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07 抢先一步验伤
    万合鼎盛楼下,杜子腾手里掐着大量现金,和方圆一块往下钱,付车费。≡燃≌文≮≡小说www.ranwen.org ?一批批小青年在拿了钱以后坐车离开,只剩下一群带队的站在一块和张小乐聊天。

    办公楼门口。

    “哪儿疼啊?”林军看着庆杰,葛壮壮,还有小岩三人问道。

    “我还行,就牙给我踢活动了。”庆杰耿直的说道。

    “操,就牙疼能行吗?”林军皱眉回了一句,随即指着小岩问道:“你哪儿疼!”

    “哥,我脑袋疼。”小岩眨着机智的小眼神,一边擦着嘴上的血,一边说道。

    “这个回答靠点谱了。”林军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一个电话直接拨到了郑可手机里。

    “干嘛?”郑可匆忙的接起电话。

    “哥们,问你个事儿,我一个弟弟挨打了,也给对伙打了,现在两方都没报案呢。我想问一下,咱公安口做法鉴必须得去公安医院吗?”林军一直不要脸的跟郑可以哥们相称,他觉得这样更近乎一点。

    “法鉴,验伤,都必须去公安医院!但公安医院就一个,如果伤的严重,谁也不可能特意打车往公安医院赶!所以,先去别的医院也行,如果报案,直接拿着病例和医院开的诊断证明就行。”郑可简洁的回了一句,继续问道:“你怎么个事儿呀,又打架了?”

    “没有,跟我没关系。”林军毫不犹豫的回道。

    “那为啥不报案啊?”

    “都没啥事儿,报啥报。不过,我怕对伙恶心我弟弟,所以,我得防着点。你忙吧,这两天我请你看电影,带亲嘴的那种!”林军开了个玩笑,随后直接挂断电话冲于亮说道:“亮,给这仨孩子点钱,让他们先去医院检查吧!”

    “行。”于亮直接拉开手提包从里面拿钱。

    “到了医院不用看外伤,医生问你们哪儿疼,咱就他妈脑袋疼,明白不?”林军嘱咐了一句。

    “哥,这不是讹淫吗?”庆杰憨憨的问道。

    “你终于开窍了,对,我就是让你讹他。”林军干脆的扔下一句,随后走了两步冲杜子腾喊道:“来,狼狗,向这里看齐!”

    “咋了,姐夫?”杜子腾确实跟狼狗一样,呼哧带喘的跑了过来。

    “花多少钱了?”林军眨眼问道。

    “一万多吧!”杜子腾查了查手里的钱,抬头回道。

    “操,这么多?”林军眼睛都红了。

    “大哥,这还多吗?咱回来的时候,都一百多人了!我找的全是我好朋友,好哥们,有很多人就拿了个跑腿钱,小洋给我上了四十人,就拿了两千块钱车费!大哥,这多吗?多吗?”杜子腾崩溃的喊道。

    “你还有三千预算昂,花了你自己补!”林军拍了拍杜子腾的肩膀,叹息一声说道:“杜杜,哥真不是针对你,咱手里确实没啥钱!我相信你的能力,恩,去做吧……!”

    “我他妈做你大爷,你四不四有点过粪啊?让我喊人的是你,办完事儿不给钱的也是你……风采,你的风采哪儿去了。”杜子腾无语的站在门口喊了两声,但林军根本没搭理他,直接走进了办公楼内。杜子腾没办法,扭头冲着于亮问道:“哥,咋JB整啊?”

    “哗啦。”于亮二话没说,直接拉开手包递到杜子腾眼前回道:“刚才最后两千块钱,让庆杰他们拿走了。目前,我包里还有五毛,和一张清水湾洗浴的会员卡。哥,你看我能帮到你什么?”

    “……这会员卡有啥用啊?”

    “除了搓澡免费,剩下就没啥JB用了。”

    “唰。”

    杜子腾瞬间拿了会员卡,随后扭头冲着外面带队的人喊道:“来,都往我这儿聚一聚昂!一会咱上清水湾,门票你们自理,但我请大家搓澡!我跟你们说……千万别逼我,谁要再提钱,那我只能拿篮子抽脑袋,自杀了!”

    “子腾,你别扯犊子,我的钱不要了,但你把车费付了总行吧?”一个朋友无语的喊道。

    “我就没钱,你咋地?搓澡搓不搓?不搓滚JB蛋!”

    “你这不是耍臭无赖吗?”

    “对,我就耍臭无赖了,咋地吧?牛B你弄死我,来,你弄死我!”杜子腾斜眼走了过去。

    “人才啊!跟着林军白瞎了……!”于亮看着杜子腾评价了一句,随后摇头走进了二楼。

    ……

    医院内。

    小齐脑袋缝了六针,羽绒服连同内衣衬衫的右袖筒全被撕碎了,腋下搂着一撮黑毛,正在走廊里捂着脑袋大骂。

    “你怎么样啊?”何文忠皱眉走了进来。

    “何总,你来了?”小齐喘着粗气,看见何文忠以后迎了上去。

    “脑袋没事儿啊?”何文忠看着小齐问道。

    “刚缝完针。”

    “你说你这不是自作聪明吗?你没事儿捅咕林军家里那俩孩子干啥啊,有啥用啊?”何文忠看着小齐,双手插着,挺无语的说了一句。

    “我不寻思,这两天你花的钱有点多吗?我寻思设个套,帮你往回要要……!”小齐捂着脑袋低头说道。

    “操,你就瞎添乱。公司刚跟姜哥他们签完合同,而林军在这件事儿上背锅,心里正窝火,十分缺一个对外面宣布他跟咱掰了的借口,你这马上就给借口递了过去!”何文忠叹息一声,随后也从皮包里拿出点钱,递给了过去。

    “何总,不用,我派出所有朋友,一会我给他打电话报案。他不砍我吗,我找人拘他!”小齐咬牙回道。

    “你快歇着吧!林军是他妈干特勤出身,你跟他比关系,你不找死吗?再说了,那仨孩子你都没留住,现在报案,两方都有伤,你能说清楚吗?小齐,两败俱伤的事儿,永远别去干,犯不上,明白吗?”何文忠皱眉回了一句,随后把钱又往前递了递说道:“拿着吧。”

    “……!”小齐叹息一声,伸手接过了钱。

    “他不给脸不要脸吗?你听我的,咱这么弄……!”何文忠站在走廊里想了一下,随后把头伸到小齐的耳朵边上开始嘱咐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