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092 继祖一个人的江湖
    冯继祖在干死中磊以后,没过半小时,于亮就揣着刀找到了这儿,但看见门口全是警察,随后离去。燃文小说(wWw.RanWen.org)

    是的,于亮从派出所录完口供以后,也他妈来掏中磊了。但他比较幸运,来的时候,冯继祖已经把事儿干完了!

    于亮的举动,可能有的人不太理解。因为按理说,公司是小鱼砸的,蜜蜜也是小鱼吓坏的,他为啥要找中磊啊?

    其实,道理很简单,小鱼这个人,根本没走进于亮的视线里!

    于亮的性格是,要么就不干,要干就他妈干别人不敢碰的!砸躺下中磊,小鱼就自然会过来烧香磕头,这是肯定的。

    幸运的于亮,离开华旗酒店以后,大概又过了两三个小时,整个城市的某些圈子里,都在谈论一件事儿,清雪界的大拿,中磊死了!

    这个谣言就像飓风一样席卷着各个圈子,而且越传越夸张。有的人说中磊让人扎了一百多刀,完事儿还站起来跑了四五秒才躺下,还有的说中磊是让人用枪打死的,广州过来的悍匪,一共三个人。

    反正外面说什么的都有,就差没说是海豹突击队干死的中磊。

    一直到下午,圈子内才开始明白事情真相,他们知道了,扎死中磊的叫冯继祖,而且还是个小孩!

    这个消息一出,现实情况再次给所谓的江湖大哥一次重击。很多人都在感叹着,现在的孩子太猛了,谁惹到这个年龄段的人,出门不穿个防弹背心啥的,心都哆嗦。

    ……

    “死了?”满北伐睡醒以后,呆愣愣看着过来聊天的几个朋友,不可思议的摸着脑瓜子嘀咕道:“咋他妈就死了呢?”

    “……牲口太多,饭碗明显不够用了呗!妈的,中磊也真点背,因为一个扫雪的活儿,这回把命都搭上了。”一个中年朋友摇着头,十分无语的评价道。

    “谁干的啊,林军的人?”满北伐抻着脖子问了一句。

    “不清楚是不是他的人,不过,那个林军我也见过,他不像是要往起铲的样!你看那天他干老威,如果他真想走这一步,完全没必要自己露面啊,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惹麻烦吗?”中年朋友头头是道的分析着。

    “对,这小子绝对不会这么干,绝对不会。”满北伐也非常肯定的补充了一句。

    “嘀铃铃!”

    就在这时,桌面上的电话铃声响起。

    “喂?”满北伐顺手接了起来。

    “哥,我是小威……!”威哥的声音响起。

    “啊!咋了?”满北伐停顿一下,摸着脑袋问道。

    “……哥,你托人帮我给林军带个话,以前的事儿,我不追究,也不报案了,就这么地吧。”威哥沉默许久,咬牙说了一句。

    “……!”满北伐默然无语。

    “哥,他要不乐意,我再给他拿十万块钱。”躺在病床上的威哥,想了一下,随即立马补充道。

    “……怕了?”满北伐问道。

    “哥,我问我自己了,我不敢杀人,所以,我认了,服了!”威哥憋了半天,吭哧吭哧的说道。

    “恩,我明白了。”

    满北伐说着就要挂断电话。

    “哥……工地的活儿,我干完这一期……你就包给别人吧,我想换个买卖干……!”威哥再次喊道。

    “恩。”满北伐应了一声,继续说道:“跟我一回,哥,也希望你好!这期活儿结束了,我给你买台霸道。”

    “……!”威哥听到这话,满面泪痕。

    不是所有人都是满北伐,也不是所有人都有满北伐的气度。威哥跟他一回,来的时候空着手,走的时候却不能手空着。

    这是什么?

    这才是大哥!

    ……

    是的,威哥怂了,听到中磊死后,立马就怂了!

    如果说,林军往他腿上扎的那两下,已经让他睡觉都做噩梦,那冯继祖闪电般捅死中磊,直接就造成了他的崩溃!

