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111 股份捆绑
    霍建勋从走进茶室到离开,一共也就呆了十多分钟左右的时间。燃文≥小≡∈≦说www.ranwen.org ?进来以后,他基本也没怎么说话,只是询问了一下林军公司的状况,随即又顺便介绍了一下他带来的那个青年。

    这个青年名叫朱永才,是霍建勋老家里的一个亲戚,目前在本市搞点小投资。平时为人很低调,梳着个毛寸,戴着个眼睛,穿着浅蓝色的西服,看着斯斯文文挺普通的。

    “行,老周,你们聊吧,我还有点事儿,先走。”霍建勋一杯茶还没喝完,直接就站起了身。

    “好的,霍处。你有事儿就先走,小才留下跟我们吃口饭吧,一会我给他送回去。”周天也站了起来。

    “也行,舅,那您先回去,正好我跟你走不太顺路。”朱永才站起来,语气小心翼翼的说道。

    “早点回家。”霍建勋撇了他一眼,背手就往外走。

    “我送送。”林军迈步跟了上去。

    “我也送送。”方圆欠欠的就也要跟着。

    “你送个JB,老实眯着。”周天无语的拽了一下方圆,随后小声在其耳边训斥道。

    “啊!对对对!”方圆看见周天的眼神,顿时领悟,随即没有跟出去,但也很小声的冲天叔问道:“那个处儿,是不是……?”

    “圆圆,你要学会看,而不是问。”周天简洁明了的扔了一句。

    “搜嘎。”方圆认真的点了点头。

    ……

    二十多米的走廊,外加六层到一层的电梯,这是林军和霍建勋唯一独处的时间。

    “小林啊,你这个公司是服务政府部门的,不好干啊!”霍建勋背着手,笑呵呵的走进了电梯。

    林军听到这话沉默数秒,随后伸手按了一层按键,干脆明了的回道:“霍叔,政府离我太远,我服务好眼前的恩人就行了!”

    “哈哈。”霍建勋一愣,顿时点头一笑。

    “虚头巴脑的话,您听着没味,我说着也没意思。把活儿干好,别让您操心,这就是我能做的。”林军看着电梯门关上,语气轻松的补了一句。

    “啪啪!”霍建勋再次点了点头,随后伸手拍了拍林军的肩膀继续说道:“小林,好好干。清雪不是一年工程,活儿干的让人挑不出毛病,这是生存下去的根本。”

    “霍叔,我争取明年让本市卖防滑胎的4s店集体关门。”林军龇牙说了一句,随后按开了电梯门。

    “哈哈!”霍建勋爽朗的大笑。

    “我就不送了,您慢走。”林军收拢步伐,并没有跟霍建勋一起走向一楼大厅的意思,只站在电梯门口说道。

    “好,回去吧。”霍建勋摆了摆手,独自一人离开了私人会所。

    ……

    一分钟以后,林军坐电梯上了六楼,而周天正在门口等待,二人会和以后,一边往茶室走,一边嘀咕了起来。

    “怎么样?”周天问道。

    “能怎么样?他试试我行不行,我看他够不够分量,就这点事儿呗。”林军随口回道。

    “你这么说,我心就有底了。”周天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即说道:“老霍走了,小朱还在。你准备稀释多少股份?”

    “咱一人牺牲百分之二,应该就差不多了吧?”林军扭头问道。

    “咱俩非常合手,就这么定了,哈哈。”周天也笑了起来。

    ……

    五分钟以后,周天和林军进入包房,茶局继续,林军也开门见山的跟朱永才聊了起来。

    “朱总,我们这帮泥腿子对经营公司基本是一窍不通,你是搞投资的,我也不跟你客气了。我手里还有点股份,拨给你一点,你过来给我们指导指导?”林军眨着眼睛,半认真半开玩笑的说道。

    “呵呵。”朱永才一笑,低头点了根烟。

    “哗啦!”

    周天直接推上去一份,从私人会所电脑上刚拟出来的合同。

    “哗啦。”朱永才拿起合同,随意的扫了起来。

    其实,这合同上面基本上没啥有用的信息,只是简单的股份转让协议草稿,上面阐述的也很清楚,只说林军等五位股东,将“有偿”分别转让给朱永才百分之一的股份,合起来也就是百分之五。

    茶室内落针可闻,大家都没说话,朱永才看了能有五六分钟,还是没有回话吭声,只是低头喝着茶水。

    “来,朱总,你把合同给我,我看看这上面是咋写的!”林军一笑,像是开玩笑一样把合同从朱永才手里拿了回来。

    朱永才笑看林军,继续喝茶。

    “这儿怎么打印的这么模糊,整滴咱朱总都看不清楚。”林军扫了一眼合同,皱眉墨迹了一句,随即拿起旁边的碳素笔,刷刷刷在股份份额那里划了两下,直接把每人转让百分之一的股份,改成了百分之二。

    “朱总,你再看看。”林军放下笔,再次把合同推了过去。

    朱永才接合同扫了一眼,随即端着茶杯回道:“好茶!”

    方圆和张小乐坐在一旁对视一眼,随即相视一笑。

    “来,再给咱朱总上一壶茶!”林军笑着冲门外喊道。

    “小朱,晚上玩一会去?”周天邀请着问道。

    “不了,还有点事儿呢。”朱永才摆手站了起来。

    “行,那你就先回去,合同明天你让人过来签就行。”周天拍了拍朱永才的肩膀。

    “呵呵,行。”朱永才点了点头。

    “哎,对了,我还真得咨询朱总一个事儿。”林军一拍额头站起,随后抻着脖子问道:“朱总,我现在公司院里,有二百左右的工人让人坑了,没活干,你给我出个主意呗,看看这事儿咋弄?”

    “谁给你打的电话。”朱永才沉默了一下,回头问道。

    “刘帅啊!他说有活儿,但到现在都没给我回信。 ”林军如实禀报。

    “恩,行,我知道了。”朱永才点了点头,随即推门走出了茶室。

    “走,送送。”

    林军招呼着众人离开茶室,一起去送朱永才。

    ……

    另一头。

    小齐和他的朋友,望完风以后,就准备从万合附近离去。他们走到破捷达旁边,揭开裤腰带,就站在胡同口撒尿。

    “唰!”

    突然间,二人后方降下来两个麻袋,直接从他们脑袋顶上扣下!

    “我操!”小齐被麻袋蒙住脑袋,顿时惊呼了一声。