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在他的身旁还跟着一个十五、六岁的小男孩,反观这个小男孩,身形挺拔,一身白衣配上浓眉大眼,微白的脸庞带有少许未脱的稚气,长相倒是十分俊俏。火然?文 ??? w?w?w?.ranwena`com俩人站在一起产生了强烈的反差,使得周文林玲忍不住多看了少年两眼。

    “呵呵,想必这两位便是同青派的高人了吧,久仰久仰。”赵同牧还未进屋,便迈着八字步走向周文与林玲,拱手寒暄。

    “哪里哪里,赵前辈您才是高人,这般年纪便是三级凡阶丹药师,并且还拥有这最云鼎,可真是羡煞旁人啊!”周文说话的同时上下打量着赵同牧,但越看越觉得难以相信眼前的这个人是位三级丹药师。

    “呵呵,你们不必这么客气。”赵同牧此时已慢慢走向了那最云鼎,爱惜的抚摸着说道:“这最云鼎是我过去游历天下时在一处深山村庄中寻到的,当时是一位老农用它在熬药,我闻着药香,便前去查探,谁知便看到这尊三级药鼎,放在那真是委屈了它。随即,我就花了钱将其买了下来。”

    “哦,那看来这尊鼎跟您可是机缘颇深啊!”周文哪里肯相信,但依然开口附和着。

    “大家都坐吧,有什么事等吃完饭再说。”城主的声音又一次响起,赵同牧等人这才收起思绪坐下就餐。

    “其实在下有个不情之请,不知当不当说。”坐下还没多久,赵同牧就又开口说道。

    “呵呵,赵药师但说无妨,只要是在下可以办到的,自当尽力而为。”周文与林玲对望一眼,心说果然这顿饭不是白吃的。

    抿了下有些干裂的薄唇,赵同牧缓缓说道:“其实是这样的,我想让我的这个徒弟进入你们青同门的炼药派。”此话一出,全场顿时陷入了寂静,所有人都是看向周文与林玲两人,等待着他们的反应。

    两人对望一眼,眼瞳中同时闪出一抹惊讶,但愣了愣,林玲率先开口说道:“这事我说了不算,你身为丹药师也应该知道丹药师是需要四品的灵胚,并且体内必须是火属性的灵胚,如果两点有一点达不到的话,我们也是爱莫能助啊。”

    “这我当然知道,要不然我也不会提出这般请求。”赵同牧颇为自信的说道。

    “你是说他有四品灵胚?”周文睁大眼睛,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相比较火属性的灵胚,那四品灵胚则是显得更加珍贵。

    见到周文如此惊讶的表情,赵同牧满脸的自豪,呵呵笑道:“是的,如若不信,你可以亲自验证一下。”刚说到这,林玲早已是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快速走到的那名男孩身旁。

    此时男孩的眼睛正直视着走来的林玲,缓缓从座位上站起来,一脸高傲的头看向对面的周文林玲。虽说这小男孩长的很可爱,但要说他有四品灵胚,除了亲自看到的话,恐怕真是没多人会相信。

    林玲走到了小男孩的身前停下,缓缓催动灵力,只见林玲此时身体微微泛着白光,再配上她一身纯洁白衣,倒给人一种圣洁的感觉,犹如仙子下凡一般。在场的人除了周文此刻竟全都看得呆了。

    只过了一小会,林玲便恢复了往日的正常,突然,她又是情绪激动地说道:“没错,没错,他确实是四品灵胚!并且他还是火属性的灵胚,真是丹药师的胚子啊!”

    四品灵胚什么概念?要知道,周文和林玲也只是三品灵胚,在百年之内都已经修到引胚五级了,而他们的师傅霁灵真人是六品灵胚,被古南大陆也是被认为是绝世奇才,在短短的一百年时间里就修得元婴,更是在一百年的大限时间里破体,现在已是破体四级的高手。由此可见灵胚对于修炼是有多么的重要。

    刚回过来神,林玲就发现周文与自己无疑,同样是一脸震惊。在这偏僻的城镇内发现这等奇才真是出乎他俩的意料,如果能把他带回同青门,对同青门以后的发展便是有莫大的好处。此时周文与林玲相互对视一眼,几乎同时点了点头,这孩子,同青门要定了。

    再去看那小男孩,眉宇间仿佛有一股与生俱来的傲气,不卑不亢的看着面前的两个人,对于他们的激动也不惊讶,仿佛自己早就已经知道自己的资质非常优秀。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林玲突然发现自己还不知道他的名字,赶忙转过身问他。

