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汉皇刘备 > 第七百八十七章 襄阳态度
    邓县县令也是个读书人,在徐庶出声之后,心中就是一沉,暗叫不好。燃? 文小说 ??   w?w?w?. r?a?n?w?e?na`com皇权是怎么一回事,他们读书人心如明镜,但底层百姓,对天子,对朝廷,仍然是敬畏有加。只因汉家享国数百年,延绵至今,这赫赫之威,煌煌之权,早就悄无声息的渗入到了社会各方各面。曹氏和孙氏在不扯旗造反的情况下,刻意模糊、回避这个问题。但现在徐庶把话一挑明,撕开这层轻薄的遮羞布,压力就回到了邓县县令身上了。

    这会在城头,很多仅仅只是为了当兵吃粮的人,仅仅只是为了服从官府命令而应征应募的人,仅仅只是为了养家糊口的人,忽然就反应了过来。按理来说,自己也是汉军,也是汉吏,怎么突然就站在了朝廷的对立面了,外面来的可是正儿八经不折不扣的王师啊!

    当然,这个念头只是在他们的脑海里打转。千百年来,人们的心中只有小家,家族,乡党,何曾又有过国家的概念了。习惯了服从的他们,并没有出声,而只是安静的把目光投向了邓县县令。

    邓县县令这会就觉得头痛死了,千百道目光注视,他只觉得如芒在背。邓县县令心中念头盘旋,最终却未去理会城下的徐庶,而是转回头对城头上的军民诚恳的道:“自古食君之禄,忠君之事。尔等受邓县之供养,理当护卫邓县一地平安。家国大事,那是朝中君侯们该考虑的事情。眼下大军压境,若邓县城破,尔等妻儿子女皆在城中,可能忍心?我已快马通知襄阳,如今我等且先守城,至于是战是和,莫如等襄阳兵马到此再说其他,如何?”

    不得不说,邓县县令还是颇有几分口才的。态度诚恳,条理清晰,众人听了,只觉得好有道理。对啊,县君没说错,咱们拿了钱粮,就得干活。别的不管,先把邓县守住别让外来兵将入了城。城破了会有什么后果,这几十年来天下乱成一团,他们道听途说过,也亲身经历过。可不想再来这么一糟了。是非公道,自有公卿将相们去管,咱们平民百姓,先护好自己的小家再说吧。

    捍卫亲人,保卫家庭财产,这是人的本性。邓县令把话头往这上面一引,顿时刚才有些低落的士气,忽然之间又有些回涨。

    城下徐庶见了,微微一笑,也不再等,转身拨马便走。他也知道,不可能就凭他卖弄口舌就把邓县城门给说开,战争,终究还是要用暴力来说话的。他只需要在邓县官民的心中埋下一颗种子就好了。

    徐庶回营之后,张飞就指挥将士们发动了攻击。汉军一路飞驰而来,攻城器械与辎重这种傻大笨粗的东西,带得非常少。幸好经过多少的经营,青州书院的讲武堂,以及青州工曹总算是可以流水线的批量生产工匠了。如今的汉军中,每个营头都有不少工匠随军。为的就是在需要的时候,为大军提供后勤支撑。打仗,打的就是后勤保障。这一点,不止是刘备,但凡有点见识的人,心中都一清二楚。

    邓县战争打响后不久,张飞就派了数骑疾奔襄阳而去。襄阳城,邓县令在汉军出现时,就及时派了骑士前来报信求援。襄阳城这边,接到邓县消息之后,也是大吃一惊。然后争执就开始了。

    襄阳守将老成持重,在不知邓县虚实的情况下,决定先加固襄阳城防,然后派哨探去邓县摸清情况再说。副将心忧族人。邓县令是他的从弟,所以一力主张出兵援助邓县。两人在议事堂中闹了个不欢而散。

    各有各的理。敌情不明的情况下,贸然派兵,在守将看来,是极度的不负责任,搞不好连襄阳都有失守的风险。在副将看来,邓县地理位置十分重要,若见死不救,必然襄阳震动,到时若坐视邓县失陷,襄阳才是真的岌岌可危了。且又有从弟一家老小在邓县,岂有坐视之理?

    两人都是实力派,一个是曹魏的老人,一个是荆州地方势力的代表,这一闹起意见来,底下的人除了劝和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只苦了邓县来的两个报信的骑士,援军没请到,反惹了一身骚,看看又等了一日,骑士心道这样不是事,莫如先回去看看家里情况如何再说。

    于是便辞了襄阳,径往邓县。方行数十里,经一僻静路口时,忽然道中就弹起两道绊马索,猝不及防之下,马匹一声嘶鸣,就被放翻在地。两个骑士刚叫声不好,在地方只滚得一滚,就被一涌而上的汉军给按住了。

    为首那个黑脸军汉在俘虏身上一阵乱摸,摸出了邓县的印信来,不禁笑道:“行,押下去分开审上一审。”

    审讯一翻之后,黑脸军汉就指派了两人,持着伪造的书信,盖上大印,前往襄阳继续求援。襄阳城中,邓县的人刚走,忽然又有两骑来,持了书信往见守将。

    见了之后,便说如是。

    副将听了,脾气火爆的他顿时就拍案而起,对守将道:“邓县如此危急,若再不救,我等皆是罪人矣。”

    守将这几日被副将的态度弄得心中很不舒服。他本是一片公心。也未曾说过不去救,只是说要先探查一番而后再决定,谁曾想这副将为了私心,却是不顾襄阳实际情况,要一意孤行。这他却是不允许的了。

    于是便把眉头一皱,道:“我才是襄阳镇将,出不出兵,由我决定!若邓县果陷,追究下来,自然由我一力担之!”

    尼玛,副将要的根本不是这个结果好不好。邓县失陷了,真把板子打在守将身上,又有什么用?他要的是去救他叔父和堂弟一家老小。

    到了傍晚,又有两骑飞驰而来,一身狼狈,满面风尘,急急投往官衙去了。城中人都看得真切,不由议论纷纷。

    这个说汉军打到邓县了,那个说中山王刘备大驾已经到了宛城。有些人心中狂喜,有些人摇头感慨,有些人想着要不要搬家以避战乱,有些人想着要不要早作准备以迎王师。城中骚动襄阳守将已经没法管了。这会亲兵来报,说副将自领兵马往大营去了。

    守将一听,那还了得,于是忙道:“备马,去大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