所以你要是想转院,最好提前和那边的医院打好招呼,找找人,否则别贸然转院。”

    “说的也是,要是那边娘不亲舅不爱的,把我爸扔病房不管,可就坏了!”张易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京城可不比家乡,那里做手术的排队恐怕都要排一个星期以上,所以不打招呼,就不能让他爸过去。

    张易谢了护士长,也把京城认识的人想了一圈,最后他现,能帮上他忙的人,也只有那个李树东。

    没错,他救了李树东儿子,也就是跑车司机的命,而李树东也给了他电话。虽然他从没打算攀附这个李树东,但是现在为了自已的父亲,把之前的人情要回来也在所不辞了。

    当然,李家或许会瞧他不起,但他不在乎,因为为了张国亮,一切都值。

    张易在楼道里沉思足足半个小时,才终于拿起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这号码不是那李树东的,当时李树东要了张易的号,而旗袍女子则把她的号给了张易,李树东似乎没有移动手机。

    电话号了三声后才被接起,也果然是那女子的声音,并且那女子显然留存了张易的号:“张先生,您好,我是修明的母亲。”

    “李阿姨您好,我……我有一件事想麻烦你。”张易脸有些红,其实他最不愿干的就是这种事。

    “您说。”旗袍女客气道。

    “我的父亲在家乡这边受了些伤害,正在医院住院,而我想将我的父亲转院到京城,但又不熟悉京城的医院,所以想问问李阿姨家里有熟悉的医院或医生吗?”

    “哦,是这样啊,我帮你问问吧,你稍等一会。”旗袍女子把电话挂掉,而张易则重重一叹,求人办事太难,就算救了人家的命,但张嘴求人家办事,他也感觉脸上臊得慌。

    与此同时,旗袍女子和李树东还有一个穿十七八岁的少女此时也在医院病房,因为李修明刚刚醒来,他们全家人都荡漾在喜悦之中。

    “是救修明的张易来的电话,他声称他父亲在他们老家的县城住院,但想转院在京城来,问我们能不能帮忙!”李修明的母亲看着李树东道。

    “这个忙是一定要帮的。”没等李树东说话,病床上已经清醒过来的病人李修明回忆道:“当时那人救我的时候,我还有残存的意识,我看到他很急,想把我拽出来,但我又被卡在车里,他用脚踹,但踹不开,然后就用拳头打,我听到了,也感觉到了,直到他把我拽出来的时候,我的意识才完全消失。”

    “爸,妈,等我病好一点,我一定要当面去谢谢他,还有,我妹说他也是一个年青人?现在这样的年青人不多了!我自认如果是我的话,我做不到像他那样!”李修明惭愧道。

    “我听那小护士说,他给那个张易包扎的时候,张易的手都血肉模糊了,白骨都露了出来。”病房里那十七八岁的小姑娘连连点头道。

    “呵呵,你们兄妹有这种知恩图报的心很好,我去帮他安排一下吧。”李树东笑着额,他的儿子女儿,懂得知恩图报!

    。

    ps:二更,来几张月票呗同学们,谢谢大家了,大叔书友群:241737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