    他混不起了,被归拢服了,就这么简单!

    现在的威哥不怕别人看不起,而就他妈怕病房门突然被踹开,然后冯继祖冲进来对着他脖子咣咣就是三刀!

    ……

    同样还有一个人,此刻寝食难安。

    小鱼!

    他是最先接到中磊被扎死的信,随后这货一点没犹豫,立马就颠了,直接跑到了一个农村亲戚家里躲着。

    一连两天,小鱼都在胆寒心惊下度过。农村的厕所都在室外,所以,他晚上连出去上厕所都不敢,得叫着亲戚一起去,因为这两天,他一直没接到冯继祖被抓的消息。

    每天晚上睡觉,小鱼武装的比狼牙特种部队还牛B,枕头底下放着菜刀和管叉,怀里抱着钢珠枪,身上套着一层羽绒服,一层军大衣,然后再盖两双被子,而屋里的灯一宿一宿不敢闭。

    亲戚晚上出来撒尿,站在厨房的尿桶边上,总是扯脖子喊道:“我说,你干啥啊,不他妈捂得慌啊?脑袋都整捂冒烟了……不行,我给你整个洗衣盆扣身上吧,操!”

    “没事儿,有点感冒。”不管亲戚什么时候问,小鱼总是能回上一句,因为他根本睡不着觉,一宿一宿睡不着。

    第三天,小鱼接到一个电话,是他妈打来的,而且他妈告诉他,昨天有一个小伙过来找他。

    这一句话直接让小鱼崩溃了,当天晚上他就投案自了,承认了打砸万合鼎盛公司的事儿!

    是的,他妈一说是个小年轻去家里找他,已经快被折磨疯了的小鱼,本能的认为那是冯继祖。但其实找他的那个人,只是他一个朋友而已,而且这个朋友找他还是出于好心,想告诉他,于亮这几天一直在满哪儿掏他。

    小鱼报案用意非常明显,他心里似乎在说:“草泥马的冯继祖,你再牛B,也不能来看守所里干死我吧?我打砸万合鼎盛的事儿,最多也就判个聚众斗殴,寻衅滋事,回头一赔偿,哥们最多三两年就出来!我就不信,三两年以后,你还能在外面晃荡!!”

    小鱼心里的计划很好,他恬不知耻的进入了看守所,准备收山两年,等冯继祖“归隐”以后,再出来和林军谈谈……

    第一天进看守所,外面的朋友,给小鱼存了不到两万块钱,随即,他直接被调到槽子上吃饭,当起了“坐班”,也就是所谓的“号里一哥”。

    “鱼哥,听说你在外面跟那个冯继祖干过?”一个犯人谄媚的问道。

    “他是个JB,我这也就是被抓进来了,我要在外面,还有他活路吗?中磊是我大哥,草泥马,我能让他活着吗?”小鱼铿锵有力的说道。

    “咣当!”

    看守所铁门被推开,于亮穿着号服弯腰走了进来。

    “行政拘留那边没地方,调过来一个人。你们都别惹事儿昂,副所长打过招呼,这人临时羁押,呆十五天就走,坐班的给我照顾照顾。”管教在外面喊了一句。

    “卧槽尼玛!!于亮,你都追看守所来了?”鱼哥呆愣无比的骂道。

    “啪!”

    于亮光脚上了铺面,抬手就是一个嘴巴子,直接抽在鱼哥的脸上骂道:“你瞅你妈了个B!给我滚下铺撅着去!”

    “哎呀我艹?”鱼哥梗着脖子就站了起来。

    “咣当。”

    铁门再次被推开,林军弯腰走了进来,看见于亮以后一愣骂道:“你他妈的咋也进来了?!我说咋给你打电话,打不通呢?”

    “……呵呵,艹?”于亮看见林军,会心一笑的问道:“你他妈因为啥啊?”

    “偷自行车。”林军答后问道:“你呢?”

    “扣排水管道。”于亮眨眼回道。

    “……!”

    鱼哥看着二人瞬间懵B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