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01 押车,筹款
    方圆和何文忠出去吃饭的时候,张小乐已经打车回到了众人租赁的房子里。≥燃文≥≌小≌说www.ranwen.org ≧

    “你他妈不搂着姑娘啪啪啪呢么,咋回来了呢?”林军穿着大裤衩子,在客厅看着足球比赛,笑着问了一句张小乐。

    “一p眼子烂事儿还没谈明白呢,我多大个心呐,还啪啪啪?”张小乐打了个酒嗝,脸色涨红的坐在了林军旁边,随后自己倒了杯水。

    “没喝多啊?”林军笑着问道。

    “何文忠是啥人啊?沾上毛比猴还精,我他妈不喝酒的时候,都够呛能跟上他,一喝多了那不更让人忽悠的跟傻B似的?”张小乐摇了摇头。

    “亮回来把你们谈的跟我说了。”林军沉默一下扣着脚丫子说道。

    “他回来了?”张小乐颇感意外的问道。

    “你们三个里,就属亮最明白事儿,最靠谱。谁喝多,他也不带喝多的!”林军笑了。

    “他人呢?”张小乐搓着手掌问道。

    “屋里睡觉呢。”

    “那你咋看这个事儿啊?”张小乐一边喝水一边问到。

    “天叔的路子你们给否了,我能咋看?一共两条路,要么竞争,要么给人家打下手!现在竞争是不可能了,因为天叔都不在了,你们就按照你们的路子整吧。”林军笑吟吟的看着电视说道。

    “……我他妈征求你意见呢,你快点说。”张小乐烦躁的回道。

    “唉!”林军长叹一声,随即思考了一下回道:“快签合同吧,合同签完了,然后再说。”

    “我也是这么想的,何文忠说的漂亮,但合同不落实,我总觉得不踏实!”张小乐点了点头,继续说道:“明儿一早,我就去万宝公司拿合同。”

    “恩,行,你睡吧,我把球赛看完就睡!”林军点了点头。

    “你也早点休息吧,看这B玩应也看不出来钱,操。”张小乐粗鄙的骂了一句,转身进屋睡觉了。

    客厅内,电视屏幕散着幽亮的光芒,林军目光虽然盯着电视屏幕,但心思已经不知道飞到哪儿去了。他沉思许久过后,自语着说了一句:“这大仙,也不知道干啥呢。”

    说完以后,林军果断拿起手机,随后拨通了一个号码,贱嗖嗖的说道:“曼曼,干啥呢?”

    “盆友,你是**么?你看看这都几点了,快三点,你说我干啥呢?”沈曼无比暴躁的回骂道。

    “给你点挣钱的活儿,干不干?”林军眨眼问道。

    “让我1a皮条呀?对不起,姐儿没有晚上上夜班的朋友。赶紧挂了,我接着做梦穿婚纱……!”沈曼撅着屁股,语气憨憨的回道。

    “不开玩笑了,跟你说点正事儿,你做财务认不认识小额贷款的?我那辆自卸车想压出去,给我十五万就行,只要利息不过一毛,我都能接受。”林军挠着额头快说道。

    “大哥,你有毛病啊?一毛利,借十五万,一个月就一万五,你脑袋有泡啊?”沈曼崩溃的咒骂道。

    “我急需用点钱。”林军舔着嘴唇回道。

    “你给我五分利,这活儿姐接了,钱我借你。”沈曼眨着大眼睛回道。

    “你有十五万?”林军惊愕。

    “老子也不p娼,为毛没有十五万?”沈曼高傲的回道。

    “既然你有,那咱俩还用谈利息吗?”林军厚颜无耻的问道。

    “……你再特么墨迹,我就抱着枕头上你家唱忐忑去!我明儿一早还要扎帐,你能不能滚蛋呀?”沈曼眼眸红的跟个兔子似的喊道。

    “行行行,那你明天早上上班,把钱送到这个地址,但你别说是我给的……你这样说!”林军拿着电话开始嘱咐了起来。

    ……

    第二日一早。

    张小乐睡醒以后,就打电话给方圆,但是对方没接,随后他一个人去了万宝公司。

    公司项目部的负责人,热情接待了张小乐,并且问道:“啥事儿啊,张总?”

    “何哥来了么?我要跟他谈谈昨晚合同的事儿。”张小乐开门见山。

    “我给他打个电话吧,我不知道今天他来不来。”项目部的负责人一笑,随后掏出手机就拨通了何文忠的电话,等了数秒后说道:“喂,何哥,今儿你来公司吗?那啥,小乐过来要签合同。”

    “你把电话给他。”何文忠明显没睡醒,打了个哈欠说道。

    “喂,何总,我乐乐。”

    “我说大哥啊,你也太着急了吧,信不着我啊?呵呵。”何文忠笑着问道。

    “没那个意思,今儿正好没事儿,我就过来看看合同。”张小乐也笑了。

    “大哥,你是不是拿我当礼拜天过呢?今儿周六,法务部没人,都休假呢!”何文忠调侃了一句。

    “哎呀,我才想起来。”张小乐也是一拍额头。

    “乐乐,你要真着急,我就给法务部的人打个电话,他们在二龙山度假山庄玩呢,不行,我费点劲儿,咱俩开车过去一趟,今天在那儿把合同做出来,你看行吗?”何文忠想了一下,非常认真的回道。

    “算了吧,人家在外面玩呢,咱过去搅合,那不找挨骂呢吗?等周一吧。”张小乐怎么好意思答应下来,虽然心里挺着急,但也只能这么回了一句。

    “那也行,你别着急了,周一,我上班第一件事儿就是给你弄合同!”何文忠拍着胸脯保证着。

    “好叻,那我先走了。”张小乐应付了两声就挂断了电话。

    ……

    另一头,华旗酒店。

    何文忠从床上爬起来,随即狠狠拍了拍旁边姑娘的p股蛋子说道:“操,起来了!你他妈拿这儿当按摩院呢,这两千五花的,我他妈听你打了一宿呼噜,睡的比我都香!”

    “再睡会,没到钟呢。”姑娘哼哼唧唧的说道。

    “滚犊子,你上那屋给小齐叫过来,你跟那个娘们在那屋睡。”何文忠烦躁的摆了摆手,随后走向了卫生间。

    “净事儿。”姑娘翻了翻白眼,随即拎着东西去了另外一屋。

    七八分钟过后,昨晚和何文忠一块陪酒的小齐走了过来,张嘴问道:“咋了,何总?”

    “方圆呢?”何文忠一边洗脸,一边低头问道。

    “睡着呢!”小齐答道。

    “晚上还按这个规格请他一次。”何文忠铿锵有力的说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