    “赵帆。”男孩缓缓吐出两个字,声音略微清脆,倒是挺配他英俊的相貌。

    “那好,赵帆,你愿不愿意跟随哥哥姐姐同去修真呢?”其实修真可以延长寿命,并且基本上不会改变容貌,反而随着修为的加深,容貌也会逐渐变得年轻。而周文与林玲都有五十多岁了,她这么说,只是为了拉近和赵帆的距离罢了。

    “我不想修真。”环视在场所有人的惊愕眼神后,他又缓缓开口道:“我要成为古南大陆第一丹药师。”听到这话以后,在场所有人屏气凝神,都同时望向林玲周文。

    “好!”周文率先开口喝了一声,旋即笑道:“你这孩子的性格我喜欢,想要变强就要有这种唯我独尊的气魄。”顿了顿,周文又继续说:“但成为第一丹药师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且不说凡药宗和丹仁宗能者如云,就单单是这大陆上一些小门小派里的丹药师炼药功力都是很强的。大陆第一丹药师,那可是让多少高手垂涎的境界啊!”

    仿佛害怕赵帆不同意去似的,林玲慌忙的解释道:“对啊,我们同青门也有自己的丹药派,并且每隔五十年就会在凡药宗和丹仁轮流宗举办炼药大会,我们同青门也会参加的,这个你就放心吧!”

    这时的赵同牧,在听到炼药大会这几个字后,本来就难看的脸上,顿时变得异常古怪。眼瞳内,突然涌现出一抹森然的目光,但只转瞬间便恢复了正常,无人看清。

    “帆儿,还不赶紧谢过两位。”赵同牧这时忽然对赵帆冷喝一声,看来对这个徒弟,赵同牧倒是管教颇严。

    “那便多谢师姐师兄了。”赵帆见师父如此,旋即便答应了下来。

    看着赵帆终于答应了下来,林玲周文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是平安着陆了。

    “不知为何这尊最云鼎要摆于此地?难道赵药师没有纳物环吗”周文一直很好奇这尊鼎,按说修真之人大都不会如此招摇的把自己心爱的宝贝放置在外,基本上每人都会有储物用的纳物环,那是一种可以储存一定物品的辅助装备,使用的时候需要驱动一些灵力进去,所以平常人是无法使用的,大都戴在手腕之上。

    轻吁出一口气,赵同牧缓缓回忆道:“你们是有所不知啊,这都得从前些时日的一次炼药开始说起。”说话间,他的思绪已是飘散,接着说道:“那日我刚来到龙纹森林,觉得灵气充足,便准备找一处安静的地方炼制宁心丹,可是,当我刚把药材扔进药鼎,突然就在这时,乌云密布,狂风大作,天空之中在一霎间便凝出一大片漆黑雷云。”

    “咦?难道说是炼丹所产生的异象?”可话只刚说完,周文又是惊讶的自言自语道:“不对啊,宁心丹只不过是一级丹药,怎么可能会有异象呢?”

    “是啊,这也就是我不明白的地方,我当时只当天气不是很好,就想加快炼制的速度,谁知……”赵同牧顿了顿,仿佛确定了在场的每个人都在听,便一脸余悸的接着回忆道:“就在我刚投进一株红沽草时,从那雷云之中,一道紫荆雷突然横空劈下,方向正是在龙纹森林里的龙纹谷。”话说完,他还心有余悸的叹气道:“唉……你也知道,这三品的炼丹炉是有灵性的,被紫荆雷这一吓,至今还是灵力涣散,无法使用。”

    紫荆雷,天下至横至霸的力量。相传天诞五行,统领世间万物元素,无一例外。修真,不过是把外界元素,力量调度周身,使得身体和外界相联,进而更是修得与天地共存的一种修行方式,由此可见五行的重要性。而这万物之始的五行之本,便是紫荆雷。

    修得元婴,要度三转紫荆雷,度归真也就是飞升则要六转紫荆雷。当然前提是在有法宝和阵法的保护下去渡劫,否则**凡胎不论怎样,也都无法承受那毁天灭地的力量。

    “难道有人修成元婴?”周文惊恐道,元婴对他来说,依然非常遥远,虽说他天赋还算可以,但要修得那逆天的境界,恐怕至少还要五十年的时间。”

    “估计不是,元婴是三转天劫,而那天只是一道紫荆雷,我曾多次进入森林想一探究竟,但始终是一无所获,到最后我也只好放弃了。”赵同牧否决了周文,接着说道:“这最云鼎如今也只能当摆设了,放在这里总好过我每日看到它伤心。”

    看着赵同牧的伤心,周文林玲内心如何也无法平静下来,如果说是三转紫荆雷,那倒可以解释为有人修为达到了元婴修为,逆天突破。但是这只有一道紫荆雷却又是为何呢?莫非是异宝出世?

