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隐身侍卫 > 第235章要倒闭的药厂
    “什么项目?”张易一下子就来了精神,虽然已经很有钱了,但是和某些人比起来还是太少,特别是农家,那是一个庞然大物,想撬动农家的根基或者是将农家打垮,那需要天文数字的财产。∏∈燃∏∈文∏∈小∏∈说,www.ranwen.org

    所以,他还要继续赚钱,只要能赚钱的事,他都会兴奋。

    “我先问你,你认为现在这个时代干什么最赚钱?”张尚笑呵呵的反问道。

    “干什么最赚钱?军火、毒-品、石油、房地产等等等等,很多啊!”张易回答道。

    “还有一种,制药业也是暴利行业!”张尚道:“国家虽然一直在调控药品价格,但制药本身的成本是非常低的,有的药成本费用只有几分或几毛钱,但出厂的时候却是几十几百!”

    “老哥是什么意思?”张易眯着眼睛道。

    “我知道内蒙有一家制药业,由于药品质量问题,被媒体暴光,然后一夜间药厂濒临倒闭,现在那药厂的负责人来到京城,希望通过各种渠道挽回,也在筹钱,也通过一些关系求到了我这里。”

    “我仔细听了他关于药品质量的事儿,这个不怪他,是原材料出现了问题,也是厂里的质检人员内外勾结,所以才致使他损失惨重的,现在质检人员已经被抓了,他也进去呆了一个多月才被放出来,而一出来,药厂已经瘫痪,药厂生产的几种药品6续被商家回,他要还给商家的钱,所以周转资金没有了,银行也上了门催帐,可以说四面楚歌,到了走投无路的境地!”

    “而这人之所以找上我,也是我早些年在内蒙认识的一奇人,也是内家拳手,算是圈子里的好友吧,他知道我在京城还有点能量,就告诉厂长来找我想想办法。”

    “你能想什么办法呢?借给他钱还是其他什么的?”张易好奇道。

    “借钱也可以,其他方面其实也都可以运作的,比如说我找几家媒体对整个事件进行正面报道一下,再报道一下这个厂长如何不易等等等等,反正就是舆论导向,在电视上,网络等新闻媒体进行宣传,这个舆论转正过来了,那么企业也就好盘活了!”

    “那你和我说又是什么意思,让我借他钱还是入股他的药厂?”张易问道。

    “当然是入股啊,他个体药厂,白手起家建立的,股权占百分之九十九,还有百分之一是他妻子,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手中有闲钱,不妨投资他的药厂,或许几年后,这个药厂还能给你带来惊喜也说不定!”

    “那你自已怎么不投啊?”张易古怪道。

    “我钱不够!”张尚苦笑道:“你看我挺风光的,住着大宅子,开着名贵车,其实这只是表面,我一算卦看风水的再赚能赚多少,而且我的钱也另有他用,所以手中存款不多!”

    “那他肯放出多少股权呢?”张易问道。

    “百分之四十的股份兑换两亿人民币!”

    “两亿?不多!”张易点点头,两亿对他现在毫无压力。

    “当然,前期的情况是,可能要面临亏损之类的,你别指望能给你赚什么钱。”张尚提醒道:“当然,就算几年后也还不赚钱,那么厂子倒闭的话,卖厂房,卖专利,卖设备之类的,你也差不多能回收这两亿的投资,这一点我们可以写在合同上的。”

    “说几年后能不能收回投资还为时尚早,主要是,我要是投的话,我想占大股,也就是至少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当然,我可以不参与药厂的运作之类的,但我要占大股,否则这种亏本的企业,未来不定性的企业,我不会投钱的!”

    “这个那边恐怕不会同意。”张尚皱眉道。

    “不同意就算了。”张易耸了耸肩,他不可能担着风险,拿着钱给别人填窟窿,到最后自已什么都没赚。

    他不是善人的,所以这药厂要么不投,投的话就必须占大股,而占了大股后,他恐怕会还更大的投入进去,比如说给药品打广告,去央视打,就那个黄金时段,几秒钟就上亿那个,所以占股百分之四十的话,他没有半点兴趣。

    “我明天把他约来,你们自已谈吧,能不能成谈谈再说,我就从中牵个线,也算对得起内蒙的那个朋友了!”张尚也无所谓,他是看好药厂不假,但也不能让张易吃亏。

    “行,明天上午十点我准时过来,还有就是,如果真的谈成了,那么你得帮我把药厂的负面新闻给压下去,找媒体,弄舆论之类的,而药厂一旦稳定之后,我会挑选出一种药品进行打广告之类的,重新盘活,到时候你还得给我找关系打广告。当然,钱开路,不差钱!”

    “你这次在拉斯维加斯赚了多少?”张尚突然问道。

    “呃……你怎么知道?”张易就楞了一下道。

    “你平白无故的烧人家赌场,这其中肯定不只是你那女朋友被杀的原因吧?还有,你去拉斯维加斯干嘛去了?四家赌场就为了对付你,所以才连累你的女朋友,而他们为什么要对付你?傻子都能猜到你在那里赢了钱,恐怕惹急了四大赌场吧?”

    “没多少,就几个亿的美金!”张易笑道。

    “几个亿?美金?”张尚也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但随即又苦笑的摇了摇头,道:“我还让你投资药厂,还投个屁啊,就你这种赚钱度,没钱了直接去赌就行了!”

    “那个不是正道,而且我再去米国的话,恐怕会直接被抓,所以短期内去不了!”

    “嗯,行,明天你和那厂长见面自已谈吧,还有就是,之前我说的事儿,你真的不考虑一下了?”张尚突然问道。

    “什么事?”张易楞道。

    张尚苦笑:“接我的班啊。”

    “这事儿你就别提了,我半点兴趣都没有。”

    “粥来了。”二人说话的时候,安卓熬好了粥,又弄的青菜和咸菜,一并端到了桌上。

    “你没兴趣,那我只能让安卓接了。”张尚看着忙里忙外的安卓道。

    “和我说有个屁用啊?和我有半毛钱关系吗?”张易骂了一句道。

    “可是,我打算把安卓送给你啊。”

    张易忍不住道:“她是你女奴啊?你送来送去的?”

    张尚摇头一笑:“你不是想练内家拳吗?我让她教你。”

    “这个可以有,但也没必要把她送给我吧。嗯,以后我每天抽空过来转一圈,然后就让她教我就行了。”

    张尚挠了挠下巴:“嗯,说的也是,以后你们之间自已联系吧,我修练的内家拳术口决和心得,安卓都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