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082 威哥上课
    林军给庆杰的电话没打通以后,他又从方圆那儿问出了小岩的手机。≤燃≡文?小?说www.ranwen.org ≌

    “嘟嘟……!”

    电话响了很长时间,小岩的声音响起:“喂,军哥,咋了?”

    “你们在哪儿?”林军听到电话里面有点吵,随即皱眉问道。

    “哦,没啥事儿,我们在农村,庆杰的一个朋友家里。”小岩打了个酒嗝,说话时舌头梆硬,显然已经没少喝了。

    “操,我不是让你们哪儿都别去,先在家里呆一段吗?”林军听到这话非常心烦,有些不高兴的反问道。

    “不是,哥,我们都在家呆一个多星期了,实在憋不住了,才来农村溜达溜达。”小岩挺无语的解释了一句。

    “威哥可是满哪儿找你们呢!小岩,哥现在就够乱的了,你们千万别再嘚瑟了,行吗?”林军揉着太阳穴,语气轻柔的劝着。

    “行,我们吃完饭一会就回去,你放心吧,哥。”小岩拍着胸脯保证道。

    “回家以后谁敲门都别开,我们都有钥匙,根本不需要叫门。还有,不管是啥朋友,他们打电话套你们地址,你们都不能说,现在的人呐,真是看不透……”林军像个唐僧一样嘱咐道。

    “呵呵,好,哥,我知道了。”小岩笑了。

    “呵呵。”林军也笑了,因为他也感觉自己有点墨迹了。

    嘱咐完以后,二人就挂断了电话,而林军拿着第一次的清雪款就回公司下账了。

    ……

    人有的时候真挺奇怪的,往往你做出了万全准备,想要刻意的去躲避一件概率非常小的事儿时,那反而这种概率非常小的事儿,就会在你措手不及时突然生,似乎逃不掉,似乎也躲不开。

    学术界管这个叫墨菲定律。

    而老百姓更愿意称呼它为“命!”,该着你财,这是命;该着你倒霉,这也是命!

    晚上七点多。

    原本要从农村离开的张庆杰,小岩,还有葛壮壮都已经坐上了去市区的黑车,但一向吝啬的庆杰朋友,也不知道抽什么邪风,人喝的五迷三道,非得要拉着三个人去市区kTV***。原本小岩和张庆杰不想去,但葛壮壮是个色中饿鬼,一听有人请客***,顿时就把林军的嘱咐忘了。

    有了葛壮壮的鼓动,再加上小岩和张庆杰已经在家憋了很多天,立场也不那么坚定,所以,四个人打车就去了市区,并且还找了一家本市挺有名,但消费平民的夜场。

    酒一杯杯下肚,包房里小曲儿嗨的震耳欲聋。葛壮壮他们也喝的不是一顿了,此刻都面红耳赤的搂着姑娘在屋里跳舞,只有庆杰坐在沙上,低头跟张小乐着短信。

    四人大概玩了一个半小时,kTV门口停下两台轿车。

    “人在这儿吗?”威哥脖子上依旧套着绿色固定器,眼神飘的冲门口的服务员问道。

    “在这儿呢,他们点也JB真背,你刚给我打电话交代完,我就看见他们了。”服务员回道。

    “走。”

    小鱼脸蛋子上贴着焦黄的纱布,被方圆刨出来的窟窿到现在还没痊愈,经常在夜晚时隐隐作痛。他今天来之前,还喝了点酒,此刻目光直,满嘴喷着金六福的味道。

    十几秒以后。

    “咣当!”

    威哥一脚踹开了包房门,随后单手插兜走了进去。

    “唰。”

    屋内的人一愣。

    “啪!”

    小鱼身后面的兄弟,一把抓过一个姑娘的头,随后往外一推。

    “嘭。”

    威哥随手抄起一个啤酒瓶子,直接扔在电视屏幕上出一声闷响,随即他面无表情的喊道:“来,处理点私人矛盾,没事儿的都出去!”

    “呼啦啦!”

    小姐们非常整齐,低着头就走出了包房。

    “咣当。”

    小姐走后,鱼哥一把关上了包房门。

    “我草你妈,哥几个,跟他们干了!”小岩看着冲进来的人愣了几秒,随即抄起啤酒瓶子就要动手。

    “呼啦啦!”

    威哥和小鱼身后的人蜂拥上前,这些人膘肥体壮,岁数最小的都得二十七八岁,其战斗力明显与街头混子不一样,下手极黑。俩人干一个,直接就把张庆杰,小岩,还有葛壮壮按在了沙上。

    “啪!”

    威哥迈步走到沙旁边,伸出右脚直接踩在了庆杰的脸上,随后问道:“草泥马,我跟你说过啥,你还记得吗?”

    “呼呼!”

    张庆杰被俩人反按着胳膊,脸紧贴在沙上,棱着眼珠子看向了威哥。

    “我告没告诉你,只要让我喘过这口气,你可能就得遭点罪。”威哥冲庆杰骂了一句,随即扭头抓住了小岩的头,单手指着他鼻子问道:“有你一个吧?”

    “草泥马!”小岩奋力向上一拱。

    “嘭!”

    压着小岩的青年,低头就是一肘,直接砸在了小岩的脸上。

    “小B崽你,你哪个手打的我?”威哥从裤兜里掏出一把手枪。

    “我去你妈的!”小岩憋屈到爆,借着点酒劲儿就要再往起窜。

    “草泥马,你爹妈没教育好你,那我教育教育你。社会黑着呢,不是什么人你都能捅咕两下。”威哥右手持枪,左手抚摸着光头喊道:“把他手给我摊开!”

    “咣咣咣!”

    两个青年一人抓着小岩的头,一人掰开小岩僵硬的左手。

    “疼了,吱声昂。”威哥站在沙边上,枪口直接对准了小岩的右手,随后眼睛都没眨的扣动了扳机。

    “嘭嘭嘭!”

    枪口出三声闷响!!

    “啊!”

    小岩身体再次往上一拱,左手背哗哗淌血,疼的整条胳膊都颤抖了起来。三颗钢珠穿透他的掌被,带着血掉在了大理石桌面上。

    “你瞅你妈了个B!”小鱼斜眼与葛壮壮对视数秒,随后一酒瓶子砸在了壮壮的眼睛上。

    “来,屋里有一个算一个,全尼玛给我剁了!”威哥站在原地点了根烟,一抬头,吐了口烟儿喊道。

    “刷刷刷。”

    一把把短小的开山刀从另外几人怀里抽了出来,五秒以后,屋内惨叫声不绝于耳,砍刀噼里啪啦的落在庆杰,小岩,壮壮的身上,就连请客喝花酒的庆杰朋友都没逃掉厄运。他嘴里一直在喊着没我事儿,但还是被剁倒在了血泊之中。

    “告诉林军,下一课,我亲自给他上。”威哥扔下一句,转身喊道:“走了。”

    “呼啦啦。”

    一行八人,转瞬离开了kTV。

    门口处。

    张小乐开着他那台破面包子,匆忙赶来。刚才庆杰给他信息,说是在这儿喝酒,让他一块来,但小乐觉得这帮孩子太嘚瑟,所以过来想叫他们回家。

    “吱嘎。”

    车停下,张小乐穿着军大衣,拿着车钥匙推门走了下来。

    “踏踏……!”

    与此同时威哥,小鱼带着六个人,正好从半地下室的kTV赶了出来。

    双方对视一眼,张小乐本能的往后退了两步,随后掉头就跑。

    “草泥马,也有他一个,掏他。”小鱼从怀里也抽出一把开山,迈着大步就奔着小乐追了过去。

    ps:明日爆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