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隐身侍卫 > 第342章短剑的来历
    张易不能走的,一是这里不让私自离开,二是苗老太太他必须要请。燃文小说(wWw.RanWen.org)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他知道躲不过!

    没错,既然碰上了,那就算走了,就算躲回了京城,但农学志能放过他?他要留下看看那个什么乾坤门冯荣的态度,如果冯荣真的护短和自已过不去的话,那就要多收集一些资料了。

    所谓早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这种亏他已经吃过了,所以不会吃第二次。

    况且他也真未必怕了什么乾坤门,要知道,他能隐身,又能用飞剑,四十五米半径无死角,所以他要是搞暗杀的话,冯荣也未必顶得住。

    而就在张尚急得满头是汗,张易和任月凌小声说着话的时候,又有一个熟人出现了,这个熟人令张尚激动不已。

    智空大和尚来了。

    没错,智空也是宗师境的大士,所以他来参加这种交流会也很正常。

    张尚热情的贴了上去,但是智空却不咸不谈的,和他张尚也好,张易也罢,都只是打了个招呼,然后就和一些同等级别的高人有说有笑的论道去了。

    在智空眼里,张尚只能算后辈,而张易虽然有意念,但也没被他瞧在眼里的,一是张易有意念无功力,所以这个意念基本没用,也就偷窥个娘们儿洗澡还行,所以在智空眼里,张易有意念,那是暴殄天物。

    也所以,在他眼里,张易根本不是与他平行的人物,没有让让与其平起平坐的资格。

    很快,张易现智空和冯荣很熟悉,二人有说有笑的,和那个叫子渝的也很熟悉,也有说有笑的。

    “得~”张易知道,智空也是一花和尚,那冯荣也好,子渝也罢,都和他有过节。

    山顶的中间区域自动有人聚集,然后很多人拿出一些瓶瓶罐罐或书书本本,还有拿出一些草药的,甚至还有拿出玉器古董的。

    很多人早上吃了干粮过后,就开始在山顶进行练摊了。

    交流大会,也是一次交易大会,有一些人,把自已不用的东西拿来出售或者换取对自已有用的。

    比如说稀有的草药,自已用不上的话,拿过来卖,或许别人就用得上。

    还有一些秘籍之类的,也拿出来卖,换钱花也是好的呢。

    练内家拳的,也并不全是地主老财,也有一些清修寡士,也要吃饭,也要糊口,所以也有穷人。

    张易和张尚吃的是任月凌的干粮,没办法,二人倒是有酒有肉,但都在外面的帐篷里呢。

    任月凌这个女人不错,和张易对眼了,她喜欢张易的性格,而张易也喜欢她的热情与那种江湖仗义。

    当然,这里的对眼并不是男女之情,就是一种惺惺相惜罢了。

    “任姐,你要是有事情,就去忙吧,不用管我们的,能进来这里,还要多谢你,以后你如果任姐你有什么事情,一个电话我准到。”张易并没有急去去中间区域看热闹,而是独自坐在角落里沉寂了十几分钟,当十几分钟后,他抬起头时,赫然看到任月凌还在看着自已的胸前,似乎也在沉思。倒是张尚跑没了影,应该去练摊那边找好东西了。

    “呵呵,干嘛赶我走啊?”任月凌呵呵一笑道。

    “我有仇家,你和我在一起不方便,我不想连累你。”张易很认真的回答道。

    “他们不能拿我怎么样,况且周子渝也好,冯荣也罢,这两个人都是势利小人,与我之间也有旧怨,所以我自然和你是一路的。”

    “还有,我其实对你很好奇,一个是你的个人能力,你不是内家拳手,连入门都没有,就能连过三关,这个是万千普通人无法做得到的,还有就是……你那把剑!”她指了指张易怀里露出剑柄的短剑道:“虽然我没有看到这把剑是什么样的,但我好像见过,在一位……嗯,老前辈身上见过。那个老前辈,我的师父见到他时,都要跪拜,资格非常老,很小的时候见过一次。”

    “所以你能告诉我,你的这把剑是谁送的吗?”任月凌好奇道。

    “送我这把剑的人,实际上我也不认识的,但是他送我剑的时候,自称叫黄小飞,代他爷爷送我的!”张易没忘了当初干掉魏震海后见到赠他短剑的神秘人,更没忘了他的名字。

    至于那个神秘人和他的爷爷,至今也是一个迷,他也很想知道是谁,干什么的。

    “黄小飞?”任月凌就低呼一声,然后脸上瞬间露出无尽喜色:“真的是他送你的?那你见到黄老前辈了吗?您知道他在哪里吗?”

    “你认识黄小飞?”张易也诧异无比。

    “认识,认识,我就说这把剑像老前辈随身的那把剑嘛,快说快说,他们在哪里?”

    “我在湖北见到的黄小飞,并没有见到黄老前辈,不过黄小飞也四五十岁了吧?那他爷爷岂不是上百岁了?”

    “黄老前辈何止百岁?”任月凌摇头苦笑道:“我师父见到黄老前辈时,都要跪下行礼,那时候我才十二岁,而那时候黄老前辈怕是就有两甲子的年纪了,现在又过去十几年了呢。”

    “不过黄老前辈竟然把他随身之剑给了你?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那黄小飞给我这把剑的时候,只说他爷爷说,这把剑才配我,就给了我的。黄老前辈和黄小飞是谁?干什么的?或是哪个门派的?”

    “嘘~小点声,黄老前辈非我道中人!”任月凌小声的看了一眼四周道。

    “是邪魔歪道?”张易大吃一惊道。

    “什么邪魔歪道?”任月凌瞪他一眼道:“黄老前辈是……算了,不说了,这里的人,没有资格知道他,他不属于我们这个圈子的人,他是另外一个圈子的!”

    “还有一个圈子?”张易讶然,这已经是奇人圈子了,难道还有比这个奇人圈子还要奇的人?

    “或许有吧,我也不知道,不过黄老前辈才是真正的大士,这里的人,充其量徒有虚名罢了!”

    “呵呵。”说到这里的时候,任月凌又笑了起来,并低声道:“黄老前辈把他的剑都送你了,那你就是黄老前辈罩着的,所以什么冯小心啊,什么周子渝啊,他们是个屁?”

    “你放心,从现在开始,我保着你,谁动你,就是和我过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