    周文林玲此刻打定主意,明天处理完这里的事情后,即刻启程返回青同门,向师傅师叔们禀告。

    要说所有人中,跟这件事最没关系的就是城主了,看着面前这几个人脸色一会一变,一惊一乍的,他也只能似懂非懂的点头附和,只是听到赵帆是四品灵胚时颇为羡慕的舔了舔嘴巴,可相比之下,让他看着这一桌子美食却无法品尝,什么灵胚早就被抛到脑后,但苦于又没有人先开口,着实憋坏了城主。

    “要不我们等吃过饭后再讨论,不知几位意下如何?”城主试探性的问了一句,这几人一个是丹药师,另外两个是修真者,他可是一个都得罪不起。当下小心的等待着大家的反映。

    闻言几人恍然,这才想起**凡胎的城主,相视一笑,便都列坐吃饭。

    饭吃的很快,看来城主果然是饿坏了,一桌子饭菜基本上全都被他吃掉,而周文和林玲两人则只是象征性的吃了一些,然后就坐在旁边看着微笑着看着狼吞虎咽的城主。那赵同牧只是喝了点水,饭菜一口没吃,赵帆也只是吃了很少一部分。

    “城主不是还有一位女儿吗?怎么不让她出来一同吃饭呢?也好见见这两位同青门高人啊。”赵同牧看到城主已然吃完,突然开口笑着问道。

    闻言,城主肥胖的身躯微微一震,像是有些胆怯似的,眼瞳内闪过一抹惧意,只听他支支吾吾的说道:“您……您是说薇月吧?她的病刚好,我就让管家带她出去散散步,不过我估计也快回来了。”

    “哦,也对,她的病虽说已经好了,但是心情还是需要调节啊。”顿了顿,他又是说道:“就是不知这孩子资质如何?但我见她如此聪颖,想必一定也是一块修真的好胚子。”赵同牧说到这里,便微笑着看着自己的爱徒,言语中多多少少流露出一些得意。

    听着这话,任谁都能听出赵同牧语气中的骄傲,其实这也不能怪他,想想看,自己的弟子是四品灵胚,并且刚才还被修真高手说是天生的丹药师胚子,他现在想在同龄人中去炫耀一下也当然是无可厚非的事情。

    城主抬起头,刚欲答话,便忽然看到门口闪出一抹亮红色的身影,并缓缓的朝着大厅走来。

    “爹爹,我回来了。”

    伴随着一声清脆的声音,众人忙转过头朝门口望去,就见一位年龄在十六岁左右的红衣女孩莲步轻移,缓缓走进大厅。

    这女孩长的极其可爱,长长地睫毛配上极大地眼瞳,此时好奇的扫视场中的一切,她身穿一件红色衣裙,配上圆圆的鹅蛋脸庞,当真是一出场便吸引了场上所有人的目光,如果说林玲是一朵盛开的鲜花,那这个女孩则真的是含苞待放,闭月羞花的美人胚子了。

    “爹爹,我……”女孩看到这么多陌生人看向自己,仿佛做错事一般,快步就走到城主身边。

    “薇月别怕,这两位是修真界的高人,来我们这里是收徒弟的,你今天一定也听别人说了吧?”说着,城主又是指向前方的赵同牧与赵帆,笑道:“这位是你的赵伯伯和赵帆,你都见过的。”

    看到周文与林玲,这个叫薇月的女孩怯生生的叫了声哥哥姐姐好,然后却只对着赵同牧和赵帆不冷不热的点了点头,便坐在座位上,自己玩自己的去了。

    为什么她会单单对赵同牧和赵帆不好呢?这还要从那场瘟疫说起。

    当时,许多药士也是尽全力配对草药,但最终都还是无法成功。而就在这十万火急的时候,赵同牧出现了。

    他炼制的宁心丹,只要服下便可根治这种怪病,虽然疗效显著,可每颗宁心丹却要一百青龙币,要知道,一百青龙币那可是一户四口人家一个月的开销啊!所以有钱的治病,没钱的因为受不了那种折磨,便只能痛不欲生的生活着。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