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隐身侍卫 > 第1003章 :白发魔女传
    在罗浮宗的内门有后山,后山处也有一个湖泊叫‘日月潭’,日月潭湖水之上有一间水上木屋,而那个赵飞鱼就独居在这处木屋之中。火然?文 ??? w?w?w?.ranwen`org

    似乎这里也不允许任何人进入,整个日月潭都是禁区。

    宗正带着张易从低空掠至那木屋院子时,便落了下去,只是还没等宗正开口说话,里面就传出一个冷冰冰的声音:“他留下,你走。”

    “是,宗正告退。”宗正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的样子,并给了张易一个好自为之同情的眼神后,直接就跑没了影!

    张易看到宗正一走,便鞠躬对里面的赵飞鱼道:“弟子牛大力,见过老师!”

    只是……里面并没有任何回答声,似乎那赵飞鱼赵女魔没听到一般。

    张易清了清嗓子,然后又提高了一些声音,道:“弟子牛大力,见过老师!”

    ……

    ……

    里面还是没有任何声音。

    “弟子牛大力,见过老师!”张易再次提高声音,几乎用喊的,里面女魔头干嘛装着听不到啊,自已都来了,该怎么操练就怎么操练呗。

    赵飞鱼依旧不回答。

    “弟子牛大力见过老师……”张易继续喊,甚至运了气,气流都震得木屋沙沙直响,他这是故意为之。

    但是……赵飞鱼像死了一样,也好像根本不在一样,没给他任何回答。

    “弟子牛大力……进来了!”张易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可以说是流氓一个,所以既然对方不回答他,那他进去便是了!

    “敢再向前一步,死!”里面依旧传出冷冰冰的声音道。

    “那弟子见过老师。”张易有点恼,你特么的能听到我问侯,你干嘛不鸟我。

    “嗯,等着吧。”里面终于回答他了,算是应了。

    张易深吁一口气,然后站在原地安静的等了起来,同时也想着那赵飞鱼在干嘛呢?做针线活?洗澡?看书?自-摸?又或者在做梦?

    他胡思乱想着,而里面却也安静得可怕。

    渐渐的,天色很快就黑了,而张易站了一个下午,感觉很是不可思议,这总让自已站在这里也不是个事儿吧?

    “老师,天黑了,我明天再来?”张易试着问了一句道。

    “等。”里面赵飞鱼惜字如金,继续让他等。

    天色完全黑下去后,日月潭水上面出现了丝丝水汽,且这日月潭上特别阴寒,不大一会,张易就感觉全身潮湿不堪。

    他活动了一下身子,然后全身一震时,潮气便被哄干,同时他也终于不傻了吧唧的站在原地等了,赵飞鱼只说让他等,但并没说不让他动吧?

    所以他挥手间,就从碧海云天中拿出一把鱼竿,这是在下界和亲人们在碧海云天的时候,他自已做的。

    拿出鱼竿后,他又拿了一味草药上面的干果挂在钩上,这干果芳香甜美,用来钓鱼应该没有问题。

    而果然,果子一下水,就招来很多小鱼抢食,不过他的钩子有点大,小鱼吞不进去。

    缓缓的,钩子深到了深底,张易一直放线之后,赫然现,这里的水深竟然达到二百多米。

    钩子沉底后,终于没有小鱼闹了,而他也不是为了钓鱼,只是为了打时间而已。

    只是令他没想到的是,就在他无聊的看着四周的山水时,突然间,‘嗖’的一声,他手中的鱼竿竟然被鱼拽走了!

    “大鱼,哈哈!”张易哈哈一笑,这二百多米深的地方,肯定是大鱼啊,所以他蜻蜓点水一般,踩着水面就抓住了鱼竿,然后快收线。

    大鱼真的很大,鱼竿都变成了弓形,鱼线也滋滋响个不停。

    张易怕竿线折断,所以没敢太用力,而是缓打缓收。

    盏茶的时间过后,一条大约六七米长的红色鱼背露出水面,张易也咽着唾沫,这是一条红色大锦鲤!

    那红锦鲤露出水面后便不再挣扎,而是用两只闪砾着光芒的眼睛看着张易,还有就是,鱼钩根本没钩到它的嘴,而是它用两只鱼鳍拉着线而已,钩子早就没了。

    “姑姑,这人是谁,怎么这么坏?”突然间,红色锦鲤口吐人言,也是女孩的声音,脆生生的问着张易是谁?

    张易吓了一大跳,手一松,鱼竿就落在水里了。

    特么的鲤鱼真成精了,会口吐人言,还叫姑姑?里面的赵飞鱼是她姑姑?

    飞鱼飞鱼,难道赵飞鱼也是一条鱼精吗?可是鱼精那是妖啊,罗浮宗应该不会有妖吧?

    “玩够了吗?”

    “吱”的一声,木屋的门终于打开了,然后走出一个身穿白裙,一头雪白长的女子。

    这女子身材高挑,虽然是鹤,但容貌却是二十岁女子的样子,且非常漂亮,如画中仙子一样。她此时目光冷冷的看着张易,询问张易玩够没有!

    “见过老师!”张易快跳回院子,对着赵飞鱼躬了躬身子。

    那红色鲤鱼精似乎现她姑姑有点不对劲,所以一个浪花就没了影儿。

    “你精力很旺盛。”赵飞鱼冷冰冰的看着张易道:“转过身去。”

    “是。”张易不知道这女的要干什么,似乎害怕他看一样。

    “看到你正前方的高山了吗?”赵飞鱼沉声道。

    “看到了,好高,好大。”张易连连点头道。

    “山上生了荒草,你去把山上的荒草拔掉吧,但不可毁伤树木,不得毁伤山中的药草,你是丹道院的弟子,相必知道什么是药草,什么是荒草,给你一天一夜的时间,如果明天晚上这个时候还没有拔完荒草,那你就回你的丹道院吧,我这里不欢迎你!”

    “老师,你这是体罚呀。”张易头皮一下子就麻了,不得毁树,不得毁坏药草,所以他有神通都用不上,只能用手去一颗一颗的拨草,而那么大一片山,一天一夜怎能拨完?这女的纯是在整治他啊,太坏了!

    “你可以不拔,那现在就滚。”赵飞鱼轻喝一声道。

    “我不滚,也不拔。”张易摇头道:“我就算去拔了,明天这个时候也拔不完,所以不管我拔不拔,其实你都是要把我赶走吧?”

    “你没有去试,怎么知道会拔不完?”赵飞鱼冷声道:“一个面对困难,连试一试勇气都没有的人,没有资格让我教他修行!”

    听到赵飞鱼的话,张易就被噎了一下,他也赫然现这女的口才比他好。

    “好吧,我去试试。”张易叹了一声,总不能刚来就滚回去的,否则他回到丹道院,非得被人笑死不可,那端木长青之前也说了,过不了赵飞鱼这一关,会把他逐出师门的,他可没认为端木长青是在开玩笑。

    当然,他这么多年来也一直想系统的修练学习,但苦于没有好的老师,所以如果这白魔女真有本事的话,那么跟随她修行也是好事一件。

    他神思急转之间,再不与赵飞鱼纠缠,而是转身飞向了前面的高山,而那白赵飞鱼静静站在院中沉思片刻之后,也转身向木屋走去!

    然而,就在这时,她刚刚推开屋门时,身后就传出了一道破空之声。

    她恼怒的回头,带着一丝厌恶的看着飞回来的牛大力!

    “老师,我拔完了!”张易嘿嘿一笑道。

    。

    ps:新的一周,继续四更走起,推荐票走一走了,全都有推荐票的,投了票增加积分,增加看